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云月柒容铮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 莫小莫

发布时间:2020-03-25 11:56:04来源:WXB作者:莫小莫

云月柒容铮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 莫小莫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云月柒容铮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七章 妾身会不好意思的啦

喂鱼实在无趣。

云月柒的眼皮轻抬,瞧着湖面上刚开的荷花。

小荷才露尖尖角,别有一番韵味。

云月柒看着这景象,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一副浪漫的画面。

荷塘之上,静谧闲适,荷花娇艳,荷叶翠绿,鱼儿穿梭其中,美不胜收。

她坐在小舟上,指尖轻动,在水面上荡起一片涟漪。

她看着小舟上的人,唤道:“王爷,你瞧那花开得多好看。”

执桨的男人转过头看着她,竟然是容铮那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

云月柒惊住,她看着容铮的唇一张一合,容铮冷道:“不好看。”

“啪!”

下一秒,容铮抬脚,将云月柒踹下小舟,激起一片水花……

云月柒在水中挣扎,还能听见容铮毫无人性的声音,“你太沉了,压船。”

……

“哎哟。”

云月柒的身体一个踉跄,险些从亭子上摔了下去。

但她也从刚才的幻想之中回过神来。

云月柒扶着栏杆,满脸苦相。

不行不行!

她不能总想着木头今天和她说的话。

这小说没法写了!

云月柒擦了擦额头的汗,努力把刚才的胡思乱想全都从自己的脑袋里丢出去!

手里的最后一把鱼食落入湖中,一个娇蛮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红姐,她就是我说的勾引萧大人的狐狸精。”

这声音听着耳熟。

云月柒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远处站着几个丫鬟打扮的人。

而站在最中间的丫鬟,正是昨天萧千辞在容铮的书房里调戏的那个蓝衣丫鬟。

几个丫鬟都看着云月柒,蓝衣丫鬟的目光杀气最多,像是随时准备将云月柒生吞活剥。

依照云月柒对于萧千辞这种人的了解,估计那厮约了妹子之后却没有赴约。

小丫鬟苦苦在双华林等了很久,现在将所有的怒火都发在了云月柒的身上。

早知道昨天的事还有后续,云月柒真该让萧千辞多疼一会儿。

蓝衣丫鬟的目光杀气最多,但目光最凶的却是为首的红衣丫鬟。

红衣丫鬟将云月柒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几遍,翻了个白眼,带着身后的丫鬟一起向前走了两步,站在云月柒的身前。

她嫌弃地看着云月柒,道:“你是新来的吧,你知不知道,除了安嬷嬷之外,燕平王府我红姐的地位最高,不过有几分姿色,就敢勾引我的萧大人,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趾高气昂的态度让云月柒不忍发笑。

无趣的喂鱼生活之中,倒是有有趣的人。

云月柒做恍然大悟状,道:“原来萧大人是你的男人,昨天在书房的时候,你身后的那位可说萧大人是她的。”

云月柒用目光示意。

红姐和几个丫鬟的目光都移到了蓝衣丫鬟的身上。

蓝衣丫鬟一见形势不利,赶忙仰起头,瞪圆了眼睛道:“红姐,你不要听这个狐狸精胡说,我对你忠心耿耿,她勾引萧大人的全过程都被我看见了!”

云月柒无辜地举起双手,“你可不要乱说,我是有男人的,和萧大人约在双华林的可不是我。”

小丫鬟被云月柒拆穿,脸涨的通红,一时恼羞成怒,也说不出别的话,只抬手指着云月柒,厉喝道:“你勾引萧大人,现在还这般不要脸,红姐,我们应该把她送到安嬷嬷那儿去!”

说话间,小丫鬟已经向着云月柒的方向冲了过来。

她的脸颊通红,眸中的杀气也更浓了。

云月柒面不改色地看着小丫鬟向着她的方向冲了过来。

在小丫鬟马上就要抓到她的时候,云月柒的身形轻动,让到了一边。

小丫鬟的瞳孔一缩,根本来不及刹车。

“扑通!”

是小丫鬟落入湖中的声音。

“扑通!”

