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姚晚笙顾亦辰全集小说在线阅读《顾先生,束手就寝》 一个行走的洋葱

发布时间:2020-03-25 12:13:01来源:WXB作者:一个行走的洋葱

姚晚笙顾亦辰全集小说在线阅读《顾先生,束手就寝》 一个行走的洋葱

顾先生,束手就寝姚晚笙顾亦辰

顾先生,束手就寝全文免费阅读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七章 被黑

纠结了好一会姚晚笙还是穿了上去,又磨蹭着披上浴巾出房门找衣服。

佣人没进来这个房间,她只好犹豫着打开了衣柜,却是清一色的男性衬衫和西装。

姚晚笙伸出小手随手拿了一件快速穿上去,扭着扣子手忙脚乱得还扣歪了几颗。

还没等她完全扣号,门就被一推而入。

姚晚笙紧张的模样正对上男人肆意打量的视线。

顾亦辰也没想到竟然正巧让他看到这样的景致,女人娇小而玲珑的身材包裹在他那件宽大的衬衫之下,露出两条光洁雪白的纤腿,嫩白的小脸白里透红,映衬着盈盈水润的眸子,粉色的樱唇如同绽开的玫瑰花瓣,娇嫩可爱……

姚晚笙被他肆无忌惮又带着异样意图的眸光凝视着,心里一紧张,慌忙往浴室里跑去,脚下一滑也不知道踩到什么整个人就倒向前方,直直冲入他的怀里。

顾亦辰双手紧紧抱住怀里柔嫩的身体,手下触摸的手感柔软到不可思议,扣歪的衬衫加上透凉的材质,隐隐从美丽的蝴蝶骨处看到里面性感而清纯的风光。

他眸光一暗,大掌将她扣得更紧几分,贴近他火热的胸膛,声线玩味又带了几分嘶哑,轻笑起来:“想通了?勾引我?”

姚晚笙一把推开他,手忙脚乱得又用浴巾把自己包起来。

“顾先生,我只是,小花,没给我准备衣服,我,我们现在先好好谈一谈。”

顾亦辰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一手优雅握住高脚杯,红酒在杯子中慢慢摇晃,黑眸微微一抬:“你要告诉我,你考虑的结果。”

姚晚笙捏紧衣领,有点紧张,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我知道,嫁给你,我能打很漂亮的一仗,可是我的骄傲不允许我这么做,我只想和我爱的人结婚,顾先生再完美,对我而言,都只是一个完美的普通人,而不是我的丈夫。”

顾亦辰矜贵而淡漠的眸子半垂,漫不经心得轻扣着手指:“你父母的房子,你的股份,你的未来,你都不要了?”

“这些东西,我都会靠我自己一样一样拿回来,谢谢你的好意。”

气氛沉寂了许久,姚晚笙调整了下呼吸,偷偷抬眼看了一眼顾亦辰。

她以为他会很生气,却只是对上一双淡得没有温度的眸子。

打破寂静的是小金。

他敲了敲门,在门外说道:“姚小姐,你的朋友给你留言,她似乎在酒吧遇上一点麻烦。”

姚晚笙就觉得那个小开没那么好周旋,小花若非被逼得无奈,断不会向她求救,一定是大事了。

正要离开,顾亦辰长腿一迈,伸到她面前:“把衣服换上。”

沙发一侧放着一袋女士服装品牌的衣服,原来他也让人备好了一套。

临走前,顾亦辰只看着她又说了一句:“只要你开口,我就能帮你解决。”

姚晚笙摇了摇头,决然离开。

顾亦辰想起她倔强又闪亮的眼睛,嘴角不由弯了弯,吩咐小金道:“派几个人跟着。”

“总裁,姚小姐性格倔强,是不吃亏不服软的性子。”

顾亦辰挑了挑好看的剑眉,冷峻的眉眼里是慢慢的占有欲:“我的女人,谁敢让她吃亏。”

姚晚笙再次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没有笑容的俊脸,穿着白大褂,一脸严肃得给她打点滴。

“帅哥,给姐笑一个。”她咧了咧嘴,语气轻佻。

“哼。”帅医生爽快得给了个冷笑:“还有心情笑,你头上的伤缝了六针,怕是要破相了,再做不了大明星。”

“六针?怎么这么多。”姚晚笙后知后觉得感受到额头上的伤,痛的龇牙咧嘴,急着照镜子左看右看。

“我想着你最近命里犯冲,诸事不顺,缝个六针,吉利。”

姚晚笙被这损友气的破口大骂:“苏木!”

