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姚晚笙顾亦辰主角的小说《顾先生,束手就寝》大结局无删节

发布时间:2020-03-25 12:12:55来源:WXB作者:一个行走的洋葱

姚晚笙顾亦辰主角的小说《顾先生,束手就寝》大结局无删节

顾先生,束手就寝姚晚笙顾亦辰

顾先生,束手就寝全文免费阅读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十一章 多和新婚妻子培养感情

路一梦堪堪躲过去,仰起脸瞪着她又哈哈笑起来:“你就发脾气吧,使劲发,这是最后一次了,这事情爆出来我看你还有没资格和我争,你难道敢说那小野种不是你的私生子!”

“他就是我儿子又怎么样,但是他不是私生子,你再骂他一句小野种试试看!”姚晚笙从未感觉这么生气过,仿佛这三个字每一个字都能砸进她的心里,气的她什么都不顾就要冲上去扯了那女人的脸皮子。

覃小花庞大的身躯抱住姚晚笙:“晚笙,冷静,冷静啊!”

“妈咪!”

小鱼儿突然跳出来紧紧抱住姚晚笙的身子,姚晚笙蹲下来捂住他的耳朵:”小鱼儿乖先回房间,这里有坏人,妈咪先教训好了再来找你。”

“切,还小鱼儿,这名字起的。”路一梦冷哼。

姚晚笙正要发作,却见小鱼儿英雄似的挡在她面前,两条小小剑眉拧起,冷着脸的模样像极了顾亦辰:“你再说一遍,我有一万个法子让你身败名裂。”

路一梦一愣,继而捂着肚子放声大笑:“这小孩说什么呢,就凭你们!”

“就凭我。”

高大俊朗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门边,身边跟着两个点头哈腰的男人,偻着腰陪着笑脸迎他走来。

路一梦被那人的眼风一扫,顺间觉得冷汗涔涔,想起依依承诺自己的那些话又安心几分,陆风鸣在圈子里也算是有权有势的,他都帮她打过招呼了,这件事之后对她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个男人她从未见过,又怎么比得上陆风鸣的。

”爹地,小鱼儿被她骂我是野种,妈咪也被她欺负,妈咪和小鱼儿好可怜!”

顾亦辰却是轻飘飘瞥了路一梦一眼,冰冷的目光瞬间让她没有与之对视的勇气。

“通知她的公司,今天起我不想再看到她的一点消息。”

顾亦辰甚至懒得和她交流,只对着节目的台长扔下一句话,抱起小鱼儿揽住姚晚笙的纤腰往外走。

“呵,你们以为动的了我吗……”

路一梦双手环胸,冷笑着还想说话,就看到台长挥手叫进来几个保镖,对着她的脸满是可怜:“顾亦辰动不了的人,你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

顾,亦,辰。

这三个字,是金融界的风暴,是世界财富榜上首屈一指的名字,他从未在公开场合露面,封锁了一切媒体关于他的资料,可这都无阻止他的名字变得如雷贯耳。

可是顾亦辰是植物人了啊,他,对了,他,是姚晚笙的未婚夫。

路一梦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就被几个保镖拦住拖在地上,再没有昔日的婷婷玉女风度。

不,她为了星途付出太多,不能就这样结束。

”晚笙,晚笙,都是有人误导了我,你帮帮我,以后我什么都不和你抢了,你帮帮我好不好,帮我求个情,他,他不是你的……”

“可以了。”

姚晚笙站住,急忙打断她的话,她并不想让人知道她和顾亦辰的婚事。

顾亦辰以为她心软了,又听她冷哼一声,扬起头,眉眼俯视着路一梦:“帮你,异想天开了吧,你以为我是白莲花啊,不好意思,我姚晚笙向来睚眦必报。”

路一梦没想到她这样卖惨都换不来一个同情,脸色一变咬牙切齿挣扎开:“姚晚笙,你得意什么,不过就是傍了个金主,还以为自己算哪根葱,不过就是个玩玩的罢了!”

