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绒绒小说阅读网

苏沫儿宇文瑞主角的小说《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大结局无删节

发布时间:2020-03-25 11:22:01来源:WXB作者:奥特漫漫

苏沫儿宇文瑞主角的小说《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大结局无删节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苏沫儿宇文瑞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十一章 抢她药方

“王妃,请上马车。”

夏小沫挑起帘子,这才发现宇文景灏已在马车内坐着,刚坐下,张口准备解释,便听的宇文景灏冷冷的对着帘外吩咐了一声:“走吧。”

两人一路相继无言,夏小沫心里寻思着宇文景灏对她的行踪也不感兴趣,便也未再做解释。

瑞宁宫内安安静静的,大白天的,门窗紧闭着,还拉着厚厚的帘子,屋内燃了几处红烛,光线昏暗,让人不觉闷的发慌。

夏小沫和宇文景灏赶到时,夏仲和夏兮柔正给太后请完了脉,两人退到了一旁。

病床上的老人安安静静的躺着,眉宇安详,似乎只是睡着了一般。

“太后得的究竟是何病?”宇文景灏着急的在太后的床边停下了轮椅,他自小丧母,太后便是与他最为亲近之人。

“草民无能,还未查出太后的病因。”夏仲往地上一跪,夏兮柔便也跟着跪了下来,若不是太后的这莫名其妙的病棘手,夏家之人也不会被召进宫来。

“你也不知?”宇文景灏满心着急看向夏兮柔,目光如炬。

夏兮柔一个哆嗦:“民,女,民女还未差出太后病因。”

“连什么病都不知晓?”宇文景灏又语气不善追问。

“不,不知,还未查明,太后这病,实属罕见,有些棘手,还需细细研究。”夏兮柔将脑袋垂的更低了,依旧战战兢兢回道。

她不过是借着夏小沫的医术得了个“女神医”的美名,她那医术,怕是大街上随手拉个江湖郎中也要比她强些,夏仲都看不出病由,她更是一窍不通。

“无用庸医,都给本王滚出去。”宇文景灏满心烦躁,无比担忧继续看着病床上那安详的老人。

夏仲在夏兮柔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出了门。

淡然水眸一直紧紧的盯着那病床上躺着的老人,黛眉微皱,光这么瞧着一点都看不出来异样,大概见过的人,都以为太后只是睡着了。

若不是刚进宫时,便有GG给宇文景灏禀明了太后的情况,她也不信,太后已经睡了第三天了,一直像在噩梦中醒不了,宫中的御医都已瞧过无果,这才请了夏家父女。

夏仲让人封了整个寝宫,太后像整日在做着噩梦一样的情况便缓解了,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躺着,却依旧不醒。

宇文景灏看着太后一眼不眨,也一筹莫展,并未注意到一旁的夏小沫也正认真的观察着太后。

突然,一直安安静静躺着的太后,使劲的晃着脑袋双手死死的抓着被子,额上密密的汗瞬间如雨而下,双眼却依旧紧紧的闭着,似乎是做了什么极为可怕的梦。

“皇奶奶,皇奶奶。”宇文景灏一阵心疼,伸手想握上太后的手,却被太后猛使劲甩开了。

一旁的宫女拿着汗巾正准备上前,便被夏小沫给拦了下来:“我来吧。”

她从宫女的手中接过汗巾,跪在太后的病床旁,轻轻的擦拭起了那额头的汗珠,慢慢的,那拧眉挣扎着的人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擦着额头的手缓缓的落了下来,夏小沫轻轻握上那满是褶子的手,擦了擦手心里的汗,偷偷的号了号脉。

那紧蹙着眉,慢慢的散了开来,他神情浅淡看着那个体贴入微照顾着太后的女子,心底一丝莫名情绪悄然闪逝,又专注的看着那正愈渐平静的脸。

见太后完全安静了下来,夏小沫又将手里的帕子递还给了一旁的宫女,又慢慢向宇文景灏走了过去:“妾——”

“你也先出去吧。”眼未抬,他淡淡吩咐一声。

“是,王爷。”夏小沫俯身又行了一礼,她原本就是想跟他说,她去门外等他。

脚下的步子微缓着往殿门口而去,对于太后的病情,夏小沫的心中已然有了些猜想,夏家那些传世的古籍医书上,确实有提过这么一例,梦魇之症,这病偏是偏了些,却不算极难之症,只是,她记得并不是很清楚。