“你还是生气的样子好看些,笑的丑死了。”苏木说完扔下这么一句就甩手离开了。

姚晚笙扯了扯嘴皮子,竟是笑也好哭也好,一个表情都做不出来,昨晚她和小花和那帮公子哥起了冲突,幸亏突然冲出好几个仗义的,在她头上被砸出了个洞晕过去后压住了那个变态解决了后面的邋遢事。

“姚晚笙是不是住在这里,记者朋友们你们都跟我过来,她姚晚笙一个刚展露头脚的小演员,就是这么水性杨花!”

姚晚笙心神还没调整,就听见了大伯母吴兰在外面嚷嚷的身边,伴随着一大片的喧哗吵闹声。

不会吧,昨晚的事情被爆出来了吗?

门被挤得哗哗作响,覃小花死死得用身体挡住门不让那些记者冲进来,嘴里大嚷:“来人呐,医院人都去哪了快拉开这群疯子,晚笙你死也不要开门,啊!”

姚晚笙听见覃小花一声惨叫,当下什么也不得了,拔了输液管光脚就下去开了门,瞬时一大群人蜂拥而入,聚光灯对着姚晚笙一顿猛拍。

“姚小姐,网上到处是你掌掴富家千金姚小姐的照片,对于微博应援粉丝长脱粉这件事你是否后悔呢?”

“姚小姐,你和那位男士是否真如那位女士说的一样和他纠缠不清?”

“姚小姐,你对小三这个词有什么看法?”

“姚小姐,听说昨晚你在夜色也有一些冲突,所以现在才躺在医院?”

“姚小姐,请你对你身上的这么多负面解释一下,同时爆出这些实锤照片,是否是炒作!”

姚晚笙拉起被挤在地上的覃小花,覃小花喋喋不休对她又爱又恨不:“我让你别开,你别管我啊!”

姚晚笙没理她,对着摄像头一连否认了好几个问题,但是娱记只在乎话题是否劲爆,全然不顾事实,问题越发刁钻,语气越发咄咄逼人,甚至有不入流的词汇,姚晚笙被深深的无力感包围,只觉得气都喘不过来,缓缓蹲下捂住耳朵。

“够了,谁准你们在这里喧哗的,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这些记者来选取热点的场所。”

苏木横眉冷竖,挤开几个记者挡在姚晚笙面前。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八章 先上船后买票

这不是长明医院苏家的二公子吗,怎么,还护着这个丫头呢,你父亲可是为你选好了结婚对象,这一上电视,怕是影响不好吧!”

吴兰话刚说完,又有许多记者迅速将摄像头对准了苏木。

“请问你和姚笙晚小姐有什么关系?”

“姚笙晚小姐在和其他人交往的同时,是否还和你暧昧不清?”

娱记的疯狂完全不给人留辩解的空隙,苏木玉白的脸上气的通红,按住想要为他辩解的姚晚笙几欲冲面前那个口若悬河的记者挥出一拳。

“闪开,闪开!”

忽然,几列穿着统一面色的保镖,冲进来隔开了所有人,还将那些记者手里的相机一顿检查。

中间慢慢分出了一条路,门外缓缓走进一人,身形挺拔,迈着修长笔挺的长腿,俊美的面孔上携着冷冽睥睨的气息,他被簇拥在最前方,锃亮的皮鞋每踏下一步都折射着铿锵凌厉的气场,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

众人被他的气势所摄,面面相觑暗自惊异。

顾亦辰在姚晚笙面前站定,一手轻松将她拖起,双手扶在她的腰后,略微亲昵得在她耳畔快速说了一句:“你的霸道和骄傲呢。”

姚晚笙脸色一红,他却面色如常冷着脸,黑眸往周围一扫:“哪些公司的,我倒看看谁敢发我女人的绯闻!”

“顾亦辰,亦辰,你,你不是植物人吗,你怎么醒了?”

吴兰捂住嘴,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得喊道。

周围一阵寂静,而后全场哗然!

顾亦辰向来不喜欢拍照,因此所有媒体都未曾去涉猎他的禁区去偷拍,所有有关他的新闻里往往都只是一张模糊的照片,敢去拍照的往往也是一些狗仔的佼佼者,又怎么会和在场的这些默默无闻的去拍一个十八线新人的绯闻。

至于现在,又哪里有人敢,那可是顾家,五年前顾家那件丑闻现在至今都没人知晓,当年的娱乐记者都因着他们家的势力大换血了一波。

不过,娱乐圈这位刚冒出尖儿的新人怎么攀上顾家这尊大佛的?

