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云月柒容铮主角的小说《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大结局无删节

发布时间:2020-03-25 11:55:58来源:WXB作者:莫小莫

云月柒容铮主角的小说《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大结局无删节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云月柒容铮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一章 但你,凭什么

丞相府外,众人对着空荡荡的马车面面相觑。

丞相府内,云月柒蹲在碎清轩的茅厕里,正在解决三急问题。

玉兰在门口守着,左顾右盼,甚是担心,“王妃,您快些……”

云月柒的肚子疼着,却还要回答玉兰的话,“放心,本妃刚才和赶马车的人说,咱俩是王妃的小丫鬟,王妃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东西,让咱们速速买来才能回门,等本妃解决完,咱俩马上回去,不会露出马脚的。”

说话的时候,她又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玉兰这小丫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古怪汤药,云月柒灌了一肚子,还没到丞相府便觉得腹痛难忍。

好在她机灵,想到编个谎话,从丞相府的侧门溜进来解决一下三急问题。

肚子咕噜噜叫唤了半天,唯有上完茅厕才真的舒服了。

三急问题解决完,云月柒美滋滋地从茅房里出来,“玉兰,我们走吧。”

虽然古代没有时钟,但云月柒看着这天色,如果再晚了,估计马夫就会因为怕耽误时辰,直接将马车开到丞相府了。

玉兰应声,也是十分焦急。

可两人的脚步还没有迈出去,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了一声呼唤,“姐姐!”

闻声,云月柒和玉兰转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说话的人是云府的二小姐,如今的景宁王侧妃——云佩玖。

而云佩玖的身边,站满了丞相府的人。

此刻云月柒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云月柒。

云月柒的嘴巴撇了撇。

看来,真的误了时辰。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而又诡异的气氛,玉兰咽了咽唾沫,半晌后方垂首道:“老爷,夫人。”

云丞相没有说话,只面色难看地看着云月柒。

这样的态度,还不如说些什么。

空气是死一般的沉寂。

在这份沉寂之中,云佩玖突然向前走了两步,扑通一下跪在了云月柒的面前。

“佩玖!”

“侧妃!”

众人错愕,二夫人和云佩玖的丫鬟玲珑同时惊呼出声。

唯有云佩玖双膝着地,带着哭腔地开口道:“姐姐,我错了,我知道你怪我,但你也不应该在回门的日子里故意如此,让整个丞相府丢脸,你要怪就怪我好了,爹娘是无辜的,他们,他们……”

话说到这里,云佩玖已泣不成声。

玉兰看着云佩玖,匆忙向前一步,“二小姐,您误会了,小姐是因为……”

“啊!”

玉兰的话还没有说完,云佩玖的身形摇晃,重心不稳,直接从跪着的动作在地上打了个滚,摔了过去。

从丞相府人的角度看去,就像是玉兰踹了云佩玖一脚一般。

玲珑一个箭步蹿上前,惊呼道:”小姐!“

她说着,俯身准备将云佩玖扶起来。

云佩玖摇摇头,声音比刚才虚弱了些,“玲珑,本妃无事,姐姐还没有说原谅,本妃不能起来。”

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

玲珑咬了咬牙,“侧妃,王爷说了,您不能受凉!”

这句话虽是对云佩玖说的,但玲珑的眼睛一直看着云月柒。

说罢,玲珑冷刀子一般的目光又落在了玉兰的身上。

她道:“王爷还说过,若是有人敢动侧妃一根毫毛,王爷定要了她的命。”

玉兰呆愣愣地站在那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刻听见玲珑这般说辞,玉兰慌张地摇了摇头,回首求救地看着云月柒,“王妃,奴婢奴婢没有动二小姐,奴婢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奴婢……”

“够了。”

云丞相厉声开口,暂时终止了这些混乱的声音。

安静的空气中,唯有云佩玖轻轻的抽噎声一声接着一声。

玉兰拽着云月柒的衣袖,瑟瑟发抖。

云丞相看向云月柒,质问道:“为什么不在马车里?”

“闹肚子。”

简单明了,没有半分解释。

云丞相又问:“燕平王呢?”

“有事,没来。”

云丞相看着云月柒的态度,脸色更加难看,“你今日欺辱玖儿,让丞相府丢脸,在正堂门前跪一个时辰,同行丫鬟,棍打三十。”

“老爷,不要!”