姚晚笙三两步回头逼近她几步,直把她吓得踉跄:“有本事,你也去傍一个,傍一个比他更有权,更有势,更有钱的金主!”

“妈咪,你觉得还有谁比爹地更有权更有势,更有钱吗?”

小萌娃就是会看颜色!

姚晚笙赞叹一下,摸摸亲亲儿子毛茸茸的碎发,旁边的顾亦辰唇角一勾,看着狐假虎威的母子俩,也一本正经得搭腔:“你认为有吗?”

一家三口连带着眼睛朝上长了的覃小花,带着几个保镖,在众人的深觉的喜戏剧的围观下浩荡离去。

路一梦跌坐在地上,彻底没了力气。

姚晚笙当天晚上就答应了和顾亦辰领证。

原因无他,直播已经闹出去了,她是公众人物,虽说是还没有什么作品的新人,但也不能拖着个妈咪的名头被人臆想成小三小四二奶的,而这时候甩出一本结婚证,才是对她名声最好的维护。

只是她的演艺之路啊,哪个混演艺圈的还没红就先结婚有小孩的啊。

第二天的微博热搜第二名,就是昨天闹剧的后续,新人演员姚晚笙刚出道原来就已隐婚,不得已终于公开,晒出结婚证,新郎不详,但总归是洗清了小三小四的身份。

热搜第一名,是,顾亦辰已苏醒并重新接掌顾氏。

姚晚笙穿着睡衣窝在顾家沙发上,不由感慨顾亦辰只手遮天的能力,昨天这么多的见证人都能瞒下,至于为什么隐去男方身份,是她唯一的要求。

主要是吧,姚晚笙觉得任何人和顾亦辰扯上关系,都是高调二字,她有决心拼一番事业,自然不能靠着他的裙带关系。

此时她正忙着研读张导在筹备的《无双》电影的剧本,准备女二号的试镜,对于她这样的偶像小花来说,这是她进驻实力派演员的一个机遇。

不过,她有些无奈得抬头看着面前那个穿着睡袍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男人。

“顾总裁,你就这么闲吗?”

“不闲。”

“这大晚上的美好时光,你难道没有点公文要处理吗?”

顾亦辰居家的的时候抛开工作时的冷厉,使得他的气质都多了一分别致的优雅和闲意,精致的脸上浮出若有若无的微笑:“小鱼儿建议我,不能只想着养家糊口,也得多和新婚妻子培养感情。”

这臭小子又乱出主意了!他老爹一个合同岂止养家糊口,那是少了一座金山啊!

姚晚笙抛给他一叠剧本:“那就帮我试试戏吧,你先看下熟悉一下。”

剧本《无双》里,姚晚笙试戏的是女二丽姬,秦楚国的王君的心腹和暗卫,一直默默守候在王君的身边,替他做尽万事,王君爱的人却不是她,甚至为了女主舍弃她。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十二章 遮遮脸上的桃花

“王上,天下也好,美人也好,你的选择终究不会是我,是丽姬痴心妄想,只是丽姬总想知道,若有来世,若有来世……

“若有来世,我,非你不可。”

“丽姬明白了。”

姚晚笙跟着剧本的露出苦笑,忽然一僵收敛起情绪皱眉道:“我怎么记得不是这样说的,应该是非她不可。”

“既然是我来对戏,就非你不可。”

顾亦辰长腿一伸,墨黑的眸子里染上笑意,定定看着姚晚笙。

“你,你别打岔,咱们是说好了这段婚姻就是做给人家看的,到时候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那我追求你,有什么问题。”他说的理所当然:“我答应你,这段婚姻不会成为你的枷锁,无非是让我近水楼台罢了。”

姚晚笙没想到大总裁这么会撩人,一向粗线条惯了的她也脸红红像个大苹果,水盈盈的眼睛逃也似的东看西看,还嘴硬:“我可不是那么好追的,那么多小开都明里暗里得追过我,我都没答应呢,你们这些富二代都是说一套做一套,不可信得很,我这个人脾气不好,男朋友这种东西说的难听得就得什么都听我帮我,把我当你的女王,这样你也还要追吗?”

