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苏沫儿宇文瑞全集小说在线阅读《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 奥特漫漫

发布时间:2020-03-25 11:22:14来源:WXB作者:奥特漫漫

苏沫儿宇文瑞全集小说在线阅读《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 奥特漫漫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苏沫儿宇文瑞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七章 傅衍的两情相悦

她自然不会放过这落井下石的机会。

“可是你写的?”宇文景灏将手中的纸扔在夏小沫的眼前。

“是。”夏小沫草草扫一眼落在地上翻了个身的纸,点头:“妾身倒是写过这样的诗句,只是,从未赠与傅先生过,不过就是先生堂上教的寻常诗句练字而已,妾身也不知道,怎会被先生收了起来。”

“你胡说,先生堂上只教我一人识字写诗,你又是何时学的,定是私下里和先生你侬我侬时写的定情诗句。”夏兮柔一下子便拆穿了夏小沫的谎。

“可是如此?”宇文景灏问向夏小沫,语气更为不善。

“是我偷偷让先生教我识字写诗的,不过并非姐姐说的那样,我可是将这些年攒下的月银都交了学费的。傅先生也并没有白教我。”夏小沫这话倒是不假,她将这几年每月为数不多的攒下的月银都给了傅衍,傅衍这才愿意为她私自授课的。

“草民从未收过二小姐的月银,是二小姐说爱慕草民,草民对二小姐也是一见倾心,这才愿意私相授受。”傅衍立马否定了夏小沫的说法。

前世那个夏小沫怎么就看上这种小人了,夏小沫只觉得一阵恶心,看来,这夏小沫爱慕傅衍之事,夏兮柔也是知晓的。

夏小沫慢慢捡起地上那张想要了她命的纸,翻了个身,细细的看了一眼,又将纸双手呈与宇文景灏面前。

“王爷,这诗词妾身确实写过,但这并非妾身的笔迹。”夏小沫这话自然说的脸不红,心不慌。

“不是你亲手所写?”宇文景灏疑惑。

夏兮柔也凑过身,想看清这纸上的字迹,傅衍明明说,这是夏小沫亲手写了赠与他的。

“确实不是妾身所写。”夏小沫笃定摇头:“王爷若是不信,妾身可当场写与王爷验查。”

傅衍也满脸疑惑的看向夏小沫,诗词是夏小沫亲手写的,也是她红着脸亲手交给他的,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不是她写的了,他早就知晓夏小沫对他有意,只是他看不上这个在夏府连个丫鬟都不如的二小姐。

“小沫,你这又何必抱着侥幸想蒙混骗过王爷?”傅衍仍不死心,他就不信,夏小沫能自证的了清白。

“你别一口一个小沫叫着恶心我了,傅先生,我再明明白白的同你说一次,我和你之间清清白白的什么关系都没有,若说真有,那便也是再纯净不过的师生关系,不过,从这一刻起,便什么都不是了,你这样的先生,只会让你的学生蒙羞,以前是我眼瞎,怎会想到让你这样品行之人当我先生?傅先生连自己都品行不端,根本就是误人子弟,父亲,也真是眼拙,居然请了你这样的先生,这不是要误了姐姐么。”夏小沫毫不留情的驳了傅衍的话。

傅衍也被夏小沫这话呛的一噎,他没想到一向柔柔弱弱,同他说句话连头都不敢抬的夏小沫,竟然会如此厉害。

夏小沫这话里有话的话让夏兮柔也不觉小脸一红,却又无法反驳。

很快便有人拿来了笔墨纸砚,夏家夫妇也闻讯赶来,这宇文景灏去院子里接夏小沫回家,却没想到会闹出这么的事来。

夏小沫稳稳的握上笔,夏仲便也跟着额头也起了汗,一旁的罗玉蛾心里虽也害怕着,却是忍不住想看着夏小沫出丑。

“海上月是他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几字落下,遒劲有力,倒是一点都无女儿家的娇柔,满满的洒脱不羁。

与另一张纸上的字迹完全不同,在场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微皱的着的眉慢慢的松了开来,心底的不耐也悄然消散。