玉兰惊恐开口,丞相府的小厮却已上前。

云月柒向前一步,抬手挡在玉兰面前,冷冷瞧着云丞相,问道:“凭什么?”

一字一顿,尽是冷漠。

话音刚落,府内众人皆愣住了。

云丞相看着眼前的云月柒,眸中亦有片刻错愕。

自跳湖之后,他已有两年没有关心过自己的这个女儿,以至于两年之后,再看到她,他竟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云佩玖也愣了一会儿,她一回过神,便扭动着身体跪向了云丞相,哽咽开口道:“爹爹,千错万错都是佩玖的错,您千万不要怪罪姐姐,佩玖没事,佩玖愿意代姐姐罚跪,只求爹爹饶了姐姐这次。”

二夫人瞧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这般模样,也早已红了眼眶,背过身擦了擦泪。

云丞相的目光还落在云月柒的身上。

他道:“凭你是云家的女儿。”

“呵。”

云月柒的喉中发出一声轻声。

嘴角扬起的弧度里是满满的不屑。

也唯有这种时候,会想起她的身份吧。

她微微挑眉,道:“父亲,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本妃现在嫁给了燕平王,说规矩自然也只能说燕平王府的规矩,如果现在燕平王站在这里让本妃跪,本妃必然跪,但你,凭什么?”

“姐姐,你怎能这样和父亲说话……”

云佩玖转过头,云月柒却连看都没有看她。

云丞相没有回话,空气比刚才更凝重了。

小厮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动弹。

云月柒的胳膊还横在玉兰的身前,双眸炯炯,不准任何人上前。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众人连眼珠都不敢动一下。

在这份凝固的时间里,忽有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这声音很冷,道:“门前空无一人,这就是丞相府迎接王妃回门的礼数?”

话音落,云月柒的心里咯噔一声。

云丞相的喉间动了一下。

他转身跪下,道:“微臣给王爷请安。”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二章 王爷舍得让你的小可爱跪吗

看着云丞相的动作,云府的人都怔住了。

但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也随着云丞相转身跪下。

云月柒的身体僵硬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去,头抬起,看见了说话的人。

不远处,容铮穿了一身闷骚的紫色,正向着她的方向走来。

云月柒的嘴角忍不住扯了扯。

她严重怀疑容铮是不是在她的身上放了定位仪。

要不然为什么每次她装13装到最开心的时候这厮就要来搅她的场。

云月柒在心中暗暗吐槽,容铮已经在她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容铮没有让跪在地上的人站起来,而是看着云月柒开口道:“王妃说,本王让你跪,你就跪?”

众人跪在地上没有出声,云月柒和容铮的目光相撞,额头顷刻多了几条黑线。

刚才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架势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云月柒就知道,容铮是来砸场子的!

可容铮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看上去,如果云月柒不给他一个答案,容铮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云月柒的眼睛转了转,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决定故技重施。

她抿了抿嘴角,迟疑半晌之后,向前迈了一步,粉拳砸在容铮身上,娇滴滴道:“讨厌的啦!王爷舍得让你的小可爱跪吗?!”

说罢,云月柒的粉拳又撒娇地在容铮的怀里锤了两下。

云佩玖:“……”

云丞相:“……”

云府的全体吃瓜群众:“……”

今日份的狗粮,好饱。

众人将头垂的更低,不愿意承认刚才撒娇的这厮是他们云府的大小姐。

在众人的错愕种,唯有容铮已经习惯。

他看着还拿着小拳拳锤他胸口的云月柒,脸色完全未变,已然习惯了。

他的眼眸轻动,开口道:“本王舍不得。”

话音落,云月柒的动作怔住,心跳竟不自觉漏了半拍。

下一秒,她的双腿离地,身体也骤然腾空,是容铮将她横腰抱了起来。

云月柒的视觉转换,一抬头便能瞧见容铮精致好看的下巴。

微风拂过,带着庭院内淡淡的清香。

云月柒的喉间轻动,竟不自觉看着容铮失了神。

失神之中,她的胸口骤然钝痛。

云月柒蹙眉,抬手捂住胸口的位置,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耳边忽又响起容铮的声音,道:“玉兰,你来帮本王,王妃略重。”

云月柒:“……”

云府全体成员:“……”

话音落,云月柒石化在原地……

如果出个一句话毁了绝美场景的测评,容铮绝对可以排第一位!