没等人想清楚,保镖已经十分不客气得讲他们清走。

“妈咪,妈咪,谁欺负你了,小鱼儿马上找他给他好看。”

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骤然出现,饱含满满的心疼却又因着优雅的教养而压低了声线。

眨巴着大眼睛的小鱼儿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气呼呼得伸手就要去摸姚晚笙的头。

没等姚晚笙反应,白大褂的苏木已经木着脸将小人儿提起来,大眼对小眼得对峙:“谁家的熊孩子,没看着人行动不便半身不遂吗!”

“妈咪,妈咪,这个人对我图谋不轨!”

“哼,妈咪,谁是你妈咪!”苏木脖子僵了僵,机械得转了转过来看着姚晚笙:“你是他妈咪?”

姚晚笙呵呵了两下正想解释,肩膀已经被人一把扶住拥进怀里:“这是我儿子的妈咪,我的老婆,有什么问题?”

苏木放下小奶包,小鱼儿机灵得跳上老爹的大腿,父子俩如出一辙的虎视眈眈盯着苏木。

姚晚笙实在看不下去小鱼儿脸上的炫耀表情,只好赶着说:“苏木,你回避一下,我会和他们处理好的。”

苏木欲言又止,皱眉看了顾亦辰气定神闲的模样,关上门之前顿了顿,极为认真得说:“晚笙,你别忘了,当年你答应过我,如果和陆风鸣不成,我是早就取号排队了的人,注意着别让人插队了。”

“爹地,插队有什么后果吗?”

小鱼儿立即接了话茬子,一脸懵懂的表情。

“有什么后果你认为是是爹地摆不平的,何况这,叫做先上车再买票。”

砰——

门被大声关上,姚晚笙感慨,这年头还有人能让苏木吃瘪啊。

小鱼儿提溜着眼睛,歪着脑袋看向顾亦辰:“爹地,你把觊觎妈咪的人气走了,妈咪,他取了多少号,小鱼儿也能取吗。”

姚晚笙擦了擦冷汗,决定避开这个话题,好好和这个孩子谈谈:“小鱼儿,就是说吧,一直不好意思和你说,我真的不是你妈咪。”

“呜呜,妈咪不要我了,妈咪一直骗我,骗我玩躲猫猫,现在又想骗我走。”小鱼儿的眼泪就和张在眼珠子里似的,说落就落。抽抽嗒嗒得拉着她的衣服继续哭:“妈咪藏哪里去了,小鱼儿很担心,怕妈咪躲太远了找不着家,又怕妈咪路上坏人,所以小鱼儿自己出来找妈咪,差点遇到坏人还被爹地骂,小鱼儿爹不亲娘不爱,小鱼儿好可怜。”

漂亮的小男孩红红的眼睛,柔软的黑发被泪水抹得湿哒哒贴在脸上,好不可怜,姚晚笙看见他哭,心都碎了,一边将他拥进怀里,一边亲亲他的额头,为自己之前的谎言愧疚的要死。

”对不起小鱼儿,是妈咪不好,没有下次了,妈咪不会骗小鱼儿了,你差点遇到坏人了?”

“是啊妈咪,是容婉阿姨救了我,还带我找到了爹地。”小奶包说着突然收起眼泪,一脸严肃趴到她耳边:“可是小鱼儿不开心,每次小鱼儿一出去就会遇着她,小鱼儿本来,也很喜欢她的。可是自从爹地出事后就没来过,今天又见到了爹地知道他没事,现在还在咱们家做客赖着不走,小鱼儿现在觉得,她不怀好意,觊觎妈咪的位置。”

“你的智商怎么不长在识路上。”顾亦辰幽深的狭眸一眯,想起自家儿子不知道遗传了谁的路痴毛病,额头青筋跳了跳。

小鱼儿气鼓鼓得瞪着眼睛别开脑袋:“医生伯伯说了我智商一百八,怎么会连家都找不到,找不到家的人是妈咪。”他突然想到什么又不记前仇得爬上顾亦辰的大腿:“爹地,我最厉害的爹地把医生伯伯叫到咱们家给妈咪看脑袋。”

“我不去。”姚晚笙举手抗议。

“你去吧!”覃小花闯进来把门一关,紧张得扑上来给她收拾东西:“快走快走,你的粉丝聚在外面了,再不走就走不了。”