一只大手伸过来撩起她额角的鬓发,姚晚笙抬眼撞进他深沉凝视她的黑瞳里,俊美的嘴角勾起,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吻上。

“愿为裙下臣。”

姚晚笙症了怔,眼里看到的是他眸光里闪闪的一条银河,明亮而璀璨。

她光着脚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间。

“啧啧。”

顾亦辰正无奈的看着姚晚笙落跑到的背影,转身就提起伏在角落里偷看的儿子的身子:“臭小子,非礼勿视不明白吗?”

“父亲大人,您都没有非礼呢!”

小鱼儿一本正经竖起手指摇了摇,感慨道:“就爹地你现在这嘴上撩撩女孩子的功力,要到非礼还早着呢,到时候妈咪都成别人家里的,还是看小鱼儿神助攻来帮帮你吧。”

“哦?”

顾亦辰嘴角一勾,眉头挑起,父子俩对视一眼,达成协议。

当天晚上姚晚笙锁了房门睡的,奈何半夜了小鱼儿抱着抱枕来敲门,扑朔着大眼睛委屈巴巴,眼睫下一片青黑:“妈咪,小鱼儿想和妈咪睡,要不然一晚上都睡不着。”

姚晚笙心里一软摸了摸他的脑袋答应了。

只是刚拉他进来,一道高大的阴影笼罩住母子俩。

顾亦辰耸了耸肩,指着小鱼儿:“儿子也说想和我睡,要不然一晚上睡不着。”

姚晚笙立马要拒绝,小鱼儿适时咳嗽了几声,嘴唇抖了抖:“妈咪,小鱼儿有点不舒服,想要爹地妈咪都陪小鱼儿。”

姚晚笙也是被睡意左右,头脑不清楚,就这样轻而易举得心软放了两人进来,让小鱼儿睡中间很快进入了梦乡,黑暗里床上的两个老爷们眼睛闪闪发亮,像是奸计得逞的狼。

小鱼儿窝在姚晚笙怀里冲顾亦辰眨了眨眼睛嘴巴动了动轻声说:“你看吧,妈咪就是心软。”

顾亦辰一把将母子俩拥进怀里,小妻子娇软可人,儿子这个电灯泡下次就别怪他过河拆桥了。

姚晚笙醒来的时候,自己整个人被男人拥在怀里,吓得她立马去推他:“睡就睡,你这是干嘛。”

顾亦辰睁开眼睛,幽深而狭长的眸子里露出淡薄的浅笑,大手将她一拉,姚晚笙整个人就趴到了他健壮的胸口。

姚晚笙双腿出似乎碰到了什么,立时不敢动弹,又挣扎着要下来。

顾亦辰笑起来,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英俊清贵的脸颊微微附下,火热的躯体紧紧贴着,沙哑着嗓子:“别闹。”

姚晚笙憋着气,谁闹啊。

“爹地,妈咪起床了,小花阿姨来接妈咪去试戏了。”

小鱼儿起的早,打开房门一脸窃笑捂着眼睛哇哇大叫:“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姚晚笙红着脸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迅速推开顾亦辰爬起来饭都没吃就出了门。

“脸怎么这么红。”

覃小花一手拿着三明治,一面吃惊得看着姚晚笙绯红的脸,从包里掏出一盒气垫扔给她。

“快补补妆遮一遮你这满脸的桃花,免得又被人造谣说你嫁入豪门春风得意。”

“就你话多。”

姚晚笙嘴上说着还是接过来仔细得补了妆。

”对了,今天的戏听说男女主都会过来,你准备下,到时候不要太紧张。”

“什么,你是说我的女神,影后林仪也会过来吗?”