云月柒被他气的连胸口的疼痛都忘了。

她躺在容铮的怀里,嫌弃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她哪里重?!

明明就是容铮不行!

还有云月柒现在看着的这个破下巴,她刚才为什么会觉得帅,简直就是瞎了眼!

容铮又唤了一声,“玉兰。”

“诶,奴婢在。”

沉浸在王爷王妃诡异地秀恩爱大法中的玉兰此刻方回过神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懵懵地上前,按照容铮的命令托住了云月柒的脚。

这一次,刚才只是抱着云月柒站着的容铮总算可以迈开腿走路了。

跪在地上的云府众人偷偷抬起头瞧着这景象。

原来,刚才容铮抱着云月柒迟迟没有动是因为抱不动……

男人拦腰抱着女人的画面本来应该是浪漫的……

可此刻看着容铮抱云月柒,才加上一个抬脚的玉兰……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像是足斤的猪可以拖出去宰了……

众人偷偷看着这诡异的画面,想笑却又不能笑。

云丞相是最先从这场闹剧中回过神来的。

他还跪在地上,叩首道:“王爷,今日回门,府中已经备好了酒菜,还……”

“丞相刚才是想罚本王的妃吗?”

云丞相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容铮打断了。

云丞相顿了一下,又赔笑道:“王爷误会了,老臣……”

“本王见王妃受苦,今日全无胃口。”

冷冰冰的声音再一次打断了云丞相的话,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话音落,容铮迈开脚步,抱着云月柒继续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云丞相的头垂的很低,手握成拳头,半晌说不出话来。

云佩玖也扫了一眼容铮的背影,眼眸转了转,突然对着云丞相道:“父亲之前还担心姐姐心里仍念着黎大哥,如今看着姐姐和王爷如此恩爱,姐姐幸福,父亲也可以放心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云丞相便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云佩玖的瞳孔微缩,似是刚发现自己刚才的言辞不当。

她捂住嘴巴,慌张地将头垂到了更低,发达的泪腺又开始分泌泪水,带着哭腔开口道:“女儿瞧着姐姐幸福,一时口无遮拦,还望父亲恕罪。”

云丞相收回目光,又看向了容铮离开的方向。

容铮和云月柒已经不见了。

云佩玖刚才的声音不大不小,也不知容铮听到了没有。

比起这个……

云丞相皱着眉头看着容铮离开的方向许久,直到所有人站起来才被二夫人扶了起来。

他的拳头攥紧,目光依旧没有移开。

刚才的人,真的是他的月柒吗?

……

今天出门之前,云月柒还想着回丞相府拿些原来写好的手稿。

谁知中途出了事故,她看了一出不太好看的戏,没在云府待多久,就被容铮带出来了。

她砸吧砸吧嘴,虽说这戏难看,但刚才怼云丞相的容铮还是有几分帅气的。

而且,她刚被抱起来的时候,心里的感觉也和平时不太一样。

她要好好回忆回忆这种感觉,以后在小说里遇见被注孤生的男人调戏的画面,就把这种感觉写进去!

马车吱呀吱呀地向前走着,云月柒托腮沉思,想着将刚才的画面转化成什么文字比较好。

可想着想着,她的眼眸轻动,目光竟不自觉凝在了容铮的脸上。

面若傅粉,肤如凝脂,大抵说的就是容铮了吧。

也不知他用的什么保养品。

云月柒想着,容铮骤然开口,道:“本王好看吗?”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三章 孩子,何弃疗

闻言,云月柒像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骤然移开眼看向别处。

“呵。”

耳边响起一声轻笑,很好听。

云月柒愣了一下,又抬头看向了容铮。

容铮正保持着那张八百年都不会变的帅气冰块脸看书。

云月柒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她刚才一定是出现了幻听,容铮是绝对不可能笑的!

云月柒顿了顿,为了缓解马车内尴尬的气氛,开口道:“王爷,你不是说你今天不来了?”