夏仲悄悄的松了口气,罗玉蛾则是有些失落,夏兮柔将手中的帕子搅成一团,心烦至极,傅衍也看的目瞪口呆。

“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那冰冷目光落在傅衍身上,傅衍结结实实的打了个颤。

“定是二小姐刻意模仿了他人的笔迹。”他仍不死心:“对了,二小姐房中肯定还有其他字词——”

这傅衍果真狠,夏小沫偷偷在心底将傅衍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清者自清,妹妹不如就让人将房里的自己都查验个遍,也好省的落了别人的口舌。”夏兮柔这话像是帮着夏小沫的,夏小沫却知道,她这是不弄死她不甘心。

幸好,她下午在收拾房间时,将那些原本就不多的字词,甚至连药方都处理了。

搜查夏小沫房间的下人很快就回来了,自然是连个带字的纸片都没有搜着。

“这怎么可能?”傅衍轻声嘀咕一句,若不是他早就知晓夏小沫懦弱性子,有十足的把握牵制于她,他也不敢接下这样的差事,可如今——

额上的汗,湿哒哒的往下挂着。

“来人,将这人拖出去仗责五十,逐出金都。”宇文景灏冷冷吩咐一声。

“王爷饶命,草民句句属实,句句属实,这字迹定是二小姐动了手脚——”傅衍被家丁边拖边大声喊着:“我与二小姐已有了夫妻之实——”

最后一句,自然是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夏小沫恨不得上前直接给傅衍几个嘴巴子,虽说这夏小沫是爱慕过傅衍,可两人之间真是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有,他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只是,宇文景灏不问她话,她便也不急于解释,方才那么着急的解释,倒是显得她心虚了。

“慢着。”宇文景灏微微抬了抬手:“把人给我拖回来。”

被拖出去数仗远的傅衍又被拖了回来,整个人地上趴着瑟瑟的抖着。

夏兮柔与罗玉蛾对视一眼,唇角迅速闪过一丝笑意,宇文景灏天生有疾,定是还未见过夏小沫的身子的,不然也不会怀疑傅衍的鬼话了。

“你说的可是实情?”宇文景灏微微弯身,扫一眼瑟瑟抖着的傅衍,目光再次落在一旁淡然站着的夏小沫,似乎这事,跟她毫无关系。

“草民的话,句句属实,二小姐自知嫁去王府此事定是瞒不过的,当日还悬了梁——”傅衍一字一句说的还颇有其事。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八章 只愿信他

冷冷的目光落下那白皙脖颈间还残留着的淡淡勒痕之上。

夏小沫不得已,只得又在宇文景灏的面前跪了下来,看来这傅衍是备足了功课,不弄死她誓不罢休。

“妾身只是因为听说王爷的新婚妻子都过不了新婚之夜,外人说,说王爷克妻,妾身不想王爷再受这冤枉,这才未嫁便悬了梁,不过,妾身命大——”这一番说辞,夏小沫倒还真是绞尽了脑汁,也不管宇文景灏信于不信,先胡诌着再说:“同傅先生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知道这傅先生是受了谁人指使,竟要这般污蔑妾身。”

“我们花前月下那些日子,莫非,你真的忘了?”傅衍泪巴巴的哭诉着,仿佛夏小沫还真是那负心女:“你胸口的胎记,我可还记得清楚。”

夏小沫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夏兮柔倒还真是下足了猛料,连她胸口有胎记的事都同傅衍说过了。

好在,她在这府里从小不受关注,她胸口的胎记,怕是除了她娘亲留意过,他人是黑是红,是圆是方也并不清楚。

剑眉轻轻的拧了拧,不过很快便又松开了。

“那请问傅先生,你可知我这胸前的胎记,是什么颜色的?”夏小沫问向傅衍。

傅衍一怔,偷偷看一眼夏兮柔,便磨磨唧唧回道:“红色,红色的。”

“那再请问傅先生,我这胸口的胎记是什么形状的?”夏小沫一点都不意外傅衍蒙对了颜色,继续问道。

“什么形状?”傅衍又偷偷看向夏兮柔,却被夏兮柔一眼给瞪了回去。

手上的汗已湿哒哒的混着地上的尘,傅衍紧紧的拧着眉,只得随口胡诌了一个:“圆的,圆的。”

