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云月柒容铮的小说是《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by(莫小莫)

发布时间:2020-03-25 11:22:02来源:WXB作者:莫小莫

云月柒容铮的小说是《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by(莫小莫)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云月柒容铮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六章 王妃要帮本王治病

“黎大哥?”

云月柒的眼眸轻动,“谁呀?”

玉兰小声道:“就是黎小童大哥。”

“黎小童……”

云月柒的目光轻动,很快在脑袋里搜索出了这个名字。

两年前,她在这个世界上醒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有关于原主的记忆。

好在云丞相因为生气已对她不管不问,玉兰忠心侍主,以为云月柒是因为跳湖失去了记忆。

在她刚刚苏醒的一个月里,玉兰将原主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云月柒。

其中就包括这个让原主爱的死去活来的黎小童。

也就是那天云佩玖故意在容铮面前提起的黎大哥。

云月柒摇摇头,道:“没有。”

玉兰的表情更加紧张。

她道:“前几日有人问过奴婢,若是有人问起王妃,王妃一定要说不认识,否则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好,本妃知道了。”

玉兰为云月柒画了一个非常精致妆容,稍微耽误了一点时辰。

云月柒坐上马车的时候,容铮已经在马车内等着了。

虽然三日没见,但重新回到马车上,云月柒难免想起三日前的经历,颇有些尴尬。

好在容铮没有说话,一直坐在马车上看书,就像是马车内完全没有云月柒这号人物一样。

云月柒的目光轻动,扫过马车内的布置,脑海中忍不住又浮现出某些男上女下的景象……

呸呸呸!

她摇摇头,将这些诡异的画面全部从脑袋里驱逐出去,顺便将自己的身体移动了一下,远离上次和容铮“亲近”的地方。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路上行驶着。

从燕平王府到皇宫的距离并不近。

一路无言,难免有些诡异。

容铮有书可以看,云月柒却只能干坐着。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皇宫还没有到。

云月柒瞥了容铮好几眼,几次张开嘴巴失败之后,总算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王爷这几天身体如何?”

容铮翻了一页书,答道:“晴天。”

“嗯?”

云月柒眨眨眼,奇怪地看着容铮。

她问了一句身体,容铮这个回答是何意?

她的目光轻动,无意间瞥到了容铮正在看的那一页书——第十六章,你若不举,便是晴天。

云月柒:“……”

她怎么会起这么中二的章节名?

她为什么要问容铮这个问题?

她是谁?

她在哪?

……

乌鸦从云月柒的头顶飞过。

接下来的时间,云月柒一直在怀疑人生,毫不无聊。

马车总算听了下来,马车外传来尖细的声音,道:“燕平王,燕平王妃到!”

听着这声音,便知道已经到皇宫了。

马车外的小GG挑起帘子,阳光从马车外照进来,云月柒看着在马车外站了两排的小GG,不禁感慨皇宫果然气派。

云月柒的位置靠近帘子。

她看着在马车外站的笔直的小GG,准备起身下马车。

她的身体刚刚起来一点,却是容铮抬手将她拽了回来。

云月柒一怔,转头狐疑看着容铮。

容铮的手臂轻动,揽着云月柒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里,保持着这样的动作和云月柒一起走下马车。

容铮的头微微低下一些,用只有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开口道:“王妃说,要帮本王治病?”

他的唇瓣停在云月柒的耳畔。

随着低哑的说话声,容铮的气息也轻轻喷洒在云月柒的耳畔,痒痒的。

云月柒的眼眸轻动,嘴角骤然扬起一抹笑意。

容铮的目光落在云月柒的脸上。

四目相对,他又看见了云月柒眸中狐狸般的狡黠。

云月柒轻轻点起脚尖,也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好啊,给钱就行。”

说罢,云月柒向着容铮的怀里缩了缩,甚至将自己的头亲昵地靠在容铮的身上。

容铮的动作有一瞬僵硬,但他很快适应,揽着云月柒的腰向着宴席走去。

刚才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就是夫妻间甜腻地“咬耳朵”,而此刻的云月柒和容铮俨然就是一堆如胶似漆,恩爱难分的蜜月夫妇。

只有云月柒的心里清楚,既然要做假夫妻,就得做到神似,特别是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之中。

皇家的布置比燕平王府和云丞相府都繁华许多。

云月柒瞧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在心中暗暗许愿今日皇上最好一时高兴,送容铮一些宝贝,让容铮能够快点还上她的银两。

最好能再高兴一下,也送她一些宝贝……

单是想着,云月柒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虽说只宴请了皇家的人,但参加宴席的人并不少。

宫中妃嫔,皇家子嗣,还有子嗣的妻妾悉数出席。

容铮一进门,便带着云月柒和众人一一打招呼。

客套的恭喜话听了一句又一句。

云月柒一言未发,始终微笑颔首,在容铮的身侧扮演好安静贤妻的角色。

打了一圈毫无意义的招呼之后,他们总算可以坐下了。

容铮的座位在最不起眼的地方。

云月柒却很喜欢这里。

她最讨厌觥筹交错的日子,这种被人遗忘的座位最适合她了。

“景宁王到!”

云月柒和容铮刚刚落座,GG尖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随着这个声音,大家的目光聚集在门口,看表情,明显比刚才对容铮的时候好了不知多少倍。

门打开,容执清带着四个侧妃走了进来。

云佩玖一身玫红衣裳,是几个侧妃中最亮眼的那个。

容执清和众人一一打了招呼,最后停在了容铮和云月柒的面前。

容执清面带笑容,对容铮道:“八弟,恭喜。”

容铮的表情淡淡,颔首道:“九哥,同喜。”

容执清的目光轻动,扫了云月柒一眼。

容铮的身形也动了动,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却刚好挡住了容执清的目光。

容执清又浅浅笑笑,带着侧妃走向了自己的位置。

云佩玖一直站在容执清的身后,此刻瞧见了云月柒,马上带着笑向云月柒挤眉弄眼,还对着云月柒做出“姐姐”的嘴型。

云月柒懒得理她。

云佩玖还在挤眉弄眼,容铮的身体又动了动。

这一次,他挡住了云佩玖的目光。

云佩玖一怔,忙低下头,用娇滴滴的声音道:“燕平王……”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七章 鬼畜的狗血八点档

容铮没有看她,“不要瞪本王的妃。”

云佩玖一惊,委屈的泪水已在眼角徘徊,她道:“妾身……”

“五儿。”

容执清见云佩玖迟迟没有跟来,回头唤了一声。

闻声,云佩玖忙擦掉眼泪,应道:“王爷,妾身在。”

她提起裙摆,匆匆向着容执清的方向走去。

容执清的正妃暂缺,有四个侧妃,云佩玖排在末尾,便称五儿。

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却连名字都没了。

容执清和云佩玖走后,容铮总算可以好好地坐着了。

云月柒松了口气,向着容铮竖起大拇指,笑道:“王爷,干得漂亮!”

像是云佩玖这种白莲花,就需要容铮这样不解风情的人好好地治一治!

云月柒的话音刚落,尖细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这次的声音比之前都要高些。

GG道:“皇上皇后到。”

这个声音落下,演戏内骤然安静了下来。

宴席内所有的人匆忙起身又匆忙跪下,还没有看见从外面进来的人,便跪地请安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齐划一的声音一听便知道是经过了无数次的训练。

云月柒也随着众人低头跪下。

她的头垂的低,只能瞥见两抹黄色的影子从她面前走过。

“平身。”

黄色的影子走过去不久,皇上的声音响起。

大家起身,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皇上的声音并没有云月柒想象中的威严,反而带了几分亲切。

因为好奇,坐到座位上之后,云月柒忍不住抬头偷看了皇上一眼。

她本准备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看一眼便把目光收回来。

谁知她看过去的时候,皇上也在看着她。

目光在一瞬交错,云月柒怔住,眼皮跳动了两下,匆忙收回了目光。

她的头垂得很低,心里还想着皇上刚才的目光。

那目光不像是帝王,更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

皇上开口,道:“清儿,铮儿,今日的宴席你们才是主角,你们不准备介绍介绍你们的佳人吗?”

话音落,容执清扫了一眼云佩玖。

云佩玖端起酒杯起身,道:“EX云佩玖给父皇母后请安,祝父皇母后健康长寿,祝凰西国繁荣富强。”

说罢,云佩玖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云佩玖的身上,此刻见云佩玖喝光了杯中的酒,不禁都在心中暗暗感叹。

早听闻云家庶女才貌双全,今日相见,才发现性格也是如此爽朗,取妻如此,夫复何求。

云佩玖面带笑容,却在抬眸撞见皇后目光的时候表情略僵。

皇后打量着云佩玖,面色不善,道:“身为侧妃,穿这样的衣裳,太艳了。”

云佩玖的睫毛轻动,垂首委屈道:“是……”

云月柒看着这出戏,再看着凶巴巴的皇后。

看来,这老女人的脾气不光会用在容铮的身上。

宴席内的气氛一瞬有些尴尬。

却是皇上笑出声来,道:“皇后,你太凶了,会吓坏小姑娘的。”

皇后撇了撇嘴巴,嗔怪道:“陛下瞧见小姑娘便瞧不见臣妾了。”

撒娇的声音可谓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云月柒的嘴角扯了扯,抬头时还能看到皇后和皇上撒娇的眼神和动作。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莫名地被塞了满满的一口狗粮……

皇后视若无人地撒娇,皇上也配合。

在众人的围观之下,皇上笑着摇了摇头,在皇后的鼻尖上轻点了一下,道:“皇后又胡闹了,小姑娘都是朕的熊孩子的,不是朕的。”

云月柒默默围观着皇后和皇上无视众人的撒狗粮,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参加宴席,知道坐在主位上的人是凰西国的皇上和皇后,云月柒定要以为自己在看什么鬼畜的狗血八点档……

皇上和皇后秀完了恩爱,注意力落在了云月柒的身上。

云月柒起身,垂首道:“EX云佩玖给父皇母后请安……”

云月柒的话音未落,却是一个突兀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道:“父皇,我来晚了!”

这声音很大,打断了云月柒的话,也让众人的注意力都移到了门口的方向。

虽说是来晚了,但说话的人却不带一点的歉意。

这般肆意妄为的人,就算是不看,众人对来人的身份也已经有数了。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粉衣女子大步走进,而在她的身后,一个太医模样的人垂首跟着,很是乖巧。

在这样的宴席中,太医来做什么?

众人的眸中染了狐疑,唯有粉衣女子没有觉得有半分不妥。

她仰起头,大大咧咧地走到了宴席的最中央,对着皇上和皇后做了简单的请安,道:“楚楚给父皇母后请安。”

请安的动作带着少女的调皮,动作也完全不标准就站了起来。

云月柒听着这话,马上就知道了女子的身份。

她应该就是娴英公主容楚楚。

凰西国的人都知道,皇上和皇后对最小的女儿娴英公主宠爱有加,也养成了娴英公主娇惯蛮横的性格。

皇上看了看容楚楚,又看了看容楚楚身后的太医,狐疑道:“楚楚,你怎么带了个太医过来?”

闻言,容楚楚垂首,声音竟不自觉掺杂了一抹娇羞。

她道:“父皇,哥哥们都是成双成对的,女儿本不想来这宴席,好在女儿刚才过来的时候,刚巧碰见了沈名安沈太医,女儿想着一个人坐实在无聊,就带着沈太医一起过来,也有个人陪女儿坐着。

我说了好久,沈太医都说这事儿不合规矩,眼瞅着时间不够,我好说歹说,才让沈太医过来一趟,父皇,你会让沈太医陪着女儿一起坐的,是不是?”

这样的请求颇有些无理取闹。

皇上看了看沈名安,又看了看容楚楚乞求的眼神,终是叹了口气,道:“好,随你随你。”

“嘿嘿,我就知道父皇最好了!”

容楚楚喜上眉梢,马上转过身看向沈名安。

沈名安本看向一处,此刻察觉到容楚楚的目光,才匆忙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

他的反应很快,但还是没有逃过容楚楚的眼睛。

容楚楚一怔,顺着沈名安刚才的目光看过去,刚好看见了云月柒。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八章 她还是个孩子

容铮抬手,让云月柒坐了下来。

云月柒微微偏头,见容铮正在向着她的盘子里夹菜,眼角眉梢,尽是一个好夫君的模样。

云月柒也给容铮夹了菜,将八点档演绎得淋漓尽致。

容楚楚看着云月柒,眼睛微眯,尽是敌意。

皇上注意到了容楚楚的目光,却并没有看懂容楚楚的眼神。

皇上开心道:“楚楚,她是你八哥新娶的王妃,你的SZ。”

容楚楚挑眉,冷哼道:“原来是八嫂,我当是宫中新来的舞姬呢!”

一开口的话就是满满的刺。

宴席内又安静了下来。

容铮抬头看着容楚楚,“不可胡闹。”

“哼!”

容楚楚仰起头,不理容铮,直接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GG拿了凳子,沈名安坐在了容楚楚的身侧。

容楚楚已经如愿,但心情明显不悦,脸色也不太好。

人到齐了,宴席正式开始,舞姬献舞,赏心悦目。

一舞作罢,众人称赞。

容楚楚总算逮到了空闲,看着云月柒道:“我听说,八嫂是云家的嫡女?”

她的语气很没有礼貌,打量着云月柒的目光也不友善。

云月柒知道,从宴席开始到现在,容楚楚的目光就没有从她的脸上移开过。

云月柒想了半天,完全没有从自己的脑子里搜出容楚楚的脸,也不知道容楚楚对她这明显的敌意是从哪里来的,只当她是年幼无知的小孩子,嫉妒自己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明眸皓齿秀色可餐!

此刻听着容楚楚的话,云月柒也并不想理会,只是轻轻颔首,继续做自己的安静贤妻。

可容楚楚却并不像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容楚楚托腮道:“我早就听说,云家的女儿各个厉害,唯有云家嫡女是个傻子,八嫂今个儿来了,看着还算机灵,就不准备向我们证明一下,省得以后外面的传言越来越多,辱了我们皇家的名声。”

“楚楚,不可无礼!”

容楚楚的话音刚落,皇上便厉声开口,训斥了她。

容楚楚嘟了嘟嘴巴,甚是委屈地开口道:“父皇,我不过是想要守住皇家的名誉,若是八嫂今天能够证明,事情传出去,对皇家对八嫂都有好处啊。”

撒娇委屈的模样让皇后心下一软。

皇后看向皇上,道:“陛下,楚楚还是个孩子,您莫要凶她,再说了,楚楚说的也有道理,若是铮儿的王妃能够证明,对皇家对铮儿对她自己都有好处。”

说话间,皇后的目光扫过云月柒。

云月柒保持微笑。

皇后又宠溺看向容楚楚,问道:“楚楚是想到了让你八嫂证明的办法吗?”

容楚楚见皇后向着她,马上得意了起来。

她的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开口道:“我听说,云家二女擅琴,三女擅画,八嫂身为长姐,这些难的不行,总该可以伴一支舞吧。

如果八嫂不会,随意舞动也好,反正八嫂长的好看,怎样搔首弄姿都好。”

“好。”

“不行!”

云月柒和容铮的话同时说出口。

只不过云月柒是一口答应,而容铮是严肃地拒绝。

话音落,容铮看向了云月柒。

而容楚楚也喜上眉梢,道:“好,八嫂应了!”

容楚楚一拍手,屋内的人皆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他们都了解容楚楚的性格。

这就是容楚楚的圈套。

只要云月柒应战,便不是能跳支舞就解决的。

可惜这件事和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只要看戏就好了。

看看这个和容铮格外相配的女人要怎么被容楚楚玩弄于股掌之间。

众人颇为同情地看着云月柒。

云月柒却全无察觉,起身垂首道:“父皇,母后,EX自然可以为大家跳舞助兴,只是今日EX这衣裳……”

“此事无妨。”

容楚楚仰着头,声音里满是得意的笑,“舞姬的衣裳宫中多的是,让我的宫女带八嫂过去,随便挑!”

“那便有劳公主了。”

云月柒起身,随着容楚楚的丫鬟一起下去换衣裳。

云月柒走后,宴席安静了些。

容楚楚的心情大好,给旁边的沈名安夹了菜,笑盈盈道:“沈太医,你尝尝这个,这是本公主最爱吃的。”

沈名安的头垂的很低,道:“公主,微臣着实不方便参加这样的宴席,微臣身体不适,先行告退……”

“啪!”

沈名安的话音未落,容楚楚的筷子便重重地排在了桌子上。

沈名安低着头没有继续说话。

容楚楚的嘴巴撇了撇,眸中亦含了怒气。

但这女气在看见沈名安的时候终是尽数消散。

她开口,声音又带了几分撒娇,道:“沈太医,你本就无事,就在这儿陪我坐一会儿吧,这儿的吃的好吃,舞姬的舞也最好看了!”

“微臣……”

沈名安抬头,却只说了两个字。

他的目光越过了容楚楚,看向她的身后。

容楚楚回过头。

金碧辉煌的宴席内,云月柒一袭水袖长裙,飘然若仙子,惹人注目。

容楚楚看着她,直觉心中更气,磨了磨牙道:“既然想看,沈太医也别再推辞,再在这儿坐一会儿吧。”

“是,公主。”

沈名安收回目光,乖乖坐在原地。

若是刚才,容楚楚定会为此事高兴,但这事放在现在,却让她恨的牙痒。

两侧的乐师已准备妥当,宫内众人亦皆在看戏。

云月柒垂首,“献丑了。”

“慢着。”

乐声未起,却是容楚楚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容楚楚抽去桌边花瓶内的花枝,拿着花瓶走到了云月柒的面前。

众人奇怪。

容楚楚踮起脚尖,在云月柒看着她的时候,将花瓶放在了云月柒的脑袋上。

下一秒,容楚楚松开了手。

花瓶有些不稳,好在云月柒手快握住了它。

容楚楚看着这局面,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对对对,八嫂,就是这样,普通地跳舞多无趣,得加个花瓶才能看出你的水平。”

说话间容楚楚扫了沈名安一眼。

沈名安果然在看这里。

容楚楚翻了个白眼。

容执清不禁开口道:“小妹,莫要太过分。”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九章 这是什么霸总油腻戏

容楚楚撇了撇嘴巴,“七哥,我只是给八嫂一个洗清名誉的机会,再说了,她又不是你的王妃。”

最后一句话让容执清说不出话来。

容楚楚挑眉看向云月柒,道:“开始吧,舞姬,哦不对,是八嫂。”

话音落,乐师们并没有给云月柒反应的机会,直接开始奏乐。

乐声响起,云月柒在宴席的中间站着,真像个傻子。

宫中的人虽都是在看笑话,但现在也忍不住在心中唏嘘。

容楚楚平日就喜欢折腾别人,但云月柒一定是最可怜的那个。

虽贵为王妃,可惜是燕平王的王妃。

瞧这软弱的性格,估摸着以后也只能和燕平王一样受气了。

众人摇摇头,皇上的表情不悦,准备制止这场闹剧。

皇上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云月柒的手却缓缓松开了花瓶。

花瓶稳稳停在云月柒的头上。

众人惊愕。

容楚楚也愣住了。

她磨了磨牙,向着云月柒的方向喊了一句,“八嫂,宫中的花瓶很贵,可别弄掉了!”

云月柒像是没听见容楚楚的起哄。

她的指间轻动,踩着节拍翩然起舞。

舞姿轻盈,头顶花瓶恍若无存,甚至和舞姿融为一体,唯美的动作,哪怕在皇家亦从未见过。

宫内之人,无不看痴了。

乐声悠然,这曲舞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众人本是看戏,此刻却忘了容楚楚的诸多为难羞辱。他们只知,此舞只应天生有……

容楚楚的牙咬的很紧,她看了许久,眼瞅着舞快要跳完了,云月柒头上的花瓶没有掉不说,反而还出尽了风头。

她心中不悦,又笑了一声,毫无礼貌地开口道:“八嫂的舞姿,果然较宫中舞姬好些,以后多多来给宫中之人跳舞也好。”

皇后摇摇头,无奈道:“楚楚,你这孩子。”

“孩子?”

云月柒在心中默念着这两个字,嘴角浅浅勾起,手中的水袖骤然甩了出去。

容楚楚不妨,竟被这水袖甩的从座位上摔了下来,叫了一声。

众人惊住,乐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看向了容楚楚。

云月柒最先停了舞蹈,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容楚楚身边,问道:“公主,你没事吧?”

“啪。”

说话间,云月柒低头,花瓶坠地,一声巨响,碎成无数碎片!

容楚楚一个翻身,不少碎片刺入了血肉,她瞪圆了眼睛,鲜血染红了地面,尖叫声刺穿皇宫的屋顶。

“太医!快传太医!”

不知谁先说了一句,沈名安上前,打开药箱为容楚楚看伤口。

宫内一时混乱异常,有的宫人上前帮忙拔碎片,有的宫人去叫太医。

容楚楚捂住了脸,哭道:“沈太医,不要看我的脸!”

云月柒站在一边手忙脚乱,磕磕巴巴道:“公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也不知道花瓶会这么危险,我……”

“啊!”

说话间,地上的花瓶碎片不知为何又跑到了容楚楚的后背上。

一个宫人突然惊呼出声,道:“燕平王妃,您的手腕也受伤了。”

声音起,沈名安骤然抬手。

云月柒捂住自己的手腕,摇头道:“本妃没事,公主才是最重要的。”

皇上坐在座位上看着这场闹剧,此刻开口道:“老八XF,你去太医院看看。”

“可是,父皇……”

“快去!”

皇上的声音中难得带了不容拒绝的严肃。

“是,父皇。”

云月柒起身捂着手腕离开,却依旧三步一回头,表情带着满满的不放心。

云月柒走出了宴席,拒绝了想要带她一起去太医院的人。

她一人走到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从怀中拿出一方手帕,将自己手腕的血擦掉。

手腕的肌肤光洁白嫩,并无半点伤口。

刚才的血,是容楚楚的。

既然皇家没有人会教育孩子,云月柒并不介意用一场血淋淋的教训告诉他们该如何教导巨婴长大。

就是刚才的花瓶有点沉,云月柒的脖子微酸,用手按了按。

“迷路了吗?”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云月柒的身后响起。

云月柒一愣,迅速将手拿下来捂住,转身看着站在她身后的人。

来人一身苍衣,玉冠束发,眸若秋水,唇角含笑,眉宇之间甚是温柔。

云月柒知道,此人是景宁王,容执清。

考虑到自己现在扮演的是幼小可怜无助更无辜的角色,云月柒捂住手腕垂首,声音也是柔柔弱弱的,“景宁王。”

容执清温柔地走到云月柒身旁,抬手道:“本王带你过去。”

云月柒的手向后退了一些,拉开了和容执清之间的安全距离,也没让容执清看到她手上并没有伤口。

容执清看着她的动作,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中。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打破了叔嫂之间的安全距离。

云月柒低着头,虽做柔弱委屈模样,但却在心中暗道容执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再看她。

她的脖子一直低着真的很不舒服!

时间十分漫长。

半晌之后,容执清方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但他的目光还落在云月柒的身上。

云月柒没有和他对视,也看不见他的眼睛。

但她被容执清这目光打量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容执清叹了一口气,总算开口道:“两年前,你为何骗本王说你是云家大小姐的婢女,又为何要一直称病?如今看你嫁给八弟,看你被欺负,本王心疼……”

含情脉脉的话语却带着霸总的油腻。

云月柒的眼皮跳动了两下。

她的情报小队长玉兰在她醒来之后没给她讲过这段剧情啊?

云月柒想着,却见容执清又向前走了一步……

她抬起头,见容执清已经利用身高优势停在了她的身前。

容执清看着她,云月柒的鸡皮疙瘩在成倍增长。

她向后退了一步,抬手道:“景宁王,礼数有别,哎哟……”

后退的时候,云月柒没有看身后。

她的脚一歪,崴了。

云月柒跌坐在地上,容执清关怀上前,刚想查看云月柒的伤口,一个声音却从他的身后传来,那声音道:“七哥。”

第19章结束

莫小莫的《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