“路过。”

容铮翻了一页书,依旧是冷冰冰的。

云月柒鼓了鼓腮帮子,早就习惯了容铮这样的态度。

不过她还是要谢谢容铮。

云府人的态度看的云月柒不爽,容铮的出现简直就是虐渣的神助攻,虐渣等级也在biubiubiu的上升,让云月柒过足了瘾。

云月柒这个人虽然有仇必报,但有恩她也是会报答的。

她托腮打量了容铮两眼。

说实话,这厮的长相确实无敌,若是没有注孤生的硬件和软件条件,让妹子投怀送抱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作为一个集中医学生和小说作家于一体的全能型人才,云月柒决定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

她眨巴眨巴眼,踌躇片刻,半晌开口道:“王爷身体不适,有没有想过找个郎中看看?”

先治内因,方能再治外因。

容铮又翻了一页书,“没有。”

云月柒摇了摇头,孩子,何弃疗。

她清了清嗓子,又道:“其实我也学过一点医术,可以帮王爷看看,没准王爷调养数月,便可以享受……闺房之乐了。”

云月柒措辞许久,才想出了这么个说法。

话音刚落,容铮的动作便顿住了。

云月柒清了清嗓子来缓解尴尬。

她道:“王爷不必忧心,其实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病症,只要积极治疗,还是有痊愈的可能,还有……”

云月柒的话没有说完,容铮将书放在一边,目光落在了云月柒的身上。

云月柒被他看的不太舒服。

但作为一个专业的医科学生,老师也曾经教导他们,这些事虽然难以启齿,但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十分重要。

如果容铮总是逃避,这辈子都没有治愈的可能。

她看着容铮,眼神更加坚定,抬手拍了拍容铮的肩膀,认真道:“王爷,相信我,我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能把你的病治好,然后我再教你些撩妹法则,保证你能够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云月柒耐心地教导着容铮。

容铮瞧着云月柒像是看兄弟一样的眼神,又扫了一眼云月柒拍在他肩膀上的手,身体向着云月柒的方向坐了一些,前倾着靠近云月柒。

两人身在马车中,距离本就不远,在这样的动作之下,俨然已经快要贴在了一起。

云月柒眨眨眼,身体不自觉地向后仰。

可她向后仰一点,容铮的身体便前倾一点。

她又向后仰了一点,容铮的身体又前倾了一点……

“啪嗒。”

云月柒的身体终是一个踉跄,整个人倒在了马车的座位上。

可就算这样,容铮也没有放过她。

容铮的身体前倾,和云月柒之间的距离依然很近……

云月柒的眼皮很怂地跳动了两下,除了傻笑也不知自己能做什么。

容铮的眼眸微沉,目光落在云月柒的身上,声音有些哑,“王妃想治的病,是不举?”

说话间,灼热的气息洒在云月柒的脸颊上。

云月柒的眼睛亮了,点了点头道:“对对对。”

容铮的脸色宛若泼墨。

云月柒眨眨眼,又道:“王爷放心,我为你治病,绝对是为了你好,咱俩虽然是夫妻,但有名无实,我一定不会给你加乱七八糟的药,让你和我发生什么。

我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你以后能和自己喜欢的姑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如果王爷实在想要谢谢我的话,多给点钱就行了。”

一提到钱,云月柒开心地露出了两排小白牙。

容铮听了云月柒的话,眼睛却又眯了眯,身体也和云月柒靠得更近了。

云月柒的眼皮又跳动两下。

她徒劳地向后靠了靠,几乎快要将自己的身体和马车的垫子融为一体。

云月柒的双手抬起,做出保证的手势,“王爷放心,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妾身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看容铮的架势,怎么觉得快要将她千刀万剐?

云月柒的眼神很诚恳,但容铮眼睛里的火却并没有灭下来。

他听着这些话,眉头皱得更紧,“嗯?”

他的喉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身体还在向着云月柒的方向靠近。

云月柒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手掌也从刚才做保证的动作换成了阻挡在她和容铮的中间。

果然,男人嘛,最怕被说的就是不行。

早知道云月柒就不该多此一举,想要帮助容铮。

她的嘴角扯了扯,安抚地摸了摸容铮的胸,像是哄孩子一般开口道:“王爷乖,没事没事,咱不治了,就这么不举着也挺好的。”

容铮的脸已经黑到了极点。

云月柒的头疼得厉害。

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容铮的目光还落在她的身上,云月柒的手动了动,却根本不能将容铮推开。

好在马车适时地停了下来。

云月柒马上扬起讨好地笑容,道:“王爷,到了。”

容铮像是没有听见,依旧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云月柒。

云月柒的笑比哭还难看。

大脑已经完全死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容铮。

时间异常漫长,云月柒的额头隐隐有汗珠滚落。

马车的空气安静地诡异。

在这份诡异之中,萧千辞的声音忽然从马车外传来。

萧千辞道:“八哥,你在马车里吗?”

