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薛绮罗陆之尧的小说是《抬头有星光》by(月半)

发布时间:2020-03-25 12:29:53来源:WXB作者:月半

薛绮罗陆之尧的小说是《抬头有星光》by(月半)

抬头有星光薛绮罗陆之尧

抬头有星光全文免费阅读

《抬头有星光》第16章 你到底是谁

秦姝将秦蔚然的手按下,却迟迟没有拿开,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陆之尧。

  陆之尧的眼神一直盯着他们两个的手,高深莫测。

  “两位秦总的感情,倒是不错。”他抬头,意有所指。

  秦姝轻轻一笑,将手从秦蔚然的手上拿开,端起酒杯:“陆总说的是,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

  她仰头,将酒全部灌入口中,然后一滴不漏的全部咽下去。

  “陆总还满意吗?”她微笑。

  见她真的把酒全部咽了下去,陆之尧神色一变,迅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大步走到秦姝面前,抓着她的手就把她从椅子上拎了起来:“秦姝,你疯了?”

  “我看陆总才是疯了吧?”秦蔚然抓住陆之尧的手,冷笑,“我记得,陆总应该是有未婚妻的吧?”

  林棕禹在一边看着,连忙打圆场:“大家不要激动,以后还要合作的。”

  可是谁也没有接他的话,三个人对峙着。

  “陆总若是一直这样子,咱们之间的合作,可就没办法了。”秦姝淡淡的开口,好像此时的事情都和她无关一样。

  陆之尧的唇紧紧的抿着,眼神锐利的盯着秦姝:“秦姝,你跟我出来。”

  “陆总……”秦蔚然还要说些什么,却被秦姝抬手打断了:“算了哥哥,我倒是很想听听,陆总到底是想跟我说些什么。”

  秦蔚然隐忍片刻,最终还是选择放手。

  他紧紧的盯着陆之尧,眼神中全都是愤怒。

  为什么,每次放手的都是他?

  陆之尧将秦姝从包间里拉了出来,一直拉到了卫生间里。

  等站定,秦姝挣了挣,淡声道:“陆总弄疼我了。”

  陆之尧低头,她的手腕全都红了。

  “秦姝,你到底……”陆之尧恨恨的问,可是最终却没问出来。

  秦姝到底是谁,给他的感觉那么熟悉,可却是一个和薛绮罗完全相反的女人。

  薛绮罗酒精过敏,根本就不能碰酒。

  而秦姝,可是眼睛都不眨的把一杯酒全都倒进口中,而什么事情都没有。

  “陆总,我们之后的合作还长着呢,希望你能明白,我秦姝可不是薛绮罗,可以任由你欺负。”

  陆之尧咬牙:“秦姝,你不觉得你在我面前提起薛绮罗的次数有点多吗?”

  这个女人,好像在刻意的提醒他薛绮罗的存在一样。

  “多吗?可能是我这个人太嫉恶如仇了吧。”秦姝轻笑着靠在了墙上,慢条斯理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支烟,拿在手里把玩着。

  “在国外的时候就经常能听见陆总和薛绮罗的故事,这个世界上,痴情的女人多,薄情的男人也多。”她将烟含在嘴里,点燃。

  这个过程里,陆之尧冷眼看着,没有阻止。

  秦姝眼眸轻抬:“我还以为,陆总又要多管闲事了呢。”她朝着陆之尧吐出一口烟雾,嘴角上扬。

《抬头有星光》第17章 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陆之尧轻笑,“可是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希望我可以多管闲事呢?”