是身着黑衣的侍卫落入湖中的声音。

侍卫的速度很快,两下就把小丫鬟捞了上来。

红姐和岸上的几个丫鬟看着这样的景象,早已没了刚才的飞扬跋扈,脸色都像是白纸一般。

她们转过头,果然瞧见一袭紫衣向着这边走来。

她们没有看见脸,便匆忙跪下,道:“奴婢见过王爷。”

再飞扬跋扈的丫鬟,也知道这个王府里真正的主子是谁。

云月柒没有和丫鬟一般请安,只是站在原地。

她的眼眸轻动,也看向了向着这边走来的人——她的夫君——容铮。

也是她现在非常想要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的人。

容铮没有关注跪着的丫鬟,而是直直地向着云月柒的方向走来。

云月柒的眼皮跳了两下,心里竟有种不安的感觉。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容铮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四目相对,云月柒的喉间不禁轻动。

容铮的这个眼神……难道是……发现了……

云月柒的眼皮又跳了两下,容铮的两只手骤然按在栏杆上。

突然的动作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将云月柒环在了容铮的两臂间不能逃脱。

容铮的身体前倾,两人的距离更近了。

呼吸交错,云月柒无路可退。

她的心脏在胸膛里扑通扑通地跳着……

“你有男人?”

容铮的唇瓣轻启,声音比平日的更冷。

云月柒的心里咯噔一声,暗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的身份没有暴露。

不过容铮听到了这句话,想必刚才就一直在旁边看戏。

如果不是丫鬟落水,侍卫救人,可能容铮还准备好好看看她是怎么被一群丫鬟欺负的。

云月柒垂首,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容铮看着她,眉头皱的更紧,身体又向前一些,“嗯?”

独一个字,他的气势却尽数压在了云月柒的身上。

云月柒的嘴角扯了扯,

在容铮的注视之下,下一秒,她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娇羞而又不是尴尬的微笑,手抬起,撒娇般在容铮的怀里轻撞了一下,道:“讨厌啦,王爷非要听妾身亲口说您就是妾身的男人吗?妾身会不好意思的啦!”

说罢,云月柒低头,做害羞捂脸状。

声音娇羞到位,动作一气呵成,可谓是专业中的专业。

容铮:“……”

一众丫鬟:“……”

一众侍卫:“……”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八章 今夜来侍寝

半晌后,容铮移开了自己的胳膊。

他转过身,不再看云月柒,道:“你今晚戌时来暖春阁。”

“啊?!”

云月柒眨眨眼,“暖春阁?”

这是个什么地方?

容铮没有回答云月柒的话,他又道:“王府斗殴,每人二十大板。”

跪在地上的丫鬟此刻刚缓过神便听到了对于她们的审判。

她们哭喊着求饶,却还是被侍卫拽了下去。

容铮没有再回头,而是迈着大步离开了。

剩下的侍卫跟在容铮的身后。

云月柒抬起手,本想要叫住容铮,奈何容铮走得太快,完全没给她机会。

算了,晚上问问玉兰,她一定知道暖春阁是个什么地方。

……

云月柒不想见到玉兰的时候,这个小丫鬟一天恨不得十二个时辰都在她的耳边念叨。

如今云月柒有事情要问她,玉兰却一直到天黑才出现。

眼瞅着戌时渐近,云月柒也准备好了自己的东西,玉兰方红着眼推门进来。

见玉兰来了,云月柒喜道:“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玉兰垂首,哑着嗓子道:“回王妃的话,明日是回门的日子,奴婢去准备回门的东西了。”

“哦……”

原来是这样。

云月柒想着,还没有来得及问话,却是玉兰又开口道:“王妃,王爷传您到暖春阁侍寝。”

“暖春阁?!”

闻言,云月柒惊愕地抬起头。

玉兰点了点头,答道:“嗯,想必王妃也知道,暖春阁是王府内侍寝的居所,奴婢这就为王妃更衣。”

云月柒的眼皮跳了跳,玉兰向前走了两步。

“慢着。”

云月柒抬手,制止了玉兰的动作。

玉兰刚进来的时候她还没有注意到。

此刻听到玉兰说起“侍寝”二字,云月柒才发现玉兰的手中捧着一件衣裳。

只是……

玉兰手里的这东西应该不叫衣裳,就是两块纱布吧……

云月柒的嘴角扯了扯。

侍寝就侍寝,古代还要穿性感内衣的吗?!