第9章开始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九章 人小鬼大

粉丝,她现在还是新人,能在她结婚的消息都发出了还站粉的,可都是铁粉啊,有几个还爱唠叨她,现在可不是促进粉偶关系的好时机。

姚晚笙只好默认得跟着两父子离开,小鱼儿还极力要求顾亦辰给姚晚笙来了个公主抱,还扒拉了他总裁老爹的外套盖在顾晚笙脸上,自己一蹦一蹦得跟在一旁。

小鱼儿和保镖坐另一辆车率先到家,顾亦辰带姚晚笙和覃小花转道先去家庭医生王医师那给她做个检查再过来。小家伙一回家就急着招呼佣人给妈咪整理房间,没想到容婉还在喝茶。

“阿姨是想等我爹地回来吗,要不要再留下来陪小鱼儿吃个晚饭。”小鱼儿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抬起头一派天真得问。

容婉关注顾家已久,容母一给她消息顾家有个孩子的时候,她就在找机会接近,顾亦辰有孩子那又怎么样,反正他前妻被送去美国听说还是个疯子,若能成为顾家太太,她有什么得不到。

可惜之前因为顾亦辰出事她没有坚持和这孩子来往。

容婉此时听到小鱼儿的挽留眼睛一亮,垂眸看着小鱼儿眼里露出怜惜的神情:“小鱼儿呀,阿姨一直很喜欢你,前段时间你爹地出事的时候阿姨刚好生了病,但也是总是惦记你,看到你就觉得是自己亲的孩子一样,以后阿姨经常来陪你玩,好不好啊。”

小鱼儿心里翻了大大的白眼,睫毛扑扇几下拉着容婉的衣袖:“那阿姨能帮小鱼儿整理下房间吗,小鱼儿今天玩游戏弄乱了,爹地马上回来要生气的。”

容婉急着讨好自然任劳任怨,任凭小鱼儿差事她将房间里的东西搬来放去忙的满头是汗也不辞劳苦,还抽空打探顾亦辰的事情。

“我爹地现在当然没有女朋友啦。”小鱼儿嘴里啃着蛇果,一口好牙咬的清脆。

“诶,这个照片?”

容婉从床头的夹缝里找到一张一家三口的的合照。

英俊高大的男人,温婉美丽的女人,还抱着一个张着没牙的小奶嘴一丝不苟看着镜头的小男孩。

容婉立即猜到,这位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顾家的前女主人——林菲尔。

“阿姨,你在看什么。”

容婉从回忆中慌忙抬头看去,小鱼儿放下手中的苹果,抿着嘴唇,目光微沉,压低的眉宇之间的戾气像极了他的父亲。

她忍不住手抖了抖,稳住被一个小孩震慑的心神柔柔笑了笑:“小鱼儿,阿姨捡到一张你们的照片,你看,这是不是你妈咪和……”

话未说完,手中的照片就被男孩抽走。

小鱼儿拿着照片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得撕了开,毫不留恋得扔进了垃圾桶。

容婉惊愕得看着他的操作,又见他回头对她笑,语气里却带了点执着的纠正:“容阿姨,她可不是我妈咪。”

容婉接不下去话,心里却一阵风起云涌。

不管怎么样,这孩子不亲他妈咪,那对她来说,不就是又多了一个可以攻陷的破绽。

想通了之后容婉又去厨房亲手做了这一桌子的菜,就等着到点了让这一大一小拜倒在她的厨艺之下。

“回来了,爹地回来了。”

小鱼儿一声呼喊,容婉急匆匆放下围裙去迎接,却看到顾亦辰怀里抱着个脸儿小小明眸皓齿的女人,正轻轻柔柔小心翼翼得将她放下来,正与她视线撞个满怀。

她刚做完饭,发型乱了些,脸上精致的妆容比起眼前这个女人美丽的眉眼瞬间逊色了几分,容婉张了张嘴定了定神,好歹想着小鱼儿总归和她更亲近些,僵着脸问道:“这位是……”

没等顾亦辰回答,小鱼儿露出两颗小虎牙,眯着眼睛笑得像个小坏蛋:“容阿姨,介绍一下,这是我妈咪。

周围安静得好像能听到容婉的心慢慢裂了一地的声音。

“你,你不是说你爹地没有女朋友?”