“墨王妃,请随我去偏殿歇息片刻。”刚踏出太后的寝殿,便有宫女为夏小沫引了路。

“好。”夏小沫点头,尾随其后,脑中思路却越来越清晰。

“劳烦帮我取副笔墨纸砚。”夏小沫在偏殿门口停了停步子,对于梦魇之症的治法也了然于心。

“好,请王妃稍等片刻。”宫女恭恭敬敬行上一礼便离开了。

很快,宫女便取来了笔墨纸砚。

“这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夏小沫遣退了宫女,在岸前坐了下来,铺开笔墨纸砚,很快便下了笔。

“父亲,我就说,这臭丫头肯定有办法的。”

还未来得及抬头,书岸上的药方便被人抽走了,夏兮柔得意洋洋的将手中的药方递给一旁的夏仲。

“也没白瞎了夏家那些医书古籍。”夏仲草草看一眼那药方,嘴角也泛起了得意的笑。

“你还我!”夏小沫伸手想去抢夏仲手里的药方,却被夏兮柔拦住了。

“小沫,你只管在墨王府好好的当你的王妃,这些行医救人之事,本就是我夏家的事,你还是别掺和的好,再者说了,柔儿这女神医的名号在外都救不了太后,就凭你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随随便便写张药方,宫中之人就会信了?”夏仲这话不无嘲讽。

夏小沫伸出的手微微僵了僵,却还是收了回来:“父亲,为什么,明明我和姐姐都是你的女儿,你却这么偏袒姐姐。”

这话,自然是问出了夏小沫的心声。

“要怪,就怪你那死去的娘亲——”夏兮柔口无遮拦刚开口,就被夏仲狠狠的瞪了一眼,赶紧闭了口。

“就因为娘亲是个青楼女子?你当初不喜欢她,又何必把她带回家!”心底的委屈和屈辱一股脑涌了上来,夏小沫有些不能平静。

那清癯的脸微微滞了滞,夏仲背过身去,将药方揣入怀中:“我自觉并没有亏待过你,夏家养了你十八年,你这药方也是在夏家的古籍上见过的?我并不觉得我从你的手中拿走,有何不妥。”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十二章 重遇宇文瑞

即便夏小沫并不是之前那个夏小沫,如此无情的话,还是让她心头忍不住一疼,她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夏仲迅速的走出了她的视线,还有夏兮柔那得逞的笑。

很快便传来了太后苏醒的消息,夏小沫再次踏入太后寝宫之时,寝宫中围了好些人,那些御医也纷纷在纱账外,跪着,惊叹不已。

老皇帝宇文极和宇文景灏一左一后,一个在太后的床边站着,一个在太后的床边坐着,那一身凤袍,气质卓然的皇后也在太后的病榻前半跪着,夏小沫便也跟着众人,远远的站着。

清醒的太后虽看上去依旧虚弱至极,那慈祥眉目,看上去让人安了心。

“不愧是夏家的女神医,既是救了太后,朕重重有赏。”宇文极看向夏兮柔满是赞赏。

“民女不要任何赏赐,太后身体安康,便是我东临之福,便是民女之福。”夏兮柔低垂着脑袋,小脸娇羞的说着恭维之话。

马屁还拍的挺溜的,夏小沫在心底默默的鄙视了一番,看着太后没事,她也安心了。

“这该赏的还是要赏的。”宇文极依旧高兴说道:“好了,太后刚醒,还需要静养,你们都先出去吧。”

“是,皇上。”众人先后告退。

夏小沫抬头,悄悄看一眼宇文景灏,见他也准备离开,便上前,正准备推上轮椅。

“灏儿,你跟阿极留下,哀家还有话要说。”太后微微抬了抬手。

夏小沫便识趣的一人慢慢往殿外而去,宫殿门口冷冷清清的,只有两个宫女一左一右守着。

夏小沫淡淡的垂了垂眸,继续往前走着,却被突然飞速而至的某物直接给撞上了。

“何人瞎了狗眼,如此大胆敢撞本太子,不想活了!”来人怒气冲冲质问,却在夏小沫抬头之际愣了神。

俊眼秀眉,顾盼神飞,灿若海棠,却是令百花都失了颜色,眼前这女子,简直美到了骨子里了。

夏小沫努力的镇定下来,生忍着将眼前之人嚼碎了吐了,吐了再嚼碎了的念头,勉强挤出一丝笑。

“对不起,惊扰到了太子。”