一般人的胎记,大抵都是如此,无非就是大一点或者小一点,并不怎么规整的圆形。

“傅先生确定?”夏小沫依旧不动声色。

“确,确定。”傅衍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这夏小沫肯定是故作镇定框着他的。

“要民妇说,这事也简单,只要让人查验下王妃胸口有无胎记,以及这胎记的形状,这事便也真相大白了。”罗玉蛾虽然依旧惧怕宇文景灏,却还是忍不住插了句嘴。

无论让这府里任何女眷查验,她都能坐实了傅衍的说法。

“好,那便依夏夫人所言。”宇文景灏淡淡的挑了挑眉:“挑个女子为王妃检验一下。”

“是,王爷。”罗玉蛾眉梢眼角尽是得意之笑,夏小沫今日是躲不过了。

她慢慢走近夏小沫:“小沫,母亲帮你查验可好。”

夏小沫慢慢站起身,却谨慎的后退了一步,罗玉蛾心里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她自然是清楚的,她看一眼四下,那夏兮柔更是笑的不怀好意。

怕是让这夏府中任何一个女子查验,都会是夏兮柔母女想要的结果,这偌大夏府她从小便生活着的地方,竟没有一个可信之人,夏小沫心底偷偷悲凉了一把,最后却将目光落在宇文景灏身上。

“妾身这身子,自然只能有妾身的生母和夫君看的。”夏小沫再次盈盈往宇文景灏面前一跪。

宇文景灏微微蹙了蹙眉,这夏小沫居然要他亲自查验,他却并不乐意。

“妾身只愿王爷亲自查验。”夏小沫自然是看出了宇文景灏的不乐意,大着胆,伸手拉上了宇文景灏的袖子,委屈巴巴的看着宇文景灏。

那巴巴的小眼神到底让他有那么一丝不忍,低低的应了声:“好。”

夏兮柔那粉润的小脸满是意外,地上趴着的傅衍额上的汗早已流成了小河,他不安的又看一眼夏兮柔。

夏小沫轻轻的关了门,慢慢绕道屏风之后,她看一眼眼前的男子,心跳便身不由己的加速了起来,第一次在男子面前宽衣解带,自然万分紧张,那白净小脸已然如熟透了蜜桃。

宇文景灏大概是瞧出了她的尴尬,转动轮椅,背过了身去。

握在腰带上的手终于迟疑的动了起来,外衣缓缓落下,夏小沫又将内衫褪下了肩头。

“王爷,可以了。”她自是带着娇羞,声音也不觉有些颤抖。

轮椅缓缓转了过来,夏小沫的呼吸便像凝滞了一般,紧紧的握着已褪下肩头的内衫,低垂着眸目。

入目是画面极美,白净小脸印着粉,满面娇羞,落在肩头的衣衫衬着那圆润肩头与凝脂般无瑕,那大片敞着的胸口,一枚粉色梅花胎记,更是灼灼诱人。

他不免喉间一动。

“王爷,可有看清了。”她红着脸低声问道。

“好了。”宇文景灏赶紧收回目光,转动着轮椅再次背过身去。

身后细细索索穿衣的声音,夏小沫很快便穿好,绕到宇文景灏面前,脸上的红还未完全褪去,依旧娇羞可人至极。

“王爷可愿为妾身作证?”

“本王向来实事求是。”他淡淡应了她一声,顾自往门口而去。

“来人,将那搬弄是非的恶人仗责一百,逐出金都。”他依旧声音清冽,一扫在门口候着的众人。

一百仗可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生还希望渺茫。

傅衍大概也是被这仗责一百给吓着了,也不知怎的,就冲着夏小沫爬了过去,直接抱住了夏小沫的腿。

“小沫,不,王妃,求求你,看在我们相爱一场的份上,你求求王爷,饶过我吧。”

到这会,他还是不忘想拉上她垫背。

夏小沫暗暗使了些劲,一脚便把傅衍给甩了出去。

“傅衍,你怎可这么没脸没皮,口口声声说爱我,却时时想将我置之死地,我与你,也并无什么深仇大恨吧?”夏小沫说着,看一眼一旁的夏兮柔:“可是有人指使你?”