  说完,也不等秦姝说什么,他转身离开。

  他的身影不见了之后,秦姝脸上的笑容也随之不见了。

  她在洗手池里掐灭了烟,透过镜子,看着面前的这张脸。

  陆之尧怕是没想到她会喝酒吧?当她还是薛绮罗的时候,几乎一点酒都不能碰,就连吃个酒心巧克力,都会呼吸困难。

  可是现在的秦姝,就算是把那一瓶子酒都喝光,也不会有一点的异样。

  从薛绮罗到秦姝的这个过程很困难,她要彻底的变成秦姝,所以就要把属于薛绮罗的所有特征都抛弃。

  无数个夜里,她一瓶一瓶的灌酒,医生就守在旁边,等她完全受不了了才会出手。

  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她的身体终于接受了酒精。

  虽然喝下去还是会很难受,可是最起码不会再过敏了。

  她轻笑着抬手,在镜子里描绘着自己的脸庞。

  当年的情形又清晰的回到了她的脑海中。

  那时,她跟陆之尧大吵一架,愤然从陆家出走。

  下着大雨,陆之尧就任由她跑出去,连一句阻止的话都没有。

  她浑浑噩噩的走在大街上,倾盆大雨瞬间把她淋湿,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难受。

  比起身体上的难受,心里的难受才是最让她痛苦的。

  她爱了陆之尧很久很久,为了他失去了很多。可是到头来,陆之尧对她的评价,也不过是一个字:贱。

  其实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彻底的死心了,想着要彻底的离开这个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

  车祸来的很突然,她甚至都没反应的时间。

  雨天路滑,那辆车直直的撞向她,巨大的疼痛袭来,她没了知觉。

  迷迷糊糊中,好像看见了漫天的大火。

  醒来后,她看见了秦蔚然。

  秦蔚然是她大学的学长,他们两个之前就是很好的朋友。

  大学毕业,秦蔚然对她表白过,不过那时她还爱着陆之尧,便拒绝了。

  秦蔚然救了她,给了她一张新的脸,还有一个新的身份。

  于是,她摇身一变,从薛绮罗变成了秦姝。

  变身的过程有多痛苦,真的只有秦蔚然知道。

  本来,她身上的伤也是可以去掉的,但是她没有。

  这些伤,她要留着,提醒自己。

  每次看见陆之尧,这些痛苦的过往就会渐渐清晰。

  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就是让她报仇的。

  她轻笑一声,转身离开了卫生间。

  回去的时候,陆之尧、秦蔚然和林棕禹三个人已经恢复如常,正在谈论着合作的事情。

  她默默的坐回座位里,刚一坐下,秦蔚然就推了一个茶杯过来:“喝点水。”

  秦姝点点头,端起水,默默的喝着。

  陆之尧似是无意看了一眼秦姝,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点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又一下。

  回去的路上,秦姝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

  “没事儿吧?”秦蔚然担心的问。

  虽然知道秦姝现在已经不酒精过敏了,可是看她这个样子,还是很担心。

  “没事儿,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心里堵得慌。”秦姝睁开眼睛,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车,轻轻的叹气。

  之前在国外的时候还好,身边没有熟悉的人,忙的没时间想这些事情。

  可是现在……只要听到陆之尧的名字,她都难受。

  “对了,我弟弟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你再等等。”

  秦姝抬手,揉了揉脑袋,“嗯。”

  等了这么多年了,不在乎再多等几天了。

  合作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秦氏和陆氏,也算是扯上了点关系。

  秦姝想做点什么,也方便。

  陆之尧怕是没想到,秦姝的目的,就是要摧毁他和陆家。

  三家合作的工程很快就开工了,秦姝整天的忙的脚不沾地的,倒是清净了几天,没有在见到陆之尧。

  一个月之后,秦姝和陆之尧的再次相见,是在白家老爷子的生日寿宴上。

  白家老爷子今年整六十,和白茗玉有些许的相似。

  或许是已经把陆之尧当成了自家女婿吧,对他的态度可谓亲切。

  陆之尧一反常态,在白家老爷子面前,也是乖巧的很。

  秦姝站在下面,看着脸带微笑的陆之尧,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你看,陆之尧只要碰到和白茗玉有关的事情,就会变得不像自己了。

  她不愿意看陆之尧的这个样子,索性端着酒杯去了花园里。

  夜色正好,天上挂满了星星。

  她仰头,微笑。

  “秦小姐,能赏脸一起喝一杯吗?”突然间,一个男人出现在秦姝的身边,礼貌的问。

  秦姝低头,看见了一个很帅气的男子。

  身高最起码一米八,脸白白净净的,带着一股子书卷气,“我是吴世初,秦小姐刚回国,怕是不知道我吧?”