“无,无妨,被这样的美人惊扰,乃是本太子的荣幸。”宇文瑞眼中尽是桃花,盯着夏小沫一眼不眨:“你便是那夏家的女神医吧?外界传闻果然不假,真是倾国倾城貌,还有菩萨心肠心。”

“妾——”

夏小沫刚想开口解释,却立马被宇文瑞神情激动的打断了:“本宫得先进去瞧瞧皇太奶奶了,父皇还在呢。等一会本宫见完皇太奶奶了,再来找夏小姐叙叙。”

宇文瑞说完,满是不舍的离开了。

唇角的笑,在宇文瑞背身的那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他果真只是看不上当初那个相貌平平的她,不过就是用她的家破人亡来稳固他的太子之位。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聚成一团,指甲深深嵌入肉中,却浑然不知。

“瑞儿见过父皇,见过四皇叔。”宇文瑞向两人各行了一礼,又立马在太后的床前一跪,又立马关切问道:

“皇太奶奶,您好些了吗?”

“太奶奶,没事了。”太后虚弱的摇了摇头:“倒是多亏了夏家那姑娘了。”

“那是太奶奶洪福齐天。”宇文瑞起身在太后的身旁坐下,握上了太后的手。

“从小啊,就你嘴甜。”太后虚弱的笑了笑,看向宇文景灏:“时候不早了,灏儿你们也早些回去歇息吧。”

“你就跟新王妃在宫中住上几日,太后刚醒,灏儿这几日就好好来陪陪太后聊聊天,宽宽心,这夏家那丫头不是说了么,太后这病多半是一个人太闷了,正巧,让你那新王妃也多跟太后亲近亲近。”这宇文景灏自小跟他不亲近,倒是跟这个皇奶奶颇为亲近。

“好。”宇文景灏点了点头,慢慢转动着轮椅离去。

宇文瑞也跟着宇文极出了太后的寝宫,一路听着宇文极的唠叨:“瑞儿也不小了,是该选个太子妃了。”

宇文瑞一听宇文极在考虑太子妃之事,自然也是满心欢喜,眼前悄然便浮现了那个惊艳了他的女子。

“不知皇爷爷选中了哪家的姑娘?”宇文瑞悄悄试探。

宇文极停了停步子,转身看向宇文瑞:“瑞儿心中可有中意的人选?”

“瑞儿——”宇文瑞差点就脱口而出,最终还是忍住了:“婚姻大事,自然是任凭皇爷爷做主。”

宇文极似乎颇为赞许的点了点头:“瑞儿能明白这点就好,你既贵为太子,作为这东临的储君,自然,不是说随随便便找个人成个家便好了。这事,皇爷爷自会为你考量。”

“皇爷爷说的极是。”宇文瑞点头,这正妃的位置,自然是要留给有助于他稳固江山社稷之人,至于那心头好,便连民间的男子也还有个三妻四妾。

送走宇文极,宇文瑞又折回了太后的寝宫,打听女神医的去处,却被告知已经出宫,宇文瑞只得悻悻而回。

窗外的黑沉沉的天,没有月亮,倒是有几颗星星孤零零的在空中悬着。

第一次跟宇文景灏独处一室,宇文景灏在床上躺着,夏小沫在地上打了个地铺,和衣睡着,心头杂乱纷纷的,毫无睡意。

她翻了好几个身,干脆睁开了眼,这一睁眼不要紧,吓的她惊叫一声,裹着被子直往后躲。

“何事?”宇文景灏坐起身,看向这边。

“蜘,蜘蛛——”夏小沫指着地上那还在往她这边慢慢爬着的蜘蛛,连头皮都麻了,更是蠢蠢欲哭。

她并不胆小,却唯独怕这蜘蛛。

宇文景灏撇一眼那脆弱的都未必经得起他手指轻轻扫过的小东西,有些疑惑看向夏小沫,更多是便是猜疑。

“你,你赶紧把它弄死。”夏小沫依旧裹着被子连连往后退着,直撞到了床边,惊恐连连。

他看着她那洁白小脸满满惊恐,依旧满是怀疑。

“求你,快把它弄死好不好?”夏小沫半闭着眼,看着那只看似柔弱的蜘蛛还坚持不懈的往她的身边爬着,捂着被子的手都汗涔涔的。

下一秒,她便直接丢了被子,爬上了他的床。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十三章 自讨没趣的欢喜