话音落,马车的帘子被挑了起来。

云月柒与容铮同时转头,刚好和马车外的萧千辞撞了个正着。

一起撞上的,还有马车外许多狐疑看向车内的小厮和丫鬟……

马车外,众人如石像一般站着。

马车内,容铮和云月柒一起躺着。

姿势嘛……嗯,这次总算是男上女下了。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四章 八卦之火从未熄灭

马车内外的人大眼瞪着小眼。

萧千辞顿了顿,松开了挑着马车帘子的手。

伴随着一声“打扰了”,马车的帘子落了下来,阻断了马车内外的视线。

马车的光线暗了些,云月柒也总算找到了空档。

她的手掌用力,将容铮推开一些,身体滚了一圈,直接从垫子上滚落了下来。

滚落的动作很大,云月柒顾不上身体撞击马车的疼痛,光速起身,道:“王爷,妾身先走了。”

说罢,云月柒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马车,无视马车外许多想看而又不敢看她的眼神,匆忙向着椒炎居走去。

云月柒从马车里出来不久,容铮也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容铮的姿态比云月柒要自然许多。

小厮不敢多言,只上前将马车收走。

唯有萧千辞动作迅速地凑了过来,对着容铮挤眉弄眼,一脸求告知求投喂的八卦表情。

容铮没有看萧千辞,冷道:“去书房。”

“好嘞。”

萧千辞点了点头,一路乖巧地跟在容铮身后,眸中的八卦之火从未熄灭。

萧千辞关上书房的门,马上转头看向容铮,道:“八哥,怎么回事?是不是你饥渴难耐,在马车里就忍不住……”

容铮抬头看了萧千辞一眼。

萧千辞将自己后面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他理了理自己的衣领,顺便清了清嗓子,声音正经些,道:“不对,八哥你一向不碰女人,是不是那个母老虎试图在马车内勾引你,好在你坐怀不乱,反之将她按在马车之上,阻止了她卑鄙龌龊的思想!”

萧千辞说得认真,描述到具体画面的时候,甚至抬起了自己的手,几乎做到了神还原。

“你来做什么?”

就在萧千辞做出“反按在马车之上”的动作之时,容铮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萧千辞的动作顿住,抬头瞧着容铮的脸色,终是没再说下去。

看来,这些事不能直接问,得靠他自己发觉。

萧千辞不再胡闹,站直了身体开始汇报正事。

他道:“你让我查的事,差不多都有了结果。”

“嗯。”

容铮应声,严肃地看着萧千辞。

萧千辞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没有了刚才的兴趣。

他道:“第一件,今年边关大旱,战事紧张,上次我们见到的人确实是进到京城的难民,可皇后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皇上还不知道。”

“让他知道。”

“好。”

萧千辞的声音有气无力。

“第二件,《霸道王爷爱上我》的签售会取消了,写书人也消失了,我查遍了京城,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而且她的身世成谜,毫无头绪。

不过我已经查到,负责给黑市提供书籍,办理签售会的人是个叫‘木头’的,而且……”

萧千辞顿了一下,又道:“而且,这个‘木头’好像和皇城有关系。”

容铮的指间敲在桌上,“查。”

“好。”

容铮的目光轻动,又看向了桌上的那本书,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那个叫“七公子”的男人。

这件事是那些人策划的?

但是那个写书人,为什么会那么熟悉呢?

容铮想着,萧千辞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度。

萧千辞道:“最后一件,就是有关于你王妃的事情。”

容铮指间的动作停了下来。

萧千辞看着容铮的表情。

虽然容铮没有抬头,但萧千辞知道他在听。

萧千辞故意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道:“你这个王妃,我可是把她从头到底查了个干干净净!她呀,有很大的问题!”

“她的底细是什么?”

果然,萧千辞的话音刚落,容铮便抬头开口。

萧千辞看着容铮的态度,眸中又燃起了八卦的火焰。

果然有问题!