姚晚笙一双杏眼晶晶亮,她入圈两年有余,也不是科班出身,凭借着这一张好相貌加上与生俱来的演技天分,也算是站稳了电视剧花旦的脚跟。

可是影后不同,那是她一直以来的目标和梦想。

覃小花欲言又止,看了一眼姚晚笙:“有件事,男主角似乎不喜欢你,我有消息,说是他甚至都不想让你去面试这个角色……”

姚晚笙惊出一身冷汗不可置信:“男主,我记得是向阳娱乐力捧的元明杰,我和他以前似乎并没有交集,他怎么会就这样判定我的死刑?”

覃小花摇了摇头:“不知道,幸亏我们这边也有合作过的编导李晴姐,力保你一定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要让人家失望,待会只能见招拆招了。”

“嗯。”

丁零零……

姚晚笙看了一眼,是大伯母打来的电话。

冷眼看着手机震动了好一会儿,她才接起来:“您好,有何贵干。”

“晚笙啊,这顾亦辰现在也不是个植物人了,健健康康的,你也是靠着我们才有了这一个好姻缘啊,诶你别拉我,晚笙啊,之前的事情你别怪大伯母,这不也是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吗,现在你大伯家这笔资金顾家迟迟不给打啊,你能不能给催一催!”

那边传来推攘的声音,电话被抢过去传来她大伯父的声音:“晚笙啊,别听你伯母的,要不是他们瞒着我这事,我都不知道你被他们送过去了,是伯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去世的父母!”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十三章 元明杰的刁难

覃小花气的牙痒痒:“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的,笙儿你别理他们。”

姚晚笙听他们两人演戏默了半晌,对着电话阴森森说道:“大伯父大伯母,我一直不想提这件事,我爸妈死了之后,应该属于我的股权,你们怎么处理了?”

对面寂静了一会,突然就响起大伯母尖利的声音。

”你这个死丫头,我们养了你十年,你妈就凭着那么一张水性杨花的脸,和你爸没定下就大着肚子给带回来的,你是不是我们姚家的种都还不一定呢,还有脸要我姚家的股权……”

姚晚笙没等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覃小花拍了拍她的手:“别放在心上,都是莫须有的。”

“不是的。”姚晚笙摇了摇头:“不一定是假的,我和我爸确实一点不像,他虽然待我好,但是十岁了也懂点事,我总是能感觉到一点的,例如,我母亲对我爸的歉疚,还有……”

还有她眼里对另一个人的思念。

“小花,有些事情,我不想再逃避,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下,资料晚上我发你邮箱。”

“放心,一切有我兜着。好了,别想了,下车,打起精神,我们的女王姚晚笙要向着影后之位进发了!”

姚晚笙快速收拾好脸上的情绪,露出微笑进了等待室。

等待室早已有了五六个人,其中不乏一些老面孔,例如刚结了仇的路一梦带着个俊俏的男孩坐在一边。

男孩生的白嫩又秀气,身材清瘦,姚晚笙记得是个刚入圈子没多久的南影的在读学生,年纪不大,在之前一部大火的影视剧里露脸演了个讨喜的角色,姚晚笙之所以记得,是因为他一个男孩子一口吴侬软语,像极了母亲在她小时候说话的声音,名字,似乎是叫做阮艺星。其他也都是圈子里相熟的人,姚晚笙打过招呼后也不结团,一个人安静得坐到一边。

离开始还有一会,路一梦就拉了拉一旁俊俏的男孩看了姚晚笙几眼一起离开。

“一梦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刚才看到了姚晚笙没有,她竟然也来竞争这个角色,肯定想靠着他那富豪老公搞到了什么关系,让我们过来做个陪衬过个场子。”

“一梦姐,你别开玩笑了,哪个富豪能动摇的了张导的心思啊。”

路一梦咬咬牙:“那个人……算了懒得和你说了,给我拿包过来,这一次你虽然是跟我过来走过场的,但是既然是同一个经纪公司的,我也不会不管你,好好学着点,机灵点,这个东西,你趁我待会把支开的时候偷偷放到姚晚笙化妆包里。”

“这是,百合粉?我听说她对这个过敏啊,粉丝都不送百合的。”

路一梦闻言瞥他一眼:“我找好几个人打探才知道,你倒是清楚的很,不过做不做由你,机会我给你了。”

阮艺星是他们公司力捧的新人,公司因为顾亦辰的压力已经完全放弃了她,再没给她任何路子,还想着榨干她最后一点价值让阮艺星踩着她上去,想的美!