“不过是只蜘蛛。”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最终还是轻捏起了手指,弹指间,便将那只蜘蛛弹的不见了踪影。

她将半睁着的眼睛又睁大了些,蜘蛛好像真的不见了,她转头看向他准备道谢,却看到了他微拧着眉,满脸探究。

“我,是真的怕蜘蛛,并无任何企图。”她摸着滚烫的脸,赶紧从床上爬了下来,滚回了自己的地铺上,背对着宇文景灏躺了下来。

他似乎懒的应她,顾自躺了下来。

听着背后许久没有声响,夏小沫这才紧裹着被子,偷偷的背转过身来,看着宇文景灏背对着她睡着,稍稍松了口气。

她发誓,她虽然是有心接近他,但也不会做的这么明显,直接爬上他的床,她可真从没想过用这种无用的手段去接近他。

这一夜,夏小沫依旧是辗转反侧了许久,好不容易才入了睡,她醒时,天已大亮,宇文景灏早就不见了踪影。

她还想给他端个水,递个洗脸巾什么的,没想到,就这么错过了。

打开门,有宫女候在门口,恭恭敬敬。

“王妃,您醒了。”

“嗯。”

夏小沫点了点头,刚想开口问及宇文景灏,宫女便已先开了口。

“王爷一早就去了太后寝宫。”

“哦。”夏小沫又简单的点了点头,冲着太后的寝宫而去。

太后在床榻上半倚着,宇文景灏在一旁坐着,从宫女的手中接过碗勺,一勺一勺极其贴心的喂着太后。

原来宇文景灏也有如此温柔贴心的一面,其实,她就看出来了,宇文景灏与太后比传闻中的还要亲近。

如此和谐的画面,她实不忍就这么去打破,她就这么默默的站在不远处,看着太后摇着头,宇文景灏收了手里的碗勺,这才慢慢的走了过去。

“孙媳夏小沫见过太后。”夏小沫几步上前,缓缓的跪拜了下来,虽这已是见太后第三面,却应是太后第一次见她。

“起来吧。”一旁的宫女替太后擦了擦嘴,又扶着太后调了个比较舒适的坐姿。

“谢太后。”夏小沫缓缓站起身来,慢慢抬头看向太后。

宇文景灏微微抬眼看一眼夏小沫,又很快移开了目光。

那微浊的双眼微微停滞,半响,唇角才慢慢淡出一丝笑来:“跟传闻中的倒是不同。”

夏小沫只是弯唇笑了笑,自然明白太后所指的传闻中的那个她,又丑又蠢,命又硬,被夏仲一直在府里藏着,不敢示人。

“太后的身体可有好些?”

“好多了,还真是多亏了令姐。”太后随口答道。

“只要太后身体安康便好。”夏小沫微微垂了垂眸。

太后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眼前这个光彩夺目的女子,细细的从眉角眼梢,到那自然垂在身侧的纤纤玉手都打量的仔仔细细的。

当初,她便是怕委屈了她的宝贝孙儿。

好在眼前这女子非但长的不丑,在这金都怕是也寻不到第二个这样姿色的女子了,行为举止也落落大方,并不扭捏小家子气,甚至比那些公主,贵小姐还要盛些,跟蠢丝毫不沾边。

“哀家有些乏了,想再睡会,小沫第一次入宫,灏儿你带她四处转转。”太后说着正准备躺下,夏小沫便赶紧上前搭了把手。

“好,皇奶奶您先休息。”宇文景灏应声转过轮椅,夏小沫也赶紧跟了过去。

夏小沫默默的在宇文景灏的身后推着轮椅,宇文瑞从另一条道走来,脚步匆匆赶往太后寝宫,远远瞧着两人的背影,转身想追去瞧瞧那个传闻中又丑又蠢的夏家二小姐,却还是折回了步子。