  他见秦姝一脸的迷茫,十分贴心的自我介绍,还未秦姝找了借口。

  秦姝对他的印象不错,于是微笑着举杯:“秦姝。”

  吴世初笑笑:“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

  吴世初抬头:“你在看星星?”

  秦姝跟着抬头:“是啊,今天天气很好。”

  “是啊,现在很难得可以看的到如此清晰的星星了。”吴世初扭头,看向秦姝的脸,“很巧,我对星星还算是有些了解,不知道秦小姐有没有兴趣?”

  “好啊,给我讲讲吧。”秦姝今天穿的是裤子,所以也不拘小节了,直接在地上坐了下来。

  吴世初一愣,随后低声笑了起来:“秦小姐洒脱,那我也只能入乡随俗了。”

  洒脱?她才不洒脱呢。要是洒脱,怎么可能会对过去的仇恨这么耿耿于怀?

  只是,这些话她不会对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陌生人说。

  “什么洒脱,只不过是见惯了彬彬有礼的大小姐,看见我这样不拘小节的觉得新鲜罢了。”

  吴世初不置可否的耸肩:“或许是吧。”

  “我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天文,在这方面还算是小有了解。”

  “据说,死去的人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突然间,秦姝喃喃自语。

《抬头有星光》第18章 看星星

吴世初在国外学的知识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如果你让他讲科学,他能给你讲三天三夜。

  可是你跟他讲‘据说’?

  不过,他对秦姝很有感觉,即使没有共同话题,他也愿意继续聊下去,“大概是吧。”

  其实这只不过是一种聊以自慰的方式罢了,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呢?

  “那你说……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他死了也会变成星星吗?”秦姝看着天上一眨一眨的星星,轻轻的问。

  好像是怕打扰了天上的人,她的语气很轻很轻。

  吴世初一愣,诧异的看向秦姝。

  这个姑娘乍一看,像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样,可是现在看来,却好像有很多很多的故事一样。

  此时,隐在暗处的陆之尧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的秦姝。

  他其实很讨厌这种场合,特别是白老对他的这种殷勤,他更是觉得难受。

  所以,在讲完话之后便出来透透气。

  可是谁知道竟然会看见秦姝和吴家的小公子在说话,他下意识的往暗处站了站。

  吴世初是吴家最小的孩子,刚从国外回来,没有涉及到家产的争夺中,所以吴家的每个人对他都不错。

  再加上,他算是知识渊博,也比较会说话,很能讨女孩子喜欢。

  秦姝遇上他……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起了偷听的心思。

  或许能听到些秦姝的心里话也说不定。

  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秦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其实,当初他和薛绮罗是有过一个孩子的。

  那个孩子,在薛绮罗的肚子里呆了不到三个月,就伴随着那一场车祸离开了。

  或许直到今天,陆之尧都不知道自己对薛绮罗到底是怀着怎么样的感情,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欠了薛绮罗许多。

  这些年来,薛绮罗的样貌在他脑海中越发的清晰起来。

  而这边,吴世初轻声问:“秦小姐是经历过什么事情吗?”

  因为秦姝的样子太落寞了,他几乎认为,这件事情就是她亲身遭遇过的。

  秦姝回过神来,无所谓的笑笑:“不是,只是无端的想起了一个朋友,随口一问罢了。”

  吴世初松口气,“原来是这样。”

  “不如你给我讲讲北斗七星吧,我对这个比较有兴趣。”秦姝抽出烟,“不介意吧?”

  吴世初摇摇头,看秦姝的表情更加欣赏了。

  的确,秦姝和他之前见过的许多女人都不一样,她身上带着一股子清冷的气息,却让人忍不住的想接近她。

  “不介意。”

  秦姝抽着烟,看着天空,其实根本就没听清吴世初讲的是什么。

  人死了会变成星星?其实她根本不信,人死了就是死了,无论怎样也回不来了。

  “吴先生,我想自己待一会儿,可以吗?”吴世初讲完北斗七星,还等着秦姝的态度,可是却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开口。

  吴世初有些讪讪的,他站起身:“那好,就不打扰秦小姐了。”

  这也是第一次,竟然有女人不买账。

  他越发的对秦姝好奇起来。

  吴世初离开之后,秦姝这才开口:“陆总,不觉得偷听别人说话有失身份吗?”