路一梦嘴上糊弄着小年轻,要是事发,随便糊弄下就能推得一干二净。

姚晚笙上了个厕所回去等候室的时候,里面倒是只有一个人,正看到阮艺星小心翼翼得站在她的化妆位旁边手里刚放下她的化妆包,一见到她脸色一红转身就要走。

“晚笙姐,待会面试加油哦!”

男孩子虽说张开了,但十八九岁的大男孩犹带着青葱的稚气,一笑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眉眼儿弯弯,满眼都是夺目的星辰。

姚晚笙探究得看着他,搞不清楚他跟在路一梦身边对她究竟有没有敌意,现在还能一副真心诚意的样子鼓励她,真是怪异的很。

打开化妆包让化妆师又给补了个妆,就听说张导和编剧张晴姐他们已经到了。

“晚笙过来。张晴姐冲她招了招手,向张导介绍道:“张导,这就是我之前向您推荐的人选,我敢打包票,她绝对是最适合丽姬的人选。”

张导年近六十,一脸老艺术家的络腮胡子,只淡淡看了她一眼:“我看不怎么样,我拍电影更看重演员的品格,或者就拿演技说话吧。”

“张晴姐,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

一声低声的嘲笑传来,元明杰推开门,长腿几步走到几人面前,来人一双狭长的凤眼,极为出挑的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促狭又带着几分不屑和鄙夷,仗着自己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得微扬起头俯视着姚晚笙。

“姚小姐,百闻不如一见。”

在元明杰出现的那一刻姚晚笙就证实了之前覃小花给他说的话,这部戏的男主角果然对她很不感冒,既然这样,她便要用实力证明自己。

“杰……为何你看向我的眼神如此无情?难道这我这么久的付出你都熟视无睹吗?”

姚晚笙一脸悲伤的望着元明杰,右手有些无力的提起来,想要触碰元明杰却又一脸忐忑,最终将戴在脖子上的项链取了下来举到元明杰眼前。

“你看,这是你之前送给我的项链,我一直都留着,我以为你是爱我的。”

“好演技!”

元明杰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带头开始鼓掌,眼中多了几分欣赏,倒是没有了之前的嘲讽之色。

这话一传入姚晚笙而过,让她不自觉的松了松脊梁,心道这也算躲过了一劫吧!

还不等姚晚笙松口气,元明杰的声音再次轻飘飘的传了出来:“恐怕现实里也是一朵演技极好的白莲花吧!”

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讽让姚晚笙觉得心头很是不爽,眼中多了几分倔强。

“多谢元先生对我演技的肯定,只不过……”

“只不过您是我们家晚笙一直以来的偶像,她的演技在您的面前不值一提!”

眼看着姚晚笙就要说出顶撞元明杰的话,覃小花连忙将姚晚笙拉到她的身后,打断了姚晚笙还没说出口的话。

突然出现的大块头让元明杰拧紧了眉头,脸上若有所思。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十四章 的确要好好看看脑子

“看来你这个做经纪人的倒是挺了解你的艺人!”元明杰微微勾唇,赏给覃小花一个笑容。

近距离的直视元明杰,覃小花心头只有一个感觉:这个男人很危险!

“一个配角而已!”张导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出来,话里话外都带着对姚晚笙的排挤之意,那浓眉下的眼睛里面噙满了不屑:“还不配被你堂堂影帝教训!”