看宇文景灏的笑话,也并不急于这一时。

“太子,太后刚睡下。”

刚到寝宫门口,便又一宫女在宇文瑞的跟前跪了下来,拦她是不敢拦的。

“刚睡下?那好,本宫就不去打扰皇太奶奶了。”宇文瑞丝毫没有犹豫,正准备转身就走,却又立马折转过身来:“那夏家小姐,今日可有给太后请过脉了?”

“夏小姐一早便来过了,这会该是正在偏殿——”

还没等宫女说完,宇文瑞便一溜烟没了踪影。

只是待他赶到偏殿之时,偏殿中空荡荡的,并无一人。

他退出殿外,百无聊赖的在宫中晃荡,却无意间又撞上了一名女子。

夏兮柔慌张抬头,又赶紧跪下了身:“民女无意冒犯太子,还请太子恕罪。”

“无妨。”宇文瑞伸手扶上女子,将那娇俏容颜打量一二,这女子倒也是个美人,只是,惊艳之后,别的便都已然入不了眼。

他失望松手。

“太子——”夏兮柔早已乱了方寸,娇滴滴的偷偷看着宇文瑞,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宇文瑞的神色变化。

宇文瑞微颔首离去许久,夏兮柔还怔在原地,盯着那远远离去的背影。

夏小沫依旧在宇文景灏身后慢慢的推着轮椅。

虽已深秋,可这宫中就是与别处不一样了,花草葱郁的跟入了春似得,亭台水榭,精致典雅。

确切的说,夏小沫并不是第一次入宫,却是第一次能有机会这么定定心心的欣赏这宫里的美景。

一路宇文景灏都没有说话,对这四下也并不感兴趣,只是在经过一处较为偏僻的宫殿时,微微停了停,目光深邃看向那扇冷冷清清的宫门。

夏小沫对宫中并不熟悉,前世的她虽贵为将军之女,却也很少有这出入宫门的机会。

“王爷,要进去吗?”她见他盯着那宫门看了许久,忍不住问道。

宇文景灏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走吧。”

两人就这般默默的走着,虽一路无语,却也将这宫中逛了个小半,两人在一处亭子里歇下步子。

“王爷,也不知你平日里都有什么喜好?”夏小沫一直想投其所好,却一直苦于无从下手。

宇文景灏神情淡漠看一眼绕到他跟前,半蹲着身子的女子,很快便又将目光移向别处,并不开口。

“算了,既然王爷不想说,那便算了。”夏小沫等了半响,宇文景灏都未吭一声,讨了没趣,只得站起身来,撇着嘴,顾自搅了搅手中的帕子,看向亭子下那一片大片在池子里嬉戏着的鱼群。

和煦阳光落在那洁净无瑕的小脸之上,那逗着鱼儿淡淡燃起的笑,都显得那么的美好。

“墨王爷,可算找着你了,太后她老人家出事了——”突然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跪倒在了宇文景灏的脚边。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十四章 我信她

“太后出了何事?”宇文景灏神情一紧。

夏小沫的心也跟着悬在了嗓子眼中。

“太后,太后突然咳血不止——”

还未等小太监说完,宇文景灏便已匆匆转动轮椅离去,夏小沫赶紧跟了过去。

“太后不是已经清醒无事了么?”

“太后方才还好好的,不知为何突然咳血不止,又晕了过去,御医说,太后的病情比之前更为严重了——”

小太监紧随着宇文景灏的步子,说的小心翼翼。

太后的病榻前前前后后围了两层人,跪了一地的太医,还有在床边跪着正为太后诊治着的夏家父女。

宇文景灏进门,那围着的人倒是自觉让出了一条道。

“究竟为何太后的病非但未好,还加重了!”龙颜厉声道。

夏兮柔战战兢兢的收了搭在太后腕上的号着脉的手,哆嗦的在地上跪着,她昨夜连夜回夏府,想翻一翻那祖上留下的古籍,也好对太后的病症细说一二,却是翻了半宿没找到便瞌睡的坚持不下去了。