虽说容铮可能在某方面比较欠缺,也不能让她用这种方法让他硬起来呀!

玉兰自然察觉到了云月柒的抗拒。

她抿了抿嘴角,声音又开始有些哽咽,“奴婢知道,嫁给燕平王并不是王妃心中所愿,但事已至此,王妃也只能认命,在王府中好好地活下去。

奴婢听说,王爷今日在荷花亭还唤了一名狐狸精今夜去暖春阁侍寝,好在王爷最后还是选择了王妃。

王爷虽然身体欠佳,但依然是皇家子嗣,有太多人想要爬上他的床榻。

再加上王爷体弱,很难保证不会出什么意外,王妃唯有留下子嗣,争取在二小姐的前头三年抱俩,或许还有转机,可在皇族立足,而且……”

话说了一半,玉兰骤然捂住嘴巴跪了下来,“奴婢该死,奴婢不是故意诅咒王爷的,奴婢,奴婢……”

“好了,好了。”

云月柒摆摆手,顺便揉了揉自己巨疼的太阳穴。

她怎么就变成了想要爬上容铮床的狐狸精了……

她叹了口气,道:”你去回王爷的人,本妃稍后就到,至于这些衣裳,你先拿回去。“

“王妃……”

玉兰抬眸,双目含泪,楚楚可人。

云月柒的嘴角扯了扯,移开眼不去看玉兰的眼睛,“本妃身体不适,怕着凉。”

“是……”

玉兰应声,声音中却明显带了几分失望。

她起身走了两步,又背对着云月柒低声开口道:“下次奴婢一定会记得选个不容易着凉的过来。”

云月柒:“……”

云月柒看着玉兰退下,忍不住又抽了抽自己的嘴角。

原来在云府的时候,她怎么没发现这个小丫鬟有这么多的内心戏?

她摇摇头,目光又凝在了桌上的东西上。

罢了,虽然不知道容铮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她也刚好有事情要找容铮。

简单收拾之后,云月柒坐着轿子去了暖春阁。

她一进门,就看见容铮倚在床榻上看书。

修长如玉的手指翻动着书页,怎么看怎么像他骗云月柒的那块白玉,呸!白石头!

云月柒咳嗽了一声,提示容铮自己的存在,“王爷今日找妾身来有事吗?”

语言上是客客气气的,但语气却像是在说,“骗子,还钱!”

容铮未抬头,只翻了一页书,道:“明日回门,本王有事,你自己回去。”

云月柒颔首,心中暗松了一口气,果然不是真的为了侍寝。

“好,我明天自己回去。”

云月柒的目光在暖春阁里扫了一圈,最终停在了容铮的身上。

容铮似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又道:“你我需增加侍寝次数,让母后安心。”

云月柒的眼睛转了转,将手中的纸张捏紧了些,两步走到床榻前,将手中的纸放在容铮面前,昂首道:“王爷,我拟定了一份协议,你瞧瞧。”

容铮手中的动作一顿,眼眸微偏,目光落在云月柒刚才放下的纸张上。

纸张有些皱,但大大的标题却十分醒目——夫妻协议。

容铮的目光微凝,将手中的书合上,拿起了“夫妻协议”。

书被合上的时候,云月柒瞥见了书的封面,也看见了书的名字——《霸道王爷爱上我》。

她的眼皮不自觉跳动了几下。

目光很快移开,又落在了容铮的身上。

容铮看得认真,却没说话。

云月柒不知他是真看还是假看。

她的眼睛动了动,退去鞋子爬上了床。

既然是演戏给皇后看,今天晚上她自然要睡在这里。

但云月柒要睡床,不要睡椅子!