她目光迫迫,又落回傅衍的身上。

傅衍神情一僵,却像小鸡啄米般连连摇着头,依旧一口咬定与夏小沫有私情:“二小姐,你怎可这般冷血无情——”

傅衍被几名家丁强拖走了。

“我们也该回去了。”宇文景灏淡淡看一眼夏小沫,滚动了轮椅,夏小沫立马识趣的跟了上去。

看着马车远远的离去了,赶紧关上了门。

“今日之事,可是你的鬼?”

第9章开始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九章 为影儿做主

夏仲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劈头盖脸问向夏兮柔。

“老爷,你怎么能这么说柔儿。”罗玉蛾立马护上了夏兮柔。

“你也跟着一块胡闹,今日之事,若是闹大了,不管傅衍招出了是柔儿指使,还是坐实了那丫头与那傅衍有染,我夏府都得跟着遭殃。”

夏仲自是气的不轻。

“父亲放心,傅衍那厮虽无赖,却是个孝子,女儿是使足了钱的,他母亲也在女儿手中,他即便是自己死,也不会供出女儿。”她早就计划周详,这才敢在宇文景灏面前演这么一出戏的。

“老爷,若真坐实了那臭丫头与人有染之罪,到时便把她的身世给捅出来,这不就跟我夏府毫无关系了。”罗玉蛾眉眼带着恨说道:“母亲就是这样不知检点之人,儿女自然也好不到哪去,这轻贱压根就是骨子里生来便有的,老爷,你当时就不该去把他们母女给接——”

罗玉蛾瞧着夏仲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声音愈来愈低了下去,最后干脆闭了口。

“以后,不准再提此事。”夏仲大概真是气极了,甩袖离开。

“母亲,这是怎么回事?那臭丫头果真不是父亲的骨肉?”夏兮柔一脸惊讶,瞧着父亲这般生气,母亲又不敢吱声,深知这里面肯定有事。

“没,没什么。”罗玉蛾摇头:“柔儿,赶紧回房歇息去吧。”

“母亲,你说这臭丫头是不是碰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或是,什么妖魔鬼怪上了身,在梁上挂了半日,按理说,也该死透了,却是活了过来,活便活了,还像换了个人,还敢欺负上女儿了——”夏兮柔追上罗玉蛾,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罗玉蛾只觉得脊背一凉,这夏小沫的变化,她也是察觉到了:“明日里,便请个大师好好的来府里做场法式,清理清理。”

一听罗玉蛾这么一说,夏兮柔也觉得脊背发凉,赶紧靠近了罗玉蛾。

马蹄落在石板路上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分外的清晰,宇文景灏在马车中坐着顾自闭着眼,夏小沫在一旁偷偷的看了几眼宇文景灏,没半路将她赶下车,她倒是有些意外的。

鬼斧神刀般的五官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怎么摆都是好看至极,看来外人传的一点非假,倜傥风流,性子确实也怪。

她不知,究竟如何才能接近他,他的喜好,她一无所知,他还那么不待见她。

看着那长如羽毛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夏小沫赶紧闭上了眼,假寐。

随着车夫长长一声“吁”,马车稳稳的停了下来。

车夫将宇文景灏的轮椅刚搬下马车,便见他挑了帘子,整个人跃身而起,下一秒,便稳稳的落在了轮椅上。

那两条不好使的腿,丝毫没影响他那得天独厚的气质。

夏小沫也跟着下了车,宇文景灏眼尾不着痕迹的扫一眼墙角处,往府门口而去,夏小沫也赶紧跟进了王府。

身后墙角处,一个黑衣人往这边探了一眼,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两人刚进门,秋心便涕泪连连的往宇文景灏面前一跪。

“王爷,你可要为影儿做主,影儿,她死的好惨。”

院里,还放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那未遮掩住的白色衣衫,夏小沫只觉得有些眼熟。

“何事?”宇文景灏依旧语气淡如白开水,草草扫了一眼一旁的尸体。

“前夜影儿便进了王妃的院子,后来便一直未见人影,直到今日下午,才有人在王妃院后的枯井里发现了影儿的尸体——”秋心依旧哭的涕泪连连“定是王妃觉得这府里的下人都怠慢了她,气恼了,将这影儿下了手——”

夏小沫只觉得脑壳有些疼,这样也可以?她却也懒得急于解释,她的解释与这些可以要陷害她的人来说,显得多余。

宇文景灏只淡淡的瞥了一眼夏小沫,夏小沫这才平平淡淡开了口:“妾身并未见过什么影儿。”

“不过就是失足落了井一个丫鬟,多给些抚恤便是了。”也不知是宇文景灏就如此轻易的信了夏小沫的话,还是这一晚上的折腾已经有些不耐,他丢下这么句话,便离开了。

秋心傻愣愣的看着宇文景灏离开的背影,脸上的泪还未干,她还有好多戏未做足,宇文景灏就这么走了?