“哦,我妈咪又不是女朋友,她是我爹地的老婆呀,容阿姨,小鱼儿的话有什么问题吗?”小鱼儿奶声奶气得和姚晚笙掰着手指头数:“妈咪啊,阿姨对妈咪很好的,还给妈咪整理房间,还给妈咪煮了补脑子的鱼汤……”

女朋友,老婆都不是问题,可她就由着这小鬼差使了一堆活给他妈妈做苦力,现在这状况她更是陷入另人嘲笑的喧宾夺主的局面,这小鬼真真是摆了她一道。

姚晚笙看着小鱼儿拼命向她眨眼睛,只好顺着他的话扶住顾亦辰的手臂:“哎呀达令啊,这位小姐真是个好人啊,帮我打扫房间,照顾我儿子,还给我煮鱼汤,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的无私奉献啊。”

顾亦辰幽深的眸子里闪过笑意,顺势将她纳入怀里:“夫人你说的都对,谢礼就由你来挑吧,改天我派人送到容家去。”

容婉又看了一眼完全不给她正眼的小鱼儿一眼,这么久的讨好,全部付之东流。

这孩子果然是顾家人,同样的果断,同样的决绝。

她现在才想明白,怕是这成精的孩子心里故意耍着她玩儿呢。

维持着最后的颜面道别后,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姚晚笙演了一出戏,这会看戏的男主角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几下没话找话:“这么漂亮的姑娘,可惜没有毅力啊。”

“妈咪才是最漂亮的,爹地你说对不对。”

顾亦辰正想说话,王医师捏着眼镜走进来,一脸踌躇得拿着刚打印出来的身体检查报告看了看姚晚笙又看了看顾亦辰。

”覃小姐,麻烦你带小鱼儿先去楼上换件衣服。”

小鱼儿感觉到气氛严肃,这才听爹地的话一步三回头得牵着覃小花的手上了楼。

“坐吧,王医师。”

“顾先生,那我就不绕弯子了,姚小姐你知道你自己身体的状况吧,其他都好,就是以后怀孕可能有些困难。”

姚晚笙抿了抿唇,苦涩得强撑出一抹笑:“我早就知道了,以前动过一个手术,伤了身子。”

顾亦辰不语,他想,他知道是什么手术。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十章 叫老公

晚上吃完饭,姚晚笙和覃小花解释了一下现在的状况,胖妞儿为着她好,心也大,倒是为她开心有人护她这事儿,只是还是觉得奇怪,这小鱼儿怎么就认了姚晚笙是妈咪。

“小鱼儿,为什么你叫我家笙儿妈咪啊。”覃小花从姚晚笙的被窝里揪起小男孩胖嘟嘟滑嫩精致的脸颊。

“有一天爹地去孤儿院做慈善基金,我也一块去的,一个人出去和那里的小朋友玩的时候他们欺负我,是妈咪保护我,告诉他们不准欺负我,还给我擦脸上的泥巴……”

姚晚笙恍然大悟,那天她去孤儿院看自己一直资助的准备以后认领的孩子小易,碰巧撞见了那一幕,所以这就是顾家找上她的原因吗?

“妈咪,那个小孩,是不是你在外面养的野小孩,你现在是有儿子的人不能再这样三心二意了!”小鱼儿正经了脸将姚晚笙搂得更紧了些,泫然欲泣得质问。

姚晚笙啼笑皆非,拿这件事情逗弄了他一会,但是还是认真告诉他,孤儿院里的小易哥哥以后将会是她的孩子。

姚晚笙解释了大半天才哄睡了小鱼儿,覃小花怕孩子睡着了压着姚晚笙的伤口,贴心得将小鱼儿抱到她的房间去睡。

姚晚笙睡意渐浓,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却看到一道高大的人影站在她的床前凝视着她,心里一激灵就被吓得清醒,定睛一看竟然是顾亦辰。

“顾总啊,有何指教。”

顾亦辰穿着睡袍,露出领口间肌理分明的精壮身材,浓黑的发梢下的脸部轮廓毅然而冷冽,浑身散发着优雅和成熟的气质,一双眸子闪过一抹笑意,嘴角一勾,欺身而上在她耳边低声问道:“你叫我什么。”

“顾,顾先生。”

他又靠近几分,手指挑逗得从她脸颊划过:“不对。”

“顾,顾,啊,你咬我!”

姚晚笙捂着耳垂怒目而视,脸上泛起红晕,又被顾亦辰压倒在床上:“叫老公。”

“老爸!”