“张导,晚笙刚才表现的挺好的,您看……”张晴实在是看不下去,想要替姚晚笙说两句。

张导不说话,只扔给张晴一个眼刀。

无奈的张晴只得冲着姚晚笙耸了耸肩,要眼中歉意满满。

早已习惯圈中尔虞我诈,姚晚笙不怪张晴,当即回了张晴一个微笑,算是宽慰。

“宝贝,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你佛了哈!”覃小花碰了碰姚晚笙的肩膀,眼睛一直望着张导的胡子,她越来越觉得张导那故作风雅的胡子就如同田间被霜打过的野草,焉巴巴的留在下巴上。

“那你想怎么样?冲上去把张导打一顿吗?”姚晚笙的手摸上身侧算不得精致的花瓶,脸上波澜不惊。

“打倒是不至于,只是我不甘心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导演拉入黑名单!”覃小花的语气弱了一些,有些不爽的扫了张导一眼,却又底气不足的收回目光。

她只是个小小的经纪人,根本就不配质疑导演的举动。

但是她又觉得可惜了姚晚笙的好演技,明明是一颗金灿灿的黄金,如今却要被当成毫无光芒的砂粒处理,实在不公平。

“既然无能为力,不如就在这里好好瞧瞧究竟要什么样的演技才能入得了张导的眼。”

姚晚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两个绿色的小凳子,拉着覃小花挑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

“没有人能比得了你!”覃小花撅嘴,虽是不满,却还是按照姚晚笙所说乖乖的坐在那里。

很快就见一女子穿着一袭长裙款款朝着张导走去,微微露在外面的锁骨洁白美丽,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性感却又俏皮。

“呵,还真是有不怕死的!”覃小花作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盯着路一梦。

这路一梦不论是演技还是长相方面都远远不及姚晚笙,她就不信这样的女人能入得了张导的眼。

“张导,可否容我试试丽姬这一角色?”

路一梦无视覃小花和姚晚笙两人的目光,娇躯微微前倾,露出胸前饱满不已的事业线,红唇如熟透的樱桃般勾起一个魅惑万千的幅度。

“嗯。”张导的目光轻飘飘的落在路一梦身上,拿起放在右手旁的红酒动作优雅的抿了一口,之后才有些慵懒的开口:“试试吧!”

张导的反应太过冷淡,路一梦敏锐的察觉到张导应该是不喜欢魅惑的女子,所以她当即收回了眼中盈盈秋波,站正身子恢复了以往的玉女形象。

随后路一梦偷偷的瞥了张导一眼,见张导脸色好了一些,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她的目光在整个试戏间游离,最终将目光集中在元明杰身上。

“元少,可否请您一起搭戏?”路一梦有些忐忑的望着元明杰的俊脸,等待着他的回复。

此时的她俏脸微红的盯着元明杰,眼中都是浓情蜜意,似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对心爱的情郎般羞涩而又美丽。

“嘁,这女人可真会装,她之前爬上李小开的床的时候可是放荡得紧!”

“你见过她爬床的时候?难道你偷窥过她的房门?”

“见倒是没见过,只不过李小开绝对比不了你家顾总的公狗腰。”

又是公狗腰!一听到这个词姚晚笙的脸瞬间爆红,原本柔若无骨的十指瞬间化作螃蟹钳子掐向覃小花的小胖腰。

本来一脸八卦的覃小花瞬间变了脸,伸手就抓住姚晚笙的小手:“弄啥嘞?谋杀亲经纪人?”

“如果不是现在人多眼杂我当真不介意直接掐死你!”姚晚笙咬牙切齿的开口,上至头发丝,下到脚趾甲盖都透露着她此刻的不爽。

“我有是哪里惹到你了?”小花同志经过深刻的反思也没能想出自己究竟是哪里错了,故而可怜巴巴望着姚晚笙,等待女王大人解惑。

“没事不要提起顾亦辰这个名字!”

她姚晚笙很不愿意和顾亦辰扯上一丁点的关系。

原来是这事儿,覃小花恶寒,突然觉得姚晚笙的确要好好检查一下脑袋了,放着顾亦辰这样有权有势长得又帅得掉渣的男人不去勾搭,简直暴殄天物啊有木有?