“赶紧扶我起来。”她轻斥一声一旁的丫鬟。

丫鬟匆匆扶上秋心。

夏小沫抬脚正准备离开,秋心伸手拦上,一改方才的哭哭啼啼,盛气凌人。

“影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王妃的院子里,王妃不该给秋心一个交代吗?”

“王爷都说不过就是死了个丫鬟,多给些抚恤便是了,你还拦我做什么?”夏小沫伸手便推开了秋心拦着她的手。

“给我拦下她,今日之事,不给个说法,别想走!”秋心指挥着两旁的丫鬟又将夏小沫给拦了下来。

“怎么,这王府中,王爷的话都不作数了?”夏小沫冷眼悌一眼拦上她的丫鬟,那丫鬟一吓,便移开了手。

她又转头看向秋心:“秋心姑娘若是心里还有什么委屈,尽管再去找王爷做主便是了,我,不是你个丫鬟该拦的。”

夏小沫说完,漫不经心挑一眼秋心,转身便离开了。

身后的秋心直气的跺脚,也不知这宇文景灏今日是怎么了,居然轻描淡写的将这事给了了,若是放在平日里,他若嫌麻烦,多半是一句让她处理给了结了。

她便也等着想好好处理,却不曾想是这样的结果。

夏小沫刚走到房门口,便听得身后传来了轮子压着地面的声音,她转过身去,果不其然,是宇文景灏。

她自然满是意外。

“王爷,这么晚来,可是有事?”她走进他,微弯身行礼。

他怔怔看一眼眼前之人,目光直直落在她发间那枚精巧的雪花簪子上。

夏小沫微窘,赶紧从发间将那枚簪子给取了下来,双手捧着递到宇文景灏的跟前。

她就知道,他怎会那么好心,特意去定制什么簪子送与她。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十章 偷偷见父亲

宇文景灏接过簪子,依旧一言未发,也未做迟疑,迅速的转过了轮椅,慢慢消失在了那夜色之中。

一连下了两日的雨,夏小沫哪都没去,整日在房间里待着,满心烦躁的想着父亲立马就要被发去西疆了,她总得想办法见上他一面,才能稍稍心安些。

好在到第三日,雨停了。

正是父亲临行的日子,一大早,她便准备偷偷的溜出府去,可刚到门口,便遇上了糟心的人。

“王妃这是要去哪?”

那糟心的声音刚响完,那张令人糟心的脸便挡在了夏小沫的面前。

说实话,秋心长的不错,秀眉大眼,在这府中一大堆丫鬟里,也是姣姣。

“这几日下雨下的我都快发霉了,正好,日头出来了,出去晒晒走走。”夏小沫今日更不想跟秋心有任何冲突,只想早点赶去见父亲一面。

“如此,我今日正巧也要上街置办些东西,不如同王妃一同去吧,王妃一人出门也不方便。”秋心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夏小沫。

夏小沫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有她一起,倒也有了幌子,一会找个机会把她甩了便是了。

金都的街,繁华如常,上一世的她,就喜欢这样的热闹,只是,如今便已不是那样的心境了。

她有些急切的看着这熙熙攘攘的大街,也不知父亲走过没有,便听的一旁茶摊上坐着的几人聊起了苏家。

“这偌大的苏家说没就这么没了,真是可惜了。”

“就是说么,这苏将军蒙受皇恩,怎么就犯了这个诨,通敌卖国——”

“我可听说了,是苏将军那个不争气的女儿,与敌国偷偷往来书信,若不是被太子查出此事,说不准苏将军自己也被蒙在鼓里呢,苏将军,那么一个正直的人,我觉得,不会的——”

“这事,也不好说,听说,苏将军那女儿失踪了?至今未找着?又有说是跑去投靠敌国了——”

“这事哪,咱们也不清楚,不过,皇上在处理此事上,倒也宽宏,许是念着苏将军战功显赫,还留了苏将军一命,只是发配了——”