“民,民女不知!”夏兮柔好不容易才说上句了囫囵话。

“太后若有任何差池,朕要你夏家陪葬!”龙颜已然大怒。

夏仲在夏兮柔身后跪着,汗已浸湿了衣衫。

“皇奶奶,皇奶奶,你醒醒——”宇文景灏伸手握上太后的手,焦急万分。

夏兮柔默默的在宇文景灏身后跟着,拧眉细细的瞧着太后面如死灰的面容,光这样看着也瞧不出个缘由,夏小沫微微向前半步。

“不如,让——”

夏兮柔闻声突然抬头,直指向夏小沫:“皇上明鉴,之前为太后治病的方子,是,是墨王妃所写,民女,民女是救太后心切,这才错信了墨王妃。”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夏小沫,疑惑,猜忌。

宇文景灏也遮掩不去那眼底的困惑,看着夏小沫。

“竟有此事?”宇文极目光如炬看向夏小沫。

夏小沫往宇文极面前一跪,还未等开口,夏仲便迫不及待开口:“确实如此,当时小女正为太后的病情一筹莫展,墨王妃主动给了药方——皇上若是不信,药方还在草民这,皇上可查验是否确是墨王妃的笔迹。”

夏仲说着,从怀里掏出那张药方,恭敬的呈上前来。

夏仲的话对夏小沫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夏小沫有些不可置信的转头看一眼夏仲,她自小便知道夏仲不喜欢她,偏袒着夏兮柔,却没想到,却能嫌弃她,嫌弃到这份上。

心头闪过一丝苍凉,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抵赖:“太后的药方,确实是臣媳所写。”

“太后身体如此金贵,怎能由着你们这样胡来,让一个对医理一窍不通之人给太后开方治病!”宇文极盛怒。

“草民知罪,草民知罪。”夏仲头如捣碎。

“民女救太后心切——”夏兮柔也将脑袋埋的低低的,声音依旧颤抖着,却已然心安了一些。

“请皇上准许臣媳为太后把脉。”夏小沫在地上重重的嗑了一下,她的药方无误,她也不知,这太后后来病情的反复和加重究竟是怎么回事。

“胡闹,你一个对医理一窍不通之人竟还敢开口给太后看病,来人,给我拖出去,关进牢中。”宇文极怒不可遏。

“请皇上信臣媳一次!臣媳愿以性命担保。”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拉上夏小沫,夏小沫倔强的想挣扎开侍卫的钳制。

“你的性命值几钱!”宇文极又气又急“拖出去!”

“住手!”一声冷冷的呵斥,顿时惊住了所有人,宇文景灏淡抬眉,看向夏小沫,目光坚定:“我信她。”

继而又转头看向宇文极,作揖:“父皇,不如就让儿臣的王妃给皇奶奶把个脉?”

宇文极微愣,还是点了点头应允了宇文景灏的要求。

“松手,你们都退下。这两个无用庸医,先押去牢中。”

“皇上饶命,皇上——”

夏家父女在哭喊声中被押了出去。

宇文极又遣散了殿内的其他人。

夏小沫感激的看一眼宇文景灏,没想到,在这危机时刻,还是这个才同她相处了几天的人却向着她。

她缓缓在太后的病榻前跪了下来,专心为太后诊治。

许久,她又站起身,转身又在宇文极的面前跪了下来:“请皇上准许臣媳回一趟夏家。”

“儿臣陪她一同去夏家。”

还未等宇文极拒绝,宇文景灏便接了话。

在得到宇文极的应允后,两人马不停蹄赶往夏家。

已入夜,夏家灯火通明,罗玉蛾一听夏仲和夏兮柔被下了牢,更是害怕的不得了,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果真只是咫尺之间。

她让人将夏小沫和宇文景灏引到了藏书阁,便离开了。

夏小沫爬上了高高的梯子,梯子干干净净的,显然是这几天有人用过,架子上好些书籍上并无太多的尘,显然也有人翻过了。

夏小沫从小就喜欢躲在这藏书阁,有时候只是偷偷打个盹,这地方,很少有人会来,夏兮柔更是从来没有来过。

她顺着架子上的书一层一层的找过去,无果,虽然这里的书她基本翻了遍,可日子久了,加上这本就不是属于她的记忆,书的位置,印象颇为模糊,也不知要找到几时。

她调转头看一眼,在不远处坐着的宇文景灏:“王爷,要不你先回去吧?”