  陆之尧一愣,倒是没想到秦姝竟然会发现了他。

  他从后面走出来,在原先吴世初的位置坐下,反问:“何以见得我是在偷听?我其实也在看星星。”

  他说看星星的时候,语气明显的不对,带了丝嘲笑。

  秦姝冷笑:“我还真不知道,陆总竟然也有看星星的闲情逸致,按理说,白小姐现在还躺在病床上,陆总不该这么有闲情逸致才对。”

  听到白小姐三个字,陆之尧的脸色明显的变了。

  “秦姝,在我面前,不要提这三个字。”他冷声道。

  “为什么不能提?难道是陆总做了什么亏心事?”秦姝不恼,看着陆之尧痛苦,她觉得舒服多了。

  “揭人伤疤,就这么好玩吗?”陆之尧强压住心头的愤怒,反问。

  “不好玩啊,只是陆总一直在自找难看罢了,只要离我远一点,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秦姝微微一笑,看向陆之尧。

  “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我对订过婚的男人没什么兴趣,对薄情的男人,更加没什么兴趣。”

  陆之尧冷笑,双手紧握成拳,紧紧的盯着秦姝:“秦姝,有句话你说错了。自找难看的不是我,而是你。”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愤然离开了这里。

  这还是第一次,在重逢之后看见这样的陆之尧。

  秦姝抬头,轻声呢喃:“男人啊,都是贱骨头。你爱他的时候,他弃若敝履。当你对他不屑一顾的时候,他却对你爱若珍宝。”

  她越是对陆之尧冷淡、绝情,陆之尧就越是不能自拔。

  男人的通病罢了,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半晌后,她也从地上起身,回到了酒店里。

  在这之后的好几个月里,秦姝都没能看见陆之尧。

  合作的项目进行的很顺利,这次合作的项目,是珠宝的项目。

  在这方面,秦氏和陆氏相比,还是略输一筹。

  在合作的过程中,秦氏这边倒是也得益匪浅。

  在陆之尧没发觉的时候,秦姝已经悄悄的安插了几个眼线进了陆氏,只等着必要时给陆氏致命一击。

  这次的项目,算是一个突破。

  无论是秦氏还是陆氏,亦或者是林氏,都是传统的公司。近些年来,电商平台频起,实体店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虽然是珠宝这一行受到的冲击还算是比较小,但是他们也得跟得上潮流才行。

  要是不知变通,迟早会被新贵们挤下去。

  所以他们这次合作的,就是电商平台。

  林氏打算自己弄一个电商平台,专门卖这种奢侈品。

  因为少了很多中间环节,平台上的东西会比实体店便宜不少。

  但是奢侈品这个东西,买得起的都是有钱人,他们不会在乎这点钱。

  所以说,这次合作也算是试水,万一不行,三家平摊损失,也能少一些。

  虽然现在很多电商平台都做的如火如荼的,但是他们做的都是一些平价的东西,像是奢侈品,却是没见过的。

  若是这次试水成功,那三家就打算做大。

  事实证明,电商平台还是很受欢迎的,不管是平价产品还是奢侈品。

  电商平台的方便快捷,虏获了一大批人的心。

  陆氏这边趁热打铁,推出了几款新品,一时间风头正盛。

  只是,很快的,产品这边就出现了问题。

  在某个实体店里,竟然出现了假的产品。

  一时间,大家纷纷检查自己在陆氏买的产品,是否是造假。

  没想到,从电商平台上购买的产品中,竟然发现了三例假货。

  突然的,陆氏由开始的风头正盛,变成了无人问津。

  整个陆氏,都忙的焦头烂额的。

  昆翎抓了抓头发,有些头疼:“网上的那几个买家我都查了,什么也没查出来,看来对方是早有准备。”