容铮瞧着萧千辞的眼神,皱紧眉头道:“快说。”

萧千辞道:“不是她底细的问题,是她实在太干净了。”

“干净?”

容铮的眼眸眯了眯。

萧千辞点了点头,继续道:“是呀,身世很干净,背景很干净,经历更是干净得什么都找不出来,我查了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遇见这般无趣的人。”

萧千辞将他所查到的事情一一道来,“她是丞相嫡女,本身份尊贵,可惜丞相夫人早逝,她又不争不抢,在丞相府中活的毫无地位,完全比不上丞相府的另外几个女儿出彩。

及笄之后,她一直对外称病,几乎没有参加过任何宴席,云家的二小姐靠着一手琴技名扬京城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个大小姐已经心静出家了。

而且最神奇的是,我还特意查了她不参加宴席之后做的事情,结果查到了她从及笄开始每年每天都会去她娘亲捐赠的观音庙里上香,几年如一日,虔诚和无聊的程度可见一斑。

如果不是看到刚才那一幕,我都以为她出家了……”

萧千辞暗暗吐槽,容铮却听得很认真。

容铮道:“还有呢?”

萧千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如果说她这平淡无奇的人生里最特别的事情,大概就是景宁王两年前去了一趟丞相府,回来之后便向皇上请愿要娶她。

皇上都快要忘了云丞相还有一个大女儿。

因为是嫡女,她不能做妾,所以京城中才一直无人提亲。

不过景宁王异常坚持,圣上答应,准备下旨。

可就在这时……”

萧千辞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果然看见容铮焦急的双眸。

容铮道:“然后呢?”

萧千辞的嘴角扬起一抹坏笑,盘起胳膊道:“八哥,你告诉我今日在马车中发生了什么,我就告诉你。”

他仰起头,一副“你不说我就一定不说”的傲娇模样。

容铮瞧着萧千辞的表情,眼眸轻动,目光中的焦急渐渐平复。

他低下头,道:“这个月紫薇阁的情报……”

“别啊,八哥,就咱俩这关系,我能不告诉你嘛!我就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容铮的话还没有说完,萧千辞的傲娇铁骨就以失败告终。

他的脸上扬起谄媚的笑容,就差给容铮跪下捏肩捶腿了……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五章 决不向外人透露王爷的隐疾

容铮并不关心萧千辞的谄媚。

他又扫了一眼萧千辞。

萧千辞露出八颗牙齿的专业微笑,继续道:“皇上还没有下达圣旨,云家的嫡女就病了,病得非常严重,于是这桩婚约也就不了了之了……”

“病了?”

容铮的眉头皱起。

“嘿嘿。”

萧千辞八卦地笑着,一边观察容铮的表情,一边继续道:“这样的小把戏,骗骗别人还可以,却绝对逃不过我的眼睛。我花了大价钱,从云家仆人的手里……”

“说重点。”

“遵命,八哥。”

此刻的萧千辞异常听话,“云府的人说,早在及笄以前,云家嫡女就和云府大少爷云浩居的书童黎小童私定终生。

后来这件事情被云丞相发现,云丞相暴怒,将黎小童送去边疆充军,这对青梅竹马虽被拆散,但云家嫡女却一直在等黎小童回来,所以一听说皇上想把她嫁给景宁王,她就刚烈地投湖自尽了。”

容铮的指间摩挲在书的一角。

萧千辞看着他的表情,又道:“八哥,你不要着急,除了你这种洁身自好的人,谁都有个青春懵懂的时候,我已经查过了,黎小童已经失踪三年了,估计连尸体都被沙场的狼啃没了。”

容铮抬眸,目光可以杀人。

萧千辞乖巧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不再多言。

容铮又问道:“既然婚约已经取消,为何她又要嫁给容执清?”

萧千辞耸了耸肩,道:“我也不知道景宁王在想些什么,时隔两年,景宁王虽娶了妾室,却一直没有娶妻,甚至不顾皇上不悦,再一次向皇上提出了迎娶她的事情。

我曾经以为这是景宁王的计谋,为了让她成功混进燕平王府。

但我仔细查过,两年期间,她和景宁王从无往来,如果用这样的计谋,景宁王也太蠢了。”

萧千辞砸吧砸吧嘴。

他已经努力用自己添油加醋的方式让云月柒的故事变得有趣起来。

但这个女人确实没什么好值得挖掘的。

容铮又问道:“你可查到,她在哪里学的医术?”