作为中国好闺蜜,再加上最为艺人负责的经纪人,覃小花觉得她应该好好给姚晚笙做下思想工作了:”其实我觉得你当真可以考虑一下顾亦辰的,他……唔……”

姚晚笙伸手堵住了覃小花的嘴,直接用武力终止了覃小花所有的说教。

覃小花感觉自己之前精心涂的口红都被姚晚笙的手心给蹭掉了,瞬间哭丧着脸,伸出手想要离开姚晚笙那如削葱根般的小爪子。

姚晚笙只是敏捷的一闪,就闪过了覃小花的胖手,同时伸手指向某个方向。

“你看那边!”

覃小花顺着姚晚笙的手指看了过去,只见元明杰十分绅士的站了起来,脸上笑容阳光,声音如二月春风:“很高兴同路小姐合作!”

被元明杰的桃花眸盯着,路一梦觉得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没来由的有些怯场。

可如今骑虎难下,她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表演。

路一梦努力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便开始表演。

“王,今夜里不如就留在我这儿可好?”她的眼中满是希冀,柔软无骨的小手小心翼翼的伸了出来,想要去抓男人的衣袖。

“你不配!”

《顾先生,束手就寝》第十五章 导演睁眼说瞎话

男子并不打算给女人接触的机会,猛的扯过自己的衣袖,眼中满是嫌弃。

虽然这只是演戏,元明杰的厌恶却是真的,他冷笑着看向一旁悠哉悠哉的姚晚笙,只要能让那女人不好受他可以同这个看上去十分讨厌的路一梦继续合作。

接下来的表演全都是按照剧本走的,两人都十分认真。

“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选择爱你!”

一行清泪从路一梦眼角滑落,两人的对角戏也就此告一段落。

“路小姐演技实在叫人佩服,我觉得你才适合丽姬的这个角色!”元明杰毫不吝啬赞叹之词,甚至十分友好的冲着路一梦伸出了手。

要知道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可是全国最著名的影星,对方主动冲着她伸出橄榄枝,路一梦的心狂跳不已,猛的伸出手将元明杰的手握住。

元明杰拧眉,就这样笑望路一梦,如同一个脾气很好的邻家男孩。

虽然元明杰是笑着的,路一梦却感觉他笑容这笑容中掺杂着危险。

最终她发现元明杰的视线停留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路一梦这才想起元明杰是有洁癖的,连忙缩回了自己的手,柔嫩不已的手容易在衣服上蹭了蹭,突然有些手足无措。

传闻,这位影帝心情好的时候对所有人都是极好的,但是若是他那日心情不好,会用千百种方法对待妄自同他有肌肤接触的人。

但是她刚才因为太过激动却忘了这件事,竟然鲁莽的抓住了元明杰主动伸出的手,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由于拿不准元明杰心情的好坏,路一梦手心顿时满是汗水,皓齿半咬着唇瓣,柔柔弱弱的开口:“今日当真多谢元少了,能在戏外请到您这样的影帝搭戏,当真是我三生有幸!”

“不必,我不过是同你搭了个戏,具体去留还得看张导!”元明杰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只是目光有些疏离,让人更加没法摸清他的喜怒。

说完这话,元明杰便直接转身去了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之后,元明杰猛的一下摔上了洗手间门,看着镜中的自己,冷笑着拧开水龙头,任由骨节分明的手指被水冲洗着。

洗完之后还不忘用随身携带的手帕使劲擦拭着被路一梦接触过的位置,最终那手帕呈一道美丽的抛物线进入垃圾桶。

眼见着元明杰进了洗手间,路一梦的所有注意力便集中在了张导身上。

“张导,元少说我适合丽姬这个角色,不知道您的态度是?”表面路一梦表现得分外规矩,暗地却不忘冲着张导暗送秋波。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相信张导明白她的意思。

“林仪来了?我想你事先对于丽姬这个角色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吧?不如就由你来给这两位试戏的小姐做个示范!”