  陆之尧沉默的看着桌上的假货,陷入了沉思。

  这个假货,是实体店的那例,经过查验,这的确是假的。做的非常的逼真,要不是行家,恐怕还看不出来。

  “陆之尧,你说这次会是谁做的?”昆翎有些头疼的问。

  这次的事情对方做的实在是太好了,他竟然什么也查不出来,这让他对自己充满了怀疑。

  “谁是最大的受益者?”陆之尧反问。

  昆翎沉思片刻,恍然大悟:“啊,你是说……”

  随后,他困惑的皱起了眉头:“不应该啊,她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这完全是想毁了你的节奏啊。”

  陆之尧的手在桌子上轻轻的敲着,“没什么不应该的。”

  昆翎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对了,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突然间,陆之尧抬起头,问昆翎。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还是想知道昆翎的调查结果。

  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他确认这个事实一样,只因这个事实太让他激动不已了。

  让他愧疚、思念了四年的人,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面前,怎么能不激动呢?

  昆翎这才严肃了起来:“他们很谨慎,到现在为止,还没找到确切的证据,但是种种现象都表明,现在的秦姝就是薛绮罗。”

  陆之尧点点头,嘴角微微上扬,看的出来,他的心情不错。

  他早就说过,世界上不可能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秦姝,薛绮罗,她是回来复仇的吗?

  “行了,这件事情不用调查了,继续调查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陆之尧吩咐道。

  既然秦姝和秦蔚然敢这么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他面前,肯定是做了足够的准备。

  “那产品造假的事情现在该怎么办?”昆翎担忧的问,“现在网上的言论也很激烈,大家都怀疑自己买到的是假货,都要求退货。”

  人都是这样,很容易随波逐流。

  陆之尧正要说话,手机却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陆老爷子。

  自从四年前,他和老爷子的关系就不太好了,老爷子平时几乎不打他的电话。

  半晌之后,他接起,那边的老爷子暴怒的声音传来:“陆之尧,你现在给我滚回家来。”

  “我很忙。”陆之尧毫不留情的说道。

  “你要是还认我,还想姓陆,就立马给我滚回家。”老爷子气冲冲的说完,挂了电话,也不给陆之尧说话的机会。

  老爷子的声音太大,昆翎在这边都听到了。

  挂了电话,他有些担心的问:“没事儿吧,老爷子是怎么说的?”

  陆之尧从椅子上站起身,拿过旁边的外套:“没什么,大概又要发脾气了,你就不要跟着我了,继续调查薛亦泽那边的情况。”

  昆翎点点头:“我知道,一直查着呢。”

  薛亦泽在陆之尧这里失踪,他一直都觉得很愧疚,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停止过寻找他。

  只是,他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查到医院这里之后就再也查不到别的信息了。

  现在他们就像是大海捞针,希望终有一天可以捞到薛亦泽。

  陆之尧回到家,老爷子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拐杖,一副盛怒的样子。

  陆之尧却并不怕,只是淡淡的开口:“找我有什么事情?现在公司很忙。”

  “咱们陆家百家企业,我看现在就要毁在你手上了。”老爷子突然站了起来,指着陆之尧的鼻子骂。

  这个时候,腿脚倒是利索了。

  “本来好好的,你非要搞什么电商,现在好了,百年名声,都让你给毁了。你这个小兔崽子,我打死你。”

  说话间,他举起拐杖,就要打陆之尧。

  陆之尧抬手,很轻易的就抓住了老爷子的拐杖:“公司的事情自有我做主,您就不要操心了。”

  老爷子气极:“你……你是不是还在怨我,薛绮罗都已经死了,你怨我有什么用?当初你要是对她坚持一点,事情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承认,当初是他们不对,可是陆之尧又好到哪里去了呢?