察觉到云月柒的动静,一直沉默的容铮总算有了反应。

他微蹙眉头看向云月柒。

云月柒的头仰着,理直气壮地指了指容铮手中的东西,“第三条,我们为假夫妻,同房同床却无夫妻之实。”

容铮又看向了夫妻协议。

容铮占着床的外侧,云月柒只能爬到床的内侧。

容铮的喉结不可察觉地轻动了一下。

爬进去之后,云月柒将怀中的白玉拿出来,对着看协议的容铮道:“还有,你这订金太少了,我要真金白银。”

第9章开始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九章 同床而眠,本王害怕

容铮看了半天,总算看到了夫妻协议的第二页,“最近月末,本王只剩此玉,此玉是本王母妃临终前留下的唯一物品,对本王甚是珍贵。”

“它……”

“待到月初俸禄发放之时,本王会用一百两银子将之赎回。”

云月柒:“……”

容铮看起来人模狗样,没想到还是个月光族。

想起自己之前每到月末就食不果腹的境况,云月柒有些心软。

反正离月初也没有几天了,宽容几日也不是不可……

云月柒想着,身侧却又传来了容铮的声音,“第三十四条,如果王爷暴毙,王妃不会陪葬,且将得到王府全部财产和自由之身?”

刚听了几个字,云月柒便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头也心虚地转向了别处。

这条是云月柒想起容铮破她财路的一件件惨事时愤怒地加进去的,本想着加在中间,偷偷蒙混过去,谁知容铮眼尖,一下子就被瞧了出来。

云月柒的目光移向别处,颇为心虚地开口道:“这是所有的夫妻协议里都有的东西,妾身不是故意诅咒王爷,妾身还在后面写了,如果妾身突然暴毙,王爷也可以得到同样的待遇的。”

反正她的财产都是隐形财产,容铮想找也找不到。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云月柒还特意转过身凑到容铮身侧,翻动协议为容铮指出她说的条约在哪。

云月柒急着为自己洗脱嫌疑,并没有注意到现在的她和容铮之间靠的有些近。

她的发丝轻轻拂过容铮的脸颊,若有若无的香气萦绕在容铮的鼻端。

容铮瞧着她,喉中竟不自觉有些干。

云月柒没有注意到容铮的反应,还在认真地翻动着容铮手中的协议,找着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一条。

下一秒,容铮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带。

“喂,你!”

衣带摩擦衣服,发出“簌簌”的声响。

云月柒转过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待了一头狼。

她的眼睛瞪大,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容铮已擒住了她的手腕,结结实实地将她绑在了床榻上。

这景象……几乎和新婚之夜一模一样……

一样的房间,一样的容铮和云月柒,一样的衣带捆绑……

若说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上次被绑在凳子上,这次被绑在了床上。

云月柒严重怀疑,容铮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

她……她……她不会真的要侍寝吧?!

云月柒挣扎了两下,却全是徒劳,还给了容铮机会将她的脚也捆好了。

她瞪着容铮,咬牙切齿道:“你干什么?”

容铮拿起桌边素帕擦了擦手,“同床而眠,本王害怕。”

云月柒:“……”

他个硬不起来的怕个毛啊?!

云月柒眦目欲裂,容铮反而动作放慢地将协议和书本都放在床边。

云月柒咬了咬牙,手掌还没有放弃挣扎。

她就不信自己解不开这个结。

若是让她解开了,半夜踹死容铮!

牙齿咬紧,云月柒暗暗用力,容铮却像是看透了云月柒心中所想,又开口道:“你若睡觉乱动碰了本王,本王下月九十两赎玉。”

云月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她看向容铮,“九十两不换!”

“本王不要了。”

云月柒的眼皮跳了两下,看着容铮道:“那玉可是你母妃留给你的临终之物!”

“母妃留下珍贵之物,就是为了在本王囊中羞涩之时能有大作用。”

云月柒:“……”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云月柒咬牙切齿,容铮没看她,却将不要脸的面无表情贯穿始终。

他盖好被子,附身准备灭蜡烛睡觉。

云月柒看着他的动作,右眼皮骤然跳的厉害,“别,我怕黑!”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和刚才不太一样。

听到她的声音,容铮的动作顿住,回头看着云月柒。

平日里总是算计和含怒的眼眸此刻是湿漉漉的,像是一只受困的小鹿的眼睛。

容铮看着着双眼睛,喉咙不禁一紧。

云月柒也看着他,可怜巴巴地开口道:“你不吹蜡烛,下个月给我九十两就好……”

乞求的语气。

容铮的眼眸轻动,转身吹灭了蜡烛。

屋内一片漆黑,唯有那没有感情的声音响起,道:“协议内并无此条。”

云月柒:“……”

mmp!