“嘘,你们两小点声,这押着苏将军的军队才刚过,不要一会被那些士兵听了去。”

茶摊上很快便安静了下来,几人又立马换了话题,聊起了旁的事。

隔壁摊上挑着荷包的夏小沫双手微微颤了颤,心底更是一片悲凉,若不是她,父亲也不至于——

“王——夫人,这荷包秀的也太粗糙了些,府上那些丫鬟随随便便秀一个,也胜过这十倍百倍。”

秋心捂嘴笑嘲笑夏小沫没见过世面,夏小沫自然也是听出来了,只是她此刻心不在此,也懒得搭理秋心。

“我去那边的衣服铺子看看。”夏小沫说着,便赶往一旁的衣服铺子里,听刚才那几人说,押着父亲的囚车刚过,这会她追出城去,应该还来的及。

“夫人,就这些衣裳,也就你看的上。”秋心依旧嫌弃的说道。

刚迎上来的掌柜,热情的脸一下子变尴尬了起来,一瞧来人穿着非富即贵,身后又跟着数名丫鬟,即便旁边的女子说了这样嫌弃的话,他也不好反驳。

“你去忙你的吧,我在这试几件衣裳,一会你来这铺子里找我便是。”夏小沫随手从架子上撸下几件衣裳,准备支走秋心。

“这怎么使得,夫人换衣服,秋心自然要在一旁伺候着的。”秋心冲着身旁的丫鬟递了个眼色,那丫鬟便上前想取过夏小沫手里的衣裳。

“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夏小沫撇开那丫鬟的手,径直往里屋而去,进了屋,便将房门上了锁。

“你们两就在这门口候着。”

隔着门,夏小沫也听到了秋心那趾高气昂的声音。

夏小沫将衣裳在一旁放下,悄悄的走到窗口,打开一道缝,往外看了一眼。

很快,便又一溜烟的翻出了窗,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蒙在了脸上,脚下健步如飞,转瞬间便翻过了墙头,一路往城外而去。

连着两日的雨将城外的小道砸的坑坑洼洼,夏小沫在一旁的山林间跟了小半路,看着花白头发的父亲在囚车里摇摇晃晃甚是不忍。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有去劫囚车的冲动,可她知道,父亲那般耿直,是不愿同她就这么顶着通敌卖国的罪名离开的,而她的身手,也未必干的过那领头的将领。

看着父亲在囚车里摇摇晃晃的背影,夏小沫无力的跪了下来。

父亲,你等着,女儿一定尽快想到办法让皇上重审此案,一定尽快为你洗清冤屈。

直到那摇摇晃晃的囚车消失在了那片静谧的林间,夏小沫这才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重新潜回了衣服铺子。

“夫人,你的衣裳可有试好了?”秋心在门外不耐的敲着门:“夫人你若再不出来,秋心这可进去了。”

夏小沫看一眼这衣服鞋子上的泥巴,又看一眼那被秋心砸的“砰砰”动着的门窗。

“好了,好了,马上便好。”赶紧冲着门口应了一声。

她看向一旁的置衣架前放着一盆水,赶紧将身上鞋上的泥巴给洗了,又将那盆水直接打翻在了身上,淋的衣裳鞋子都湿漉漉的。

“夫人?你没事吧?”门口又传来秋心的声音。

“都怪你,催那么急,这不,我一不小心,将水给打翻了。”

门开了,一身湿漉漉的夏小沫在门口站着,抱怨着秋心。

秋心刚想反驳,门便“砰”的一声又被夏小沫关了上去。

“我去换身干净的衣衫,你让掌柜的给我拿双鞋袜。”

秋心抱着满肚子的不满,还是让人给夏小沫取来了鞋袜。

夏小沫刚换好衣衫鞋袜出门,便有个王府中的侍卫匆匆赶来,他是来找她的却对着秋心行了一礼:“秋心姑娘,王爷在急寻着王妃。”

秋心一听宇文景灏找夏小沫,便不乐意了,板着脸问道。

“何事?”

“太后病重,让王爷王妃进宫。”侍卫答道。

待夏小沫回到王府时,马车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白朗见夏小沫回来,赶紧走了过来。

奥特漫漫的《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