  薛亦泽看不懂,难道他这个老头子也看不懂。

《抬头有星光》第19章 觉得你不错

闻言,陆之尧垂下眼眸,挡着老爷子拐杖的手也垂下。

  老爷子没曾想到,拐杖一下子就打在了陆之尧的肩膀上。

  “是啊,都是我的错。”他苦笑,“所以我现在受到惩罚了。”

  老爷子皱眉,虽然还是气氛异常,但是气势已经弱了。

  “你给我立马从那个什么电商平台上撤下来,咱们陆家百年基业,不能毁在你手上。”老爷子硬邦邦的说道。

  陆之尧掸了掸肩膀:“公司的事情我会看着办,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他转身离去,不顾老爷子气的要死。

  此时,秦姝看着网上的评论,很是满意。

  “陆氏这次怎么着也得大出血了,要不然这件事情摆不平的。”她颇为得意的说道。

  她不知道,陆之尧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秦蔚然却有些担心:“陆之尧那么精明,应该会猜到是我们做的。”

  闻言,秦姝无所谓的笑笑:“那又怎么样?他查不到证据,能把我们怎么样?”

  沉默半晌,秦蔚然这才有些担心的说道:“阿姝,不要操之过急。”

  秦姝扯了扯嘴角:“放心吧,我有分寸。”

  秦蔚然看着此时的秦姝,微微的叹了口气。

  他觉得,秦姝在遇上陆之尧之后,就变了,变得不像是之前的秦姝了,这让他十分的害怕。

  秦姝的电话突然响了,她接了起来。

  对方的语气很是得意:“怎么样,事情已经办成了,剩下的钱是不是该给我了?”

  “嗯,我现在打给你,注意查收。”秦姝言简意赅的回答完,然后挂了电话。

  “给谁打电话?”秦蔚然奇怪的问。

  “没什么,只是一个无关的人。”秦姝低头摆弄着手机,头也不抬。

  不过,就算她不说,秦蔚然多少也能猜出来点。

  她这次的手段,应该多少有点不光明的,但是商业上的斗争,有多少是光明正大的?

  他们只不过是先下手为强罢了。

  秦姝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只要能让陆之尧垮掉,她什么都可以做。

  陆氏的动作也很快,第二天就发出公告,凡是在陆氏买的珠宝,想退就可以退。

  当然了,根据新旧程度不同,返还的钱也是不一样的,会有专业的人员守着。

  这个公告一出,退货的人蜂拥而至,多出实体店都排起了长龙,都是赶着退货的人。

  这一举措,虽说会让陆氏损失惨重,但是也为他赢得了不少的好评声。

  毕竟是百年老店,还是有不少人相信他们的。

  这股子退货的热潮,一直持续了一周,才算是彻底的告终。

  这一役,陆氏损失了几个亿的资金,秦氏彻底的后来居上。

  在后来的几周里,不管是实体店还是电商平台,秦氏的销售额都比陆氏多了几个百分点。

  秦姝冷笑,“这只是开胃小菜罢了,陆氏经过这一次,没有一两年是缓不过劲儿来的,我们可以好好准备一下。”

  “阿姝,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秦蔚然一如既往的支持秦姝。

  晚上的饭桌上,秦老突然开口:“阿姝,你今年都25了。”

  秦姝愣了一下,不明白秦老的意思:“爸爸,怎么了?”

  其实,薛绮罗今年已经27岁了,但是她现在是秦姝,真正的秦姝只有25岁。

  “你也不小了,回国也好几个月了,就没什么喜欢的人吗?”秦老越看眼前的女儿越是满意。

  虽说这个女儿没有在他身边长大,可是成长的很好。

  不仅漂亮,而且还聪明。

  公司的事情,一教就能上手。闻言,秦姝面不改色:“没有呢,不急,我还想多陪爸爸几年呢。”

  父母的通病,总觉得儿女们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总是想操心。

  可是,她怕是不会轻易的喜欢别人了。上一段婚姻给她的教训实在是太大了,已经让她不敢轻易的付出真心了。

  “傻女儿,就算是结婚了也可以陪着爸爸啊,这又不矛盾。既然你没喜欢的男孩子,不如跟吴家的小子处处试试?”秦老试探着问,“这孩子挺好的,爸爸很看好他。”

  秦姝觉得有些奇怪,秦老怎么突然说这些,之前他可是提都没提过,现在竟然连人选都有了。

  “爸爸,是谁?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秦姝做到秦老的旁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还有啊,您不会嫌我了吧?”