闻言,萧千辞愣住了。

他一拍脑袋,道:“对呀,母老……咳咳,那个女人会医术,这我倒是没有查到,我再回去查查。”

萧千辞看向容铮,又认真道:“八哥,我还是觉得那个女人有点问题,在我查到之前,你一定要保持好之前的不近女色,坐怀不乱,千万不能让她勾了魂魄,知道吗!”

容铮拧眉,“快去查。”

“遵命!”

萧千辞做了个抱拳的动作,特别听话地转身离去。

在他马上就要出门的时候,容铮突然开口,“站住。”

萧千辞停住脚步,回身狐疑道:“八哥,怎么了?”

容铮的目光移到桌子上,他顿了半晌,方开口道:“以后不要用‘不近女色,坐怀不乱’来形容我。”

“嗯?”

萧千辞眨眨眼,奇怪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容铮的声音很冷,抬起头看向萧千辞,“去查吧。”

严肃认真的表情让萧千辞没有继续问下去。

萧千辞点了点头,推开门离开了。

书房的门再一次关上,只留下容铮一个人坐在书房内。

容铮瞧着桌上的书,耳边又响起云月柒的话:“王爷乖,没事没事,咱不治了,就这么不举着也挺好的。”

容铮的脸色又难看了些。

他从书房的隔层内取出了夫妻协议。

眼睛飞快扫过,最终定在了第四十八条:“在王爷遵守此协议的基础上,王妃会替王爷保守秘密,绝不向外人透露王爷的隐疾。”

容铮的眼眸眯起,定定看了这一行字许久。

半晌后,他的嘴角缓缓划开一抹弧度,道:“呵,女人。”

……

三日后,皇上为庆祝皇家新入的两个EX妇,在宫中设宴。

云月柒作为这场宴席的半个女主角,自然要出场。

玉兰为了给云月柒挑衣裳,几乎把所有的衣裳都拿了出来。

云月柒在旁边瞧着,忍不住开口道:“玉兰,随便挑一件就好了。”

云月柒不喜欢这种需要陪笑的宴席。

在云府的时候,所有的宴席都被她称病推脱了,这次推脱不了,云月柒也准备安安静静地待在角落里当个隐形人,但玉兰这样的态度让她有点害怕。

玉兰真的是当初那个和她一起安静地蜗居在云府一隅的小丫鬟吗?

玉兰认真挑选着衣服,甚至都没有时间抬头。

她道:“王妃,王爷已经三天没有来看过您了,虽然您和王爷之前的进展大好,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以免被上次那样的狐狸精钻了空子,奴婢一定会为您挑选一件最漂亮的衣裳的。”

“阿嚏!”

云月柒打了个喷嚏,玉兰马上焦急抬头,紧张道:“王妃怎么了?”

“没事没事。”云月柒摆摆手,拿起帕子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她看着玉兰又低下头挑衣服的模样,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和容铮的进展大好……大抵就停在了容铮说起不举时杀人的眼神。

容铮三天没来,云月柒本落得清闲。

可玉兰每日狐狸精狐狸精地念叨着……

次数渐多,云月柒的喷嚏打得完全停不下来……

玉兰低着头,没有察觉到云月柒无奈的眼神。

她又唠叨道:“而且,这次宴席是在皇宫中举行的,王妃穿得好看,不光能给皇上和皇后留下好印象,也可以好好治治景宁王侧妃,让她知道谁是嫡谁是庶!”

说话间,玉兰总算从成堆的衣裳里挑出一件大红色的在云月柒的身上比了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云月柒瞧着玉兰的表情,不禁摇头轻笑。

她就说今天的玉兰怎么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原来不是为了容铮,也不是为了皇上皇后,完全是为了报云佩玖回门时候的仇。

没想到,玉兰还挺记仇的。

云月柒笑了笑,从旁边拿出一件堇色衣裙,道:“这件吧,太显眼了反而不好。”

“可是……”

“本妃喜欢。”

云月柒这般说了,玉兰也不好说什么。

玉兰为云月柒梳妆,又想起了什么,骤然开口道:“对了,王妃,王爷问过您有关黎大哥的事情了吗?”

莫小莫的《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