话倒一半,她却又立马改了口:“算了,妾身知道,王爷担心太后,若找不到解决之法,王爷也不能心安。”

宇文景灏微滞,依旧淡淡的看着在梯子上努力的翻找着书籍的她。

只是梯子挪了一波又一波,夏小沫依旧没有找到那本记有“梦魇之症”的古籍,她有些泄气的在梯子上坐了一会,又挪了梯子,往一旁积了一层厚厚的尘的书堆里而去。

径直爬上最高处,随手抽一本,铺面而来的尘,呛的她连连咳嗽。

身后坐着的人,微微拧了拧眉。

忽而便听的梯子上的人兴奋的喊了一声:“找着了,找着了。”

夏小沫大概是太过欣喜,忘了自己还在梯子上站着,脚下一滑,整个人便直接高高的梯子摔了下来,迅速的往下坠去。

待夏小沫反应过来,已有人早一步,将她接在了怀中。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第十五章 谢谢你信我

脑袋重重的往那结实的胸膛上一砸,夏小沫抬头,满脸通红,看向那张鬼斧神刀般的脸。

眸中消了往日所有的冷冽,眉清目朗的紧紧盯着怀中的女子,两人在空中盘旋而下,时间似乎在那一刻静止了下来,周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两人缓缓在轮椅上落下,那暧昧抱着的姿势却是维持了许久。

手中的书悄然滑落在地,发出“啪”的一声并不响亮之声,瞬间打破了两人间的粘腻。

夏小沫赶紧从宇文景灏的腿上移开,站起身来,局促的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书籍。

“可是找着了?”宇文景灏一秒便收了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之色。

“嗯,找到了。”夏小沫红着脸答道,悄悄稳了下呼吸。

两人很快便坐上了马车,往宫中赶去,在一路,夏小沫都低头认真的研究着古籍上的案例和解法,却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自己的药方究竟问题出在哪了。

宇文景灏在太后的病榻前守了一夜,夏小沫便在一旁的桌子上研究了一夜。

窗外的天已渐渐泛白,夏小沫满是疲惫的支着脑袋。

“还是无解?”宇文景灏在一旁停下轮椅。

夏小沫满脸泄气的摇了摇头,抬头看向宇文景灏却又像是看到了希望:“王爷,谢谢你。”

“谢我什么?”宇文景灏反问。

“谢你信我。”嘴角勉强难扯出一丝笑:“你放心,我定不负王爷的信任。”

夏小沫说完,抓上书,便出了太后的寝宫,跑去了太后的小厨房。

她按着古籍上的记载,熬了一波药,亲自试药,倒掉,又继续再熬一波药,再试药倒掉。

“王妃已在御膳房试了一上午的药了。”

宇文景灏在厨房门外远远的坐着,太后宫中那小太监便忍不住开了口。

他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她将药倒掉,又重新配置煎熬,许久,那紧蹙着的黛眉骤然松了开来,她将炉子中的药如数倒入碗中,欢喜的端着药走出了厨房。

“王爷,我终于找到问题出在哪了?”那满是烟灰的小脸上遮掩不掉的满满的欣喜。

她像个孩子,恨不得一路小跑跑去太后的寝宫。

夏小沫小心翼翼的将药给太后喂了下去,又给太后扎了几针,便静静的在一旁等着,宇文景灏也在一旁静静候着,宇文极应了他的请求,并未在太后的寝宫里候着。

四下静悄悄的,仿佛一根针掉下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要多久可醒?”宇文景灏看着那满是疲惫的小脸问道。

“约莫两个时辰。”夏小沫看一眼窗口的天色。

“那你先去歇会吧。”他从她疲惫的脸上移开目光。

“不用,我在这看着太后才放心。”夏小沫摇头,倚着床边席地坐了下来。

她确实已经很累,很累了,一天一夜未睡,又整整试了一早晨的药,疲惫至极,只是,她要在这守着,看着太后,以免再出什么意外。

双眼已经不听使唤的打着架,她却很努力的强撑的不让上下眼皮黏在一块。

“太后于王爷来说很重要吧?”她也不管此刻提这样的话题合不合适,悄声问道。

“嗯。”宇文景灏点了点头:“本王,从小便在太后的身边长大的。”