  秦老拍拍秦姝的手背:“怎么会呢,爸爸怎么会嫌你。只是你吴伯伯跟我开口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你们应该见过面了吧,就是吴家的那个老幺,吴世初。”

  秦姝恍然大悟,原来是吴世初,在白家的宴会上跟她聊星星的那个人。

  不过,距离那时候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吴世初怎么会突然这样?

  “爸爸,吴伯伯跟你说什么了?我跟吴世初不熟的,只是在很久之前见过一面。”

  “你吴伯伯说,世初觉得你很好,跟他很合得来,想跟你以结婚为目的的相处,当然了,若是你觉得不好,不见也罢。”秦老说着,仔细的看着秦姝的表情,生怕她会生气。

  可是谁知道,秦姝却一口答应了:“好啊,见见呗,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吴伯伯都开口了,爸爸要是拒绝,好像也不太好。”

  闻言,秦蔚然眉头紧皱,轻斥:“阿姝,不要胡闹,婚姻大事不能儿戏。”

  秦老瞪了他一眼:“你才不要胡闹,阿姝这么大了,见见怎么了?还有你,都这么大了,什么时候也给我带个EX妇儿回来?”

  秦蔚然看了秦姝一眼,沉默不语。

  “哥哥是男孩子,晚点结婚没什么的。”秦姝为秦蔚然解围,“现在的男孩子都很晚才结婚的。”

  秦老这才将眼神从秦蔚然的身上收回来,拍着秦姝的手背:“别听你哥哥的,周末的时候你们约个时间见见,年轻人嘛,肯定有不少共同话题的。”

  秦姝答应的很欢快:“好,我会去见的。”

  等秦老离开,秦蔚然这才皱着眉头问秦姝:“阿姝,你是认真的?”

  难道说,阿姝真的对这个吴世初有好感?

  他一直以为,阿姝还没从陆之尧的阴影中走出来。即使走出来了,也不应该是吴世初,他们不过才见过一面罢了。

  他在阿姝身后默默的守了这么多年……

  秦姝有些不在意的耸肩:“大概是吧,我觉得那小子不错。”

  她从怀中抽出一支烟,拿在手里把玩着。

  在家里,她是乖乖女,自然不会明目张胆的抽烟。

  秦蔚然皱眉,“阿姝,别开这样的玩笑。”

  秦姝将香烟放在鼻端,轻轻的嗅了嗅,也算是解解馋。

  “没开玩笑啊,我的人生还长着呢,我就是想看看,我到底还能不能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她轻笑,“总觉得,我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了。”

  秦蔚然眉头轻皱,走到秦姝的背后,虚虚的抱住了她:“阿姝,不会的,就像你说的,人生还长着呢。”

  是啊,人生还长着呢,为什么不可能是他秦蔚然呢!

  “蔚然,可是我对人生已经开始绝望了。”她喃喃自语。

  半晌后,秦蔚然终于妥协:“好,你去吧,我不阻止你。”

  秦姝和吴世初不过是几个月前见过一面罢了,他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担心的,始终是陆之尧。

  恨,也是一种感情。

  他要的,是秦姝对陆之尧毫无感情,连恨也没有。

  要知道,有时候恨比爱更可怕。

  所以,他会帮阿姝将陆之尧彻底的摧毁。

  同时也摧毁阿姝心中的恨。

  周末,秦姝睡得正迷迷糊糊的,床头的手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她有些烦躁的睁开眼睛,拿过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正要按下拒接,突然想到了吴世初。

  他们约好周天见面的,这不会是他吧?

  她接起来,试探着开口:“你好?”

  “阿姝你好,我是吴世初。”

  听见这个称呼,秦姝皱眉。

  她在吴世初那里,什么时候变成了阿姝?

  他们好像还没这么熟悉吧?

  “吴先生,我们好像还没这么熟悉吧?”

  吴世初却一点也不尴尬,很爽朗的大笑:“阿姝很直接啊,不过我就喜欢和直接的人打交道。人与人之间,都是由陌生渐渐的变熟悉的。”

  秦姝靠在床头上,轻轻的笑了笑。

  吴世初,挺有意思的。

  “所以,我只是提前叫了一个称呼罢了,好像也没什么吧?如果阿姝觉得不公平的话,不妨也叫我世初?”