容铮这个杀千刀注孤生硬不起来厚颜无耻的神经病!

在云月柒的心中,她已经将容铮千刀万剐。

她现在要是能动,一定找一把刀砍了他硬不起来的命根子!

一根毛都不给他留!

“乱动,九十两赎回。”

容铮的声音让云月柒的牙咬的更紧。

她忍受了黑暗,还要少给钱?

没门!

她微微转头,却看不见容铮的脸。

挣扎过后,迎接云月柒的是无尽的黑暗。

这两天她休息得不错,没有洞房那日药劲儿影响的昏沉。

她睁开眼,屋内没有一点光亮。

她闭上眼,亦只剩下一片漆黑。

她好像能听到那些声音……

那些杀人声,放火声,哭喊声,求饶声……

她怕,她好怕……

牙关不自觉打着寒颤,云月柒的身体在发抖,连骂容铮的气力都没有。

她怕,她好怕……

颤抖之时,身侧的容铮翻了个身,一把将云月柒拥入怀中。

云月柒的身体微僵,却一点点感受着容铮身上的温度。

冰冷的身体渐渐回温,心绪也慢慢平复下来。

她的身体轻动,在可活动的范围内向着容铮的怀里缩了缩。

可怕的回忆一点点消散在舒服的怀抱里,这一夜,她睡的很好。

床榻上,容铮听着身侧女子渐渐平复舒缓的呼吸,眼眸缓缓睁开又闭上。

女人真是麻烦,不过吹了蜡烛,便一直在他身边颤抖地呼吸着,让人难以入眠。

好在现在睡着了。

容铮想着,身侧的人又向着他的怀里缩了缩,撒娇般汲取着他身上的温度。

他的喉间轻动,嗅着身侧人身上淡淡的清香,眉头轻蹙。

罢了,只是为了不让她打扰自己宝贵的休息。

女人,果然麻烦。

这一夜,容铮睡得出奇的好。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章 早生贵子,子孙满堂,生生不息

翌日,阳光照进屋内时,云月柒方睁开了双眼。

容铮不在,算着时间,应该去上朝了。

除了云月柒略显酸疼的手腕和脚腕,所有可以指证容铮的证物都被带走了。

云月柒从床上坐起来,见床边空空如也,昨夜的协议和《霸道王爷爱上我》也已经不见了。

屋内没有意思痕迹,但云月柒却记得容铮昨天是怎么厚颜无耻地和她讨价还价,又是怎么冷酷无情地拒绝了她留下一支蜡烛的愿望!

她磨了磨牙,一边活动着自己微酸的老腰,一边开始新的一天对容铮的咒骂。

云月柒的肚子咕噜噜叫了两声,玉兰很合时宜地敲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堆小丫鬟。

云月柒活动了活动筋骨,瞧着小丫鬟将一个又一个的碗端进来放在床前的小桌子上,不禁食指大动。

只是这些东西足足摆了两个小桌子才摆完。

云月柒看着自己面前堆得满登登的碗,狐疑道:“王府的早点这么丰盛?”

怪不得容铮是个月光族。

云月柒想着,向前蹿了蹿身子,本准备大吃特吃,狠狠宰容铮一顿,你补她昨日内心的伤痛。

可她打开眼前的碗盖,却发现桌上能称为早点的不过几个盘子,剩下的都是用碗盛的汤汁。

她的动作顿了一下。

这些汤汁味道难闻,怎么看都不像是早餐佳品。

身侧早已红了脸的玉兰看着云月柒的动作,此刻咳嗽了一声, 开口道:“上次是奴婢想的不周到,才让王妃落下了身体不适的毛病,这次奴婢特意找了 民间最有名的郎中们,把他们调养身子的方子都要了过来,王妃都尝一尝,一定能早日有孕。”

云月柒:“……”

她瞥了一眼玉兰眼睛中亮起的光芒,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云月柒的嘴角扯了扯,“玉兰,这……”