林仪刚一出现在实习现场就吸引了张导的目光,张导立马冲着林仪挥了挥手。

“不好意思,张导,路上堵车所以来迟!”林仪冲着张导微微一笑,说话的时候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随着林仪一步一步的走近,姚晚笙也终于可以近距离的目睹偶像的风采。

今日的林仪穿着一条白色网纱裙,淡紫色的花朵在裙上绽放,脚上踏着一双裸色高跟,栗色波浪长发柔顺的披在后背,整个人看上去高贵而又优雅。

由着林仪的到来,此刻站在舞台中央的路一梦显得黯淡无光,但是她却又不甘心就这样被比了下去,偏还朝着林仪所在的位置移了移。

“林小姐,您今天真美,就连我一个女子都忍不住被您的美貌折服!”

“确实是美,美如谪仙!”

角落处的姚晚笙忍不住发出同样的赞叹。

“多谢夸奖!”林仪给了路一梦一个生疏的笑容,同时不自觉的朝着后面退了退。

她方才明明在路一梦的目光中读出了嫉妒,偏偏这女人竟还故意讨好,这样表里不一的女人她很不喜欢!

“林仪,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就表演一段!”张导对林仪可是很是欣赏,在说话的时候都比别人要温柔许多。

“张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从国外赶回来,时差都还没倒过来呢……”

林仪苦着一张脸看着张导,柔嫩粉红的唇瓣微微嘟起,像一个冲着长辈撒娇的小姑娘,让张导心中顿生欢喜。

“哈哈,你这丫头啊……既然这样,就好好歇着吧,早就确定好你做女一号,这次试戏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张导自以为他是个惜才的人,对待林仪这样的女子,自然是十分宽容。

“张导,那我……”就算被张导直接忽视路一梦不敢有半点脾气,小心翼翼的冲着张导试探出声。

张导有些不爽的瞥了路一梦一眼,越来越觉得这个小演员没什么眼力见,竟然试图得到他这样的大导演的关注。

不过也正因为路一梦的话让张导想起关于丽姬的选角还没确定下来。

这个文艺风十足的老头微微闭上眼眸,似在沉思。

“张导,我家笙儿演技可是极好的,您不如再看看她的演技之后再做决定吧!”

覃小花感觉这小老头再次睁眼的时候绝对会选用路一梦做丽姬的扮演人,连忙拉着姚晚笙来到离张导不远处,试图做最后的争取。

“我说过,我看重的是演员的演技和人品。”张导突然睁眼,一双精明不已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覃小花。

此刻覃小花恨不得一巴掌呼到张导脸上,她敢打包票,整个圈子里面没有人会比姚晚笙更纯粹,更敬业。

这导演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路一梦的演技比姚晚笙好许多,这次丽姬的扮演者就由路一梦担任吧!”对于覃小花眼中的怒火张导置若未闻,反而冷冰冰的宣布了她最终的决定。

其实相比之下姚晚笙才是张导想选择的那个,只不过张导早就察觉元明杰对姚晚笙的敌意,张导自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卖元明杰个面子。

“果然只有导演的目光才是最精准的,某些小白莲只适合饰演不起眼的角色!”从洗手间回来之后元明杰一直坐在导演身侧,在导演宣布结果之后更是出声讽刺。

姚晚笙目光有些复杂的盯着元明杰,这男人怎么就这么讨厌?为什么几次三番的让她难堪?

“既然他们故意刁难,那我们就离开这鬼地方!”覃小花不愿意让姚晚笙继续在这里受气,拿着姚晚笙的时候就准备离开。

“小花,再等等!”张晴突然叫住了她们,直到覃小花和姚晚笙两人站住了脚步之后,她这才走到她们两人身边,显得有些激动的解释:“这件事情有转机!”

一个行走的洋葱的《顾先生,束手就寝》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顾先生,束手就寝》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