  秦姝扯了扯嘴角,这个吴世初的确很会说话,要是一般的女孩子,肯定会被他吸引的。

  可是,她不是一般女孩子啊,她经历,可能比吴世初还要多呢。

  “好吧,世初。”她从善如流。

  吴世初倒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秦姝会这么大方。

  愣了片刻,他才有些尴尬的笑笑:“阿姝今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喝咖啡?”

  自从那天在白家见过一面之后,他就对秦姝记忆深刻。

  他也打听了一些关于秦姝的事情,知道她从小走丢,近些年才回到秦家的。

  是以,难免和其他的一些女人不一样。

  这种感觉,他很喜欢。

  正好吴老爷子催婚,他想着,和秦姝试试也不错。

  反正按照他的身份,肯定不能随便找个女人就结婚的,一定要门当户对的。

  那么,何不找个有趣的人一起试试呢?说不定他们以后也会成为一对人人艳羡的眷侣也说不定。

  挂了电话,秦姝起床,换好衣服,随手化了个淡妆。

  到达约定的地方的时候,吴世初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专注的看着窗外,侧脸很好看。秦姝站在外面,抱胸看着他。

  其实,跟吴世初这样的人谈一场恋爱也不错啊,身世好、脾气好、脸也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最重要的是,他很幽默,跟他在一起,想必不会无聊的。

  正看着呢,突然身边有人开口:“喜欢吗?”

  秦姝被吓了一跳,连忙转头,发现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陆之尧。

  此时他学着她的样子,抱胸看着吴世初。

  “什么?”秦姝皱眉,反问。

  “你刚刚看的这么入迷,喜欢他吗?”陆之尧转身,看着秦姝,如此问。

  他的表情淡然,看不出什么来。

  秦姝沉默片刻,轻笑:“喜欢啊,这样的男人谁不喜欢呢,我也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喜欢这样的男人很不可思议吗?”

  陆之尧转头,看着吴世初的侧颜,“是吗?我还以为你喜欢的不是这样的类型呢。”

  秦姝也不恼,只是淡淡的问:“那依你看,我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像是你这样有经历的聪明女孩子喜欢的应该是旗鼓相当的男人,而不是这样除了谈情说爱什么都不懂的男人。”陆之尧淡淡的开口。

  他不相信,秦姝真的会喜欢吴世初。

  “呵……”秦姝冷笑,“陆总是在说自己吗?你是觉得我会喜欢你……这种人?”

  她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表情十分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陆之尧。

  这个眼神,让陆之尧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女人不应该用这样的眼神看他的。

  “喜欢不喜欢,只有你自己知道,旁人又怎么会知道呢?”

  是啊,只有我自己知道,所以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呢?我喜欢谁和你有关系吗?“秦姝突然冷了脸,放下手,往里面走。

  陆之尧抓住她的手腕,“你来这里做什么?”

  秦姝刚想挣脱开,突然又变了注意,她转身,笑靥如花的看着陆之尧:“我表现的还不清楚吗?当然是来相亲的,跟那个男人。”

  她抬起纤细的手腕,指向吴世初。

  闻言,陆之尧的脸色立刻变了,抓着秦姝的手也开始用力:“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陆总你以为我有这么闲吗?特地跑到这么大老远的地方,只是为了骗你?这么做我有什么好处?”她脸上带着笑,就这么看着陆之尧。

  “世初怕是等急了,陆总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进去了。”她在陆之尧的面前,故意将吴世初叫的很亲热。

  陆之尧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半晌后,他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在白家之后,你们又见过?”

  这个女人,竟然和别的男人见面。

  “陆总,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这样纠缠不休的,不觉得难看吗?或者说,你其实喜欢我?”秦姝皱眉,脸上已经显现出些许的不耐。

  这让陆之尧瞬间清醒过来:这是秦姝。

第19章结束

月半的《抬头有星光》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抬头有星光》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