一道奶萌的声音骤然响起。

姚晚笙一把推开顾亦辰,小奶包哭丧着脸抱着个大娃娃站在门口:“小花阿姨手臂压着我睡不着觉,妈咪不带小鱼儿睡觉,要带爹地睡觉,妈咪偏心!”

顾亦辰无奈这是自己生出来的电灯泡,再亮也得忍着,扭头去冲了个冷水澡回自己房里了。

姚晚笙松了口气,小鱼儿就算了,这顾亦辰也还真是把自己当他老婆了啊这么撩拨,关键是啊,自己这心还真是跳的聒噪。

搂着小鱼儿轻轻柔柔唱了首安眠曲,一晚上好梦。

第二天姚晚笙有个通告必须要赶,覃小花给她做了个假刘海遮住伤口就急匆匆叫了公司的车过来,顾亦辰一早就出去处理一个工程的合同,倒是留下了小鱼儿,姚晚笙只好带小鱼儿去,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喊她妈咪,小鱼儿为了一块去不情不愿得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一进到节目录制现场,就听见周围几个人指着她窃窃私语。

“你说她怎么做的出来,竟然去勾引自己堂姐的未婚夫。”

“是啊,现在还带着一个小孩呢,长得倒是挺可爱的,说不准是他们私生子呢!”

姚晚笙回头盯了那两个助理一眼,脸色一冷:“你们乱说什么。”

小助理瞬间闭嘴,切切看了姚晚笙一眼。

“她有没有乱说你心知肚明。”

现在站在左边那个助理跟前的是姚晚笙的死对头路一梦,同是新人年初因为一个广告闹的不愉快,对姚晚笙一直怀恨,何况她还是姚依依的好友,这种事情不用想也是路一梦说出来的。

“路一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姚晚笙笑起来:“咱们一起进的圈子,你知道以前很多事情我都不屑和你去计较,但是你再不依不饶,我也不介意动动手,姚依依应该告诉过你,我是跆拳道黑带吧,下手是会没轻重的。”

“你,你敢!”路一梦瞬间泄了气倒退几步,姚晚笙要是真的豁出去,她就是愿意装个被人欺负的白莲也丢不起这个脸。

不过听依依说,这姚晚笙好像跟一个什么先生不清不楚的,怕不是婚前,有了私生子什么的吧。

那个小孩……

“老阿姨,你腿脚不好小心点倒退,撞坏了花花草草是没什么,撞到了我就不是你赔得起了。”

小鱼儿嘟着嘴,仰着头义正言辞凛着眉头说道。

路一梦被这小孩气的要死,可她走的玉女形象总不好和小孩子计较,愤愤带着两个助理走了。

覃小花开心得又捏小鱼儿的脸玩,几个工作人员围上来:“真是宝贝儿,说话又狠又厉害。”

“不厉害不厉害,现在年纪大了,懒得和女人吵了。”

“那你几岁了?”

“马上就要六岁了呢。”

小鱼儿生的好看,鼻梁挺挺像顾亦辰,眼睛圆溜溜像墨黑的珍珠,一群人围着他叽叽喳喳他也不恼,优雅又可爱的小模样马上圈了一大片的妈咪粉。

午间休息的时候,路一梦的助理凑到路一梦耳边窸窸窣窣说了什么,路一梦瞬间就像翻身做主人的农户,上节目的时候时不时得意得看姚晚笙。

这时候主持人正问道两个人的感情生活结婚计划什么的,姚晚笙心里觉得毛毛的,果不其然她忍不住话马上就发作了,只是竟然当着直播的节目镜头,转脸过来对姚晚笙说:“我哪里比的上晚笙啊,儿子都这么高了,讨人喜欢得全场子的人都喜欢他呢,哎呀,晚笙我……”

主持人眨巴眨巴眼睛,拿着台本不知道如何接上这一段没有的话,现场的弹幕上已经大批量出现观众的爆炸,路一梦装作顶不住压力的样子愧疚说道:“晚笙应该也没想瞒着,所以我说出来也没事吧,孩子在吃饭的时候一直喊妈咪,真是可爱的不得了,我也好想有这么漂亮可爱的一个儿子。”

节目的录制因为姚晚笙的黑脸不发一言而暂停录制,姚晚笙下来就毫不留情得抓起桌上的东西往路一梦身上砸去:“路一梦,你是不是疯了。”

一个行走的洋葱的《顾先生,束手就寝》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顾先生,束手就寝》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