这药没有一百也得有五十碗吧……

说话间玉兰已经将一碗汤药端到云月柒的面前,认真道:“王妃来尝尝这碗汤药,民间都说孙郎中的药灵验得很,不少女子喝着这药都有了龙凤胎,一年抱俩都不是梦。”

云月柒:“……”

哭了许久的玉兰唯有说这件事的时候眼睛里是满满的光亮。

云月柒叹了口气,移开目光,拿起盘中的一枚大枣,道:“你先把药放在那儿吧,本妃要先用早点。”

“啊对,空腹喝药对身体不好,这是奴婢为王妃准备的早点,分别是‘早生贵子’,‘子孙满堂’,‘生生不息’……”

云月柒:“……”

她刚吃进嘴里的一颗大枣,差点没噎在喉咙里……

在之后的早饭过程中,玉兰双眼放光,像是看吃播一样看着云月柒吃饭的全过程。

云月柒被玉兰看的食欲全无,吃了几口便说自己吃饱了。

可她刚说完吃饱,汤药就跟上了……

她瞧着玉兰还在持续放光的眼睛,终是无奈,每种汤药都小酌了一口。

尽管每种都喝得不多,但喝到最后,云月柒是真的已经撑得什么都吃不下也喝不下了。

玉兰本想让云月柒休息一会儿再把剩下的汤药也尝尝,可念在今天是回门的日子,时辰不能耽误,只能作罢。

虽然容铮有事不能前往,但吃过早饭,云月柒梳妆打扮,便坐上马车回云丞相府。

今日是王妃回门的日子,王府的马车华贵,一路有不少人围观,甚至还有人专门等着看这场回门盛典。

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丞相府的门前。

按照惯例,除丞相官职大于王妃之外,回门这天,王府的其他人都需站在门前迎接。

而这也是大部分人一生中唯一能够看到王妃容貌的机会。

一大早,爱看热闹的人就已挤在了丞相府的门前,推搡踮脚,都希望能早一点看到王妃阵容。

士兵列在两侧,人们伸长了脖子看向远方。

人群吵闹,一大早就被朋友拽来的男人打了一个哈欠,“不就是王妃回门,除了马车精致些,有什么好看的?”

他的朋友恨不得跳起来,“今日回门的,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丞相府的小姐各个出挑,唯有这大小姐不显山不露水,却在两年前就被景宁王一眼相中,想要娶入王府,两年了都念念不忘,真想瞧瞧是怎么个天仙模样。”

“哦?”

说话的人总算被提起了兴趣,狐疑问道:“今日回门的是景宁王妃?”

“不是不是。”

他的朋友摆了摆手,又叹息道:“别提了,可惜就可惜在最后还是有缘无份,被指给了那个病秧子燕平王,倒是二小姐嫁给景宁王做了侧妃,想来是这大小姐的亲娘走得早,皇上不舍得给景宁王找这样的王妃,丞相府又舍不得嫡女做妾,才有了这些乱事。”

“哦……”

听的人似懂非懂,只点了点头。

说的人还在兴头上,指着丞相府门前的一名妙龄少女,惋惜道:“你瞧见那女子没,她就是丞相府的二小姐云佩玖,是京城里出了名的美人,生得漂亮不说,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可惜是庶出,所以就算是出嫁回门,现在也只能,诶……不说了,马车来了!”

随着一声接着一声“马车来了”的惊呼声,所有看热闹的人的目光都移向了不远处缓缓前行的华贵马车之上。

马车前行,丞相府的人和两侧围观的百姓齐刷刷跪地。

车轮在地上滚开一道道痕迹,最终停在了王府的面前。

马车停下了,却久久没有动静。

众人也不敢说话。

云丞相从丞相府的大门走了出来,打破这诡异局面,道:“王妃可以下车了。”

话音落,马车依旧没有一丁点的声响。

云丞相的皱起眉头,向着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小厮应声,上前又唤了一声王妃,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围观者已有不少忍不住抬头又向着马车的方向看了看。

小厮又上前一步,用杆子挑开了马车的帘子。

这一挑,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只见马车内布置繁复,绸缎精致。

只是……王妃人呢?

莫小莫的《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