“看的出来,太后也最在意王爷。”夏小沫说这话时,不免心头有些酸酸的。

这个,宇文景灏自然清楚的很,太后于他这个孙儿,比皇上那个儿子还来的亲厚。

“你,并非不通医理,相反,你比那女神医之称的姐姐更通医理?”宇文景灏突然转了话题。

一个对医理一窍不通之人,对这罕见病症也有解决之策?他固然是不信的。

夏小沫默默的叹了口气:“其实,我自小便喜欢研读这些医药古籍,虽说不上擅长,也略知三四。”

“所以,夏家那个医术最好之人,应当是你?”宇文景灏继续追问:“夏仲为何要将你藏着掖着?”

“父亲他,王爷你也看到了,父亲并不待见我。”夏小沫自嘲一笑,心头的那股酸涩便更浓了些:“我也不知,我同姐姐同为他的女儿,平日里她偏袒姐姐也就罢了,在性命攸关这事上,我也没想到,父亲竟会如此绝情。”

委屈说出口,双眼便忍不住温温热热,夏小沫使劲的吸了口气,将眼泪憋了回去。

瞧着她强忍着委屈,宇文景灏隐隐觉得心头有些不适。

“妾身挺羡慕王爷的,有这么一个疼爱自己的皇奶奶。”夏小沫已挑整好了心情,再次开口“王爷放心,太后,她定不会有事的。”

“我信你。”宇文景灏淡淡应一声。

便是他这极为寻常的三字,却让夏小沫感动了一遍又一遍,许是借了她的身体,便也亲身感受了她的委屈,即便夏家之人与她毫无瓜葛,可他们丝毫不顾及夏小沫之时,她便也会跟着难过。

彼时的她虽然也从小丧母,却有父亲全部的关爱,父亲与她看的比自己还重。

病榻上那只满是褶子的手微微的动了动,夏小沫立马便看到了,紧张的盯着那张已经恢复了血色的脸。

病床上的人睁了睁眼,又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似乎带了一丝庆幸。

“皇奶奶,你醒了。”宇文景灏自然也是激动万分。

太后想坐起身,夏小沫赶紧上前扶上了。

“这一觉,睡的哀家甚是累,似乎又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太后感叹一句。

“皇奶奶,没事了,不过就是做了梦而已。”宇文景灏安慰道。

“太后,让孙媳帮你诊个脉吧?”夏小沫恭恭敬敬在床边蹲XIA身,伸手轻轻搭上太后的手腕,脉像平稳,她在心底偷偷的松了口气。

“王爷说的没错,太后不过就是做了个梦而已,没事了,醒了,梦也走了。”夏小沫冲着宇文景灏点了点头。

随着一声尖儿细长的:“皇上驾到。”

宇文极大步走进殿来,夏小沫赶紧退到了一旁跪着,宇文极皱眉看她一眼,疾步走到了太后的塌前,身后跟着的太医赶紧跟了过来,给太后诊脉。

“母后,可有觉得好些了?”

“无碍,这一个噩梦醒来,倒是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太后仍有些虚弱的说道。

太医诊完脉躬身退至一旁,恭敬跟皇上禀道:“太后脉象平稳,一点都不似大病初遇之态。”

“无碍便好。”

宇文极放心点头,遣退了太医,又皱眉看向还在地上跪着的夏小沫,语气瞬间便凌厉了些:“你夏家这般折腾太后,简直就是草菅人命,该当何罪?”

奥特漫漫的《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就可以了哦~

科幻小说完结本-最新科幻小说无删减-绒绒小说阅读网

绒绒小说阅读网一个无广告无弹窗的清新阅读网站,想看小说的你不想被广告遮掩,就快来绒绒小说阅读网吧,这有收入了很多科幻小说,2020科幻小说排行榜等,更有科幻小说完结本、短篇科幻小说等你来在线免费阅读,这些都是广大书友爱好的内容和类型,绒绒等你来阅读科幻